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论述人间最重大的道理

作者:秦如初

图片来源:Fotolia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

鲁哀公问孔子:“请问人间的道理,何者最重大?”

孔子回答说:

“您能问这个问题,是鲁国百姓的福气,我岂敢不回答?我想,最重大的莫过于政治的‘政’,‘政’的意义通于‘正’,当君王自身能正,则百姓也跟着正,君王的行事作为,是百姓跟从仿效的对象。如果君王自己的行事、行为都不能正,百姓又如何能跟从仿效呢?”

哀公又问:“那请问:我应该如何才能正呢?”

孔子说:“夫妻有别,男女有亲,君臣有信,这三件事能先正,所有的事物,也就跟着正了。”

哀公说:“我虽然没什么才能,但很愿意照您的话实行,只是要如何才能做好这三件事呢?”

孔子说:“古代的贤王治理政事,最注重人与人之间、君王与人民之间的相亲相爱,而亲爱的形式,最重要的是合于礼法,而礼法最根本的精神,是心中的敬意,而敬意最极致的表现,则是在君王的婚礼,所以在婚礼上,即使贵为君臣,也要亲身依礼迎接。”

“这正是因为君王的婚礼,不只是表面上的一场婚礼而已。在内在的本质上,更是敬意的起点。能掌握心中的敬意,则彼此之间就能亲爱;心中没有敬意,则亲爱之心就无从产生。人与人之间、君王与百姓之间的相亲相爱,既是一切政事的根本!您说,君王怎能不在婚礼上亲身迎接,来表示敬意呢?”

哀公说:“说到这里,我有句话想说,要君王自己亲身迎接,这是不是有点太严重了?”

孔子有点不高兴,说:“这样的婚礼,是结合了两个宗族,产生能继承列代祖先功业、即将成为下一代治理天下万民的君王,怎么会认为太郑重其事呢?”

哀公说:“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无知了,才问这种笨问题,但不问这种笨问题,就没机会听到您这么精彩的道理。我很想再多知道一点,但不知从何问起,您能进一步说明吗?”

孔子说:“就像天地之间,若阴阳不合,则万物都无从生长。君王的婚礼,是国家绵延万世、后代子孙昌盛繁茂的开始,您千万不可轻易视之。而且君王有了王位,对内可以奉祀天地神明和祖先,治理宗族;对外可以教导人民恭敬行礼,端正国家的习俗和风气。”

孔子又进一步说:“所以,三代以来,圣明的君王,都知道敬重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因为妻子是宗族亲人的重心,怎敢不敬重呢?而对妻儿的敬重,又可进一步表现在对自己的敬重,因为君王自己并不是完全属于自己一个人所有,同时也是亲人的一部分,是国家的一部分,是天下万民的一部分,如果伤害自己,等于伤害妻儿、亲人、国家乃至天下万民,所以说,懂得从敬重自身和妻儿开始,到治理天下,又有什么困难呢?”

哀公问:“可是敬重自己是什么意思呢?”

孔子说:“当然不是厚待自己,而是珍惜自己、理解自己对别人的重要性和责任的意思。因为君王说错话,则人民会跟着仿效;君王做错事,则人民也会跟着仿效。所以君王如果能清晰的理解自己对人民的影响力,对自己的行为言论,保持慎重的态度, 则人民自然也恭敬慎重,这就是敬重自己的意思。”

哀公说:“听您这么深奥的言论,我实在紧张,我真担心做不到,那就真是我的罪过了。”

孔子说:“您能这么想,我想,这真是鲁国人民的福气了。”

【笔者附言】

上述故事中,孔子所说的这一段话:“当然不是厚待自己,而是珍惜自己、理解自己对别人的重要性和责任的意思。因为君王说错话,则人民会跟着仿效;君王做错事, 则人民也会跟着仿效。所以君王如果能清晰的理解自己对人民的影响力,对自己的行为言论,保持慎重的态度,则人民自然也恭敬慎重,这就是敬重自己的意思。”是全文的关键所在,是画龙点晴之笔。孔子讲话,从来是平易近人,循循善诱的。但里边的内容,却非常深刻精警!(事据《孔子家语》)@*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然不是厚待自己,而是珍惜自己、理解自己对别人的重要性和责任的意思。因为君王说错话,则人民会跟着仿效;君王做错事, 则人民也会跟着仿效。所以君王如果能清晰的理解自己对人民的影响力,对自己的行为言论,保持慎重的态度,则人民自然也恭敬慎重,这就是敬重自己的意思。
  • H2>无惧世态炎凉 男儿贵在自强
  • 有一次,尹夫人亲自向汉武帝要求:想见邢夫人一面。汉武帝就答应了她。但是,却命令另外一个夫人假扮作邢夫人,并有数十人作为随从。尹夫人向前看了看,说: “这不是邢夫人自身。”
  • 话讲得精要 作用就大
  • 晋朝时代,出了一个名叫刘琨的英雄。他喜欢与一些有志气的青年人结交,讨论天下大事,矢志愿为国家做出一番大事业,博得个青史留名。
  • 魏惠王送给楚王一位美人,这位美人又年轻,又热情,又体贴人,一下子迷住了楚王。楚王很喜欢她。
  • 孔子说:“漆雕凭真是个君子,宣扬别人的善事,隐晦别人的恶事;聪明洞见,却能不显露。具有这种品德的,能有几个人呢?”
  • 鲁国有个节俭成性的人,有一天煮了些野菜,觉得味道很鲜美,就用粗陋的瓦器盛了些野菜,特意来送给孔子。
  • 孔子问子路:“说说看,你觉得怎样才算仁者和智者?”子路说:“智者能让人了解自己,仁者能使人敬爱自己。”孔子说:“你已经达到读书人的层次了。”
  • 宋德之广招学徒,给学员们讲八阵法,他认为:八阵本于八卦奇正之变,往来相生,无穷无尽。他为国家培养了不少国防、军事方面的人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