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宝银行房贷欺诈案庭审追踪系列报道之十五

贷款“高手”:不知何为贷款欺诈

代表国宝银行的两名律师与国宝银行前贷款申请部前主管谭伟雄的辩护律师(左三)及现任国宝银行总裁的孙仪文(Jill Sung,左四)走出法庭。其中左二(后侧戴眼镜者)作为盘诘余启斌的律师,频频戳穿余启斌的谎言。(蔡溶/大纪元)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 余启斌是国宝银行案中的重要污点证人,正是他帮客户骗贷之事败露,将国宝银行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20多年来首个被曼哈顿地检署刑事指控的银行。国宝银行管理层是否参与骗贷,目前资讯尚不足以得出结论。不过直至3月18日,余启斌出庭接受质证足足四天以来,频频被国宝的辩护律师戳穿谎言。

律师昨天问话的重点是,余启斌指国宝总裁孙仪文以及另两名被告、信贷部高管对这种骗贷方法早就知情,他说的是真话吗?还是为减轻罪责而说谎?或是嫁祸被告?庭审中余启斌一直回避要害问题,仍被凌厉的律师找出多处漏洞,当庭戳穿谎言。不过他的辩解也愈加出人意料,除了“我不记得了、你把证据拿来 ”等常用词外,昨日对律师当庭举示的数十份证据硬是瞪着眼睛说这些都“巧合”,最后干脆说“不知道‘贷款欺诈’的定义,过去、现在都不清楚”。

律师出示数十份银行支票,显示有许多人将钱转入余启斌或者余妻子的账户,这些钱又从后者的账户转入借款人(例如Chi女士)的账户,一些钱从某借款人转入其他借款人的户头上,或者多转一圈,先转到借款人的亲友账户上,还有些写给国宝银行的支票钱,最后却落到了余启斌的账户上。律师问余启斌,什么人将钱存入他的户头、又是为何?余启斌回答:“可能是巧合”。律师质问:“近万元的钱一笔笔的汇给你,上百次,你竟然浑然不知?”余启斌回答说:“我不认识这些人”。

律师又出示一份支票,背面有余启斌手写的账号,显示这笔钱将分开转入余的账户和一名借款人的账户,问道:“难道不是你的笔迹吗?这也是碰巧吗?你没有组织这些人通过你在银行外的关系,帮借款人造假做首付房款吗?你没有像对Chi女士一样,偷他们的钱款吗?”余启斌说他不认为自己“指挥”(orchestra)了这一切,律师步步紧逼,但是一到关键地方,余启斌一概回答:“没印象了”。

案发半年后的2010年5月,早前报道过的Chi女士因房屋贷款被国宝银行取消,她交给业主的定金被扣,急于和业主打官司讨回这笔钱。她致电余启斌讨教,这通电话被地检署的调查员秘密录音。昨日律师在庭上播放这份录音,当时余启斌叮嘱Chi女士“千万不要和你的律师讲我帮你把现金换成支票的事,此外你怎么说都可以,只要能拿回钱……银行也许发现工作证明是假的,你的侄子并没有在那里工作……等等,你不能这么说,因为这等同于贷款欺诈……”。

律师引述余启斌的录音问,“你教证人除了支票外,为了拿回钱‘怎么说都可以’,是不是鼓励她撒谎?是或不是?”余启斌回答:“不是,我只是好心想帮她解困。”

律师指余案发后与地检署的多次问话中,都没有指出银行和高层管理人员涉嫌贷款欺诈行为,直到2011年2月15日被地检署“威胁”逮捕他,除非他转作“污点证人”主动提供证据,换取免于被司法部门起诉,余启斌才立即将目标对准了银行高层管理人员,明显是为了躲避法律对他的制裁。

余启斌却说,他在银行做了这么多年,最后一年的佣金提成超过20万美元,都不知道什么是“贷款欺诈”的定义,直到地检署说他犯下“贷款欺诈罪”。如果银行从他入职开始就正确培训,他也不会触犯法律。

律师吃了一惊,指问他在录音证据中明明对Chi女士说出“贷款欺诈”这个词了,还不清楚什么意思吗?不清楚又怎么会使用这个词?但是余启斌仍然辩称:“很多人都会这样”,说他不记得当时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说出这句话。

经过四天的庭审,余启斌作为证人的可信度日渐动摇。

责任编辑:艾瑞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