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名画解读:米莱的《盲女》

作者:蒂莫西‧格布哈特 张小清 译

约翰‧埃弗莱特‧米莱(1829―1896),《盲女》,作于1854―1856年,布面油画,33×25 cm。英国伯明翰城市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人气: 860
【字号】    
   标签: tags: , ,

这个星球上的每个生命都是相互联系、彼此依存的。约翰‧埃弗莱特‧米莱(John Everett Millais)的《盲女》(The Blind Girl)紧紧把握住了我们相依的关系。

米莱是拉斐尔前派创始人之一,在他看来,当时的英国艺术奢华而颓废,为了远离这种时代风格,他让自己的创作基于精神上的“真理性”——这种理念主张从大自然中获得灵感,而不是以风格化的样式来装点人物形象。

在《盲女》中,我们看到以纯朴的现实主义手法描绘的两个女孩。同时,米莱也想告诉我们一些什么。

同情之心

米莱通过景观和女孩的姿态微妙地传达出她的失明。我们仿佛能听到她身后的小河从芦苇和石块旁流过的涓涓水声。落在女孩肩上的蝴蝶表明,她正静坐着不动。

牧场那边的远景处可以看到温切尔西镇,阳光普照之下,盲女似乎沐浴在一片温暖之中。

米莱让我们的五感与这一场景连通。画中的细节激起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更加想要了解画中人。

米莱想在《盲女》中表现什么呢?他从来不曾阐明。而这幅画如此精微,连小草都是一叶一叶描绘的,让观众感到真实可信,也让我们身临其境体验到两个女孩的困苦境地。

相伴相随

这幅画微妙地提醒我们,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并不孤单;在生活的每个方面,我们都与他人互动。在画中,我们看到了两个女孩之间的依赖。

她们无疑都离不开彼此。金发小女孩凝望远处小镇的目光,让观者想像她们的路途。两个女孩的姿势和紧握的双手则表明,她们已经一起走了很长的路。

米莱在他的时代绘制这样一个患难与共的场面,也使我欣然想起亚里士多德论友爱的名言,“朋友就像镜子,映出彼此的形象,使彼此更能认识不曾认识的自己。正是这种映照,帮助他们的德性获得提高。”

约翰‧埃弗莱特‧米莱(1829~1896),《盲女》,作于1854~1856年,布面油画,33×25 cm。英国伯明翰城市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作者简介:蒂莫西‧格布哈特(Timothy Gebhart)是居住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考考纳(Kaukauna)的一位艺术家。个人网站:www.tgebhart.blogspot.com。

#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列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的一位博学者。除了画坛巨匠,他也是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师、植物学家和作家,然而,您可知道,他也是一位善与学徒合作的老师?
  • 18世纪的新古典主义哲学,呼唤复兴古典时代的庄严、道德与理想。法国画家雅克―路易‧大卫作为画界的代表,其绘制于1787年的《苏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以坚忍的主题成为完美的新古典主义宣言。英国著名出版家博伊德尔(John Boydell)在给同时代画家雷诺兹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的信中,曾盛赞这幅画作是自米开朗琪罗的西斯廷礼拜堂天顶壁画和拉斐尔的梵蒂冈宫壁画之后最伟大的作品。
  • “1993年在准备毕业展览作品时,我在东直门租了一间画室。一天我看到东直门公园有人炼功,感觉很祥和,于是走过去看看。”
  • 神韵纽约艺术团于2015年3月12日晚间,在台南文化中心的首场演出大爆满,画室代表蔡纯娟女士抢先从嘉义来台南一赌神韵的风采。她赞叹神韵演员舞步整齐划一、专业的表现和努力的精神都是她想要像神韵艺术家们学习的地方。
  • 【大纪元新泽西工商讯】越来越受到家长、学生喜爱的阳光画室(Sunshine Studio),在成功举办2014绘画夏令营后,目前将在两个画室分点,桥水(Bridgewater) 和爱迪生(Edison) 地区,增开课后绘画学习班(After School),并提供免费去附近学校接学生服务。课后班每天3点半至6点半,除了一个半小时的正规系统绘画训练课,学生还可以完成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玩游戏、交朋友、自由活动等。孩子回家后会很轻松。
  • “安娜老师,我收到耶鲁(Yale)和柯柏(Cooper)大学2012年录取通知书了!我不会和我的家人一起消沉了,感谢您,安娜老师!”。“安娜老师,谢谢您即使在全世界都放弃我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 谢谢您一次又一次在我遇到困难时陪伴我,谢谢您带领我走上正确的轨道,谢谢您给我新的生活、新的希望!谢谢您让我梦想成真…… ”
  • 台湾目前写生比赛也走火入魔演变成画照片比赛,当主办单位公布办法、时间、地点后,有许多学校或画室便将其当做作业,要求学生至写生地点拍照,选择其中一张,日复一日地勤加练习务必熟练,比赛当日虽然现场提供画纸或盖戳印,但领完画纸后便躲入冷气房或速食店,边画图边吹冷气喝饮料,照着原先拍照的相片驾轻就熟迅速挥洒。还有更过分的做法,领完画纸直接搭计程车回家或画室,用幻灯机或投影机描图打稿再迅速上彩。上述情况能算写生吗?不免让人怀疑甚至觉得很过分。等到成绩公布,那些遵照办法,饱受风吹、雨淋、日晒,蚊虫叮螫现场写生的乖学生往往成绩不理想,那些偷机取巧躲入冷气房或速食店的反而都是前几名,如此写生态度演变的结果就成了“画照片比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