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在职穷人比例 大多伦多最高

去年6月,加拿大安省要求提升最低工资联盟及工人维权中心在安省劳工部门前举行集会,要求提升安省最低时薪至14元。今年他们的要求是提高时薪至15元。(伊铃/大纪元)

人气: 1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大多伦多是工薪族贫穷人口比例最高的地区。不过,一份研究发现,原来市中心贫困增加最快的现象,已经开始向郊区转移。

由Metcalf Foundation在4月20日发表的研究报告,采用加拿大统计局上2次人口普查获得的数据,分析了在18至65岁、正在工作的加拿大人的贫困问题。报告对贫困工人的定义是:独立生活、非学生、年收入至少3,000元、税后收入少于低收入标准((LIM)。对于单身人士,低收入的标准,2011年是19,930元,2005年是16,163元。

全国最穷最富都是多伦多

在加拿大的10个人口普查大区,2006年的工人贫困率冠军是温哥华(8.4%)。2012年,多伦多从8.2%升至9.1%,温哥华只升至8.7%。全国平均值从6.4%升至6.6%。多伦多地区的工人贫困率,在5年内增加了11%,升幅也是全国最高。

安省的工人贫困率平均值从6.8%升至7.3%,基本是靠多伦多带高,因为省内10个普查区的贫困率都低于平均值,排第二的伦敦市也只有6.3%。

报告说:“加拿大的2个最富有城市,正在成为巨大的现代市中心‘僧院’,那里有一个高知识阶层,他们依靠大量的贫困工人,给他们倒咖啡、提供食物、清洁办公室,以及在办公室之间传递信息。”

同时,多伦多也是全国最富有的城市,其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每年出口额700亿元。多伦多是一个重要的信息、通信技术及媒体中心,也是北美成长最快的金融中心。

报告称,像蒙特利尔等不太富裕的城市,它们没有一个足够大的高薪专业雇员阶层,去支持这样大的低收入工人阶层。除了温尼伯的工人贫困率(7%)稍高于全国平均值外,其他7个人口普查大区都低于全国平均值。

多伦多工人贫困化首次向郊外转移

该研究发现,多伦多市在职人员贫困迅速增加的趋势已经转向,现在是郊外的贫困增加更快。多伦多人口普查区内的10大城市中,多伦多市的工人贫困率从2006年的9.9%升至2012年的10.7%(升8%),领先于排第二的万锦市(10.2%),但多伦多的贫困率增长速度,已经不是2000年至2005年的39%可比。附近城市的工人贫穷率增速已远超多伦多市,最快的是万锦市的27%,接着是Ajax的25%。

多伦多市内的情况,排第一的北约克从11.2%升至13.1%,第二的士嘉堡从10.8%升至12%,多伦多市合并前的多伦多及怡陶碧谷的工人贫困率,都低于现多伦多市的平均值。

从报告提供的一张示意图看,2006至2012年间,市内Bloor街以南有约20个普查小区的工人贫困率下降,Bloor以北、401高速路以南有3个改善的小区,401以北只有1个改善的小区。

报告作者斯特普顿(John Stapleton)对《大纪元》说,原因之一,是北约克的Rexdale北部一直是个很穷的地区,那里有很多廉租屋;其二是北约克及士嘉堡北部没有可以过夜的停车许可,那些有钱买车,需要开车上班的人会搬走。他说:“可以看到,很多穷人搬去了列治文山、万锦市、宾顿市、Ajax及Pickering等地。”

多伦多正在曼哈顿化?

报告用“曼哈顿化”来形容多伦多地区贫穷工人的居住变迁。斯特普顿解释说,纽约的曼哈顿现在人口很多,居住成本很高,穷人只能搬出去了。多伦多的贫穷率还是最高,但发展方向变了,“这可能是100年来,我们第一次看到多伦多外的贫穷增长速度更快” 。

他说,在曼哈顿,市区的工资已经提高,因为雇主需要支付更高工资,吸引工人从更远处来上班。那些搬离多伦多的工人,可能还需要去多伦多市上班,但市中心的这些服务工人的时薪还没看到提高。“我认为,将开始看到这现象(提高时薪)”。何时会提高时薪与公共交通的发展也有关,如果交通不方便,这些人就很难去市中心上班。

斯特普顿说,在20年前,很多新移民选择先来多伦多市落脚。现在,很多新移民第一站就去了宾顿市、Ajax或Pickering。“因为对于新移民来说,住在多伦多太贵”,比如在士嘉堡,2006年至今,房价升了80%。他说,多伦多市面对多年的问题,比如无家可归者、廉租屋等,将会在密西沙加市、万锦市等地看到。

工人维权中心干事刘碚溪对《大纪元》说,多伦多已有这种问题,有些公寓单元里住了很多人,厅也被用来当卧室用,有人不得不使用上下铺。“这现象越来越多,不限于新移民”。

增加最低时薪未能扭转趋势

安省提高最低时薪未能扭转形势。报告提到,2000年至2005年间,最低时薪从6.85元升至7.45元,期间物价指数升了11.6%;2006至2012年间的物价指数升了10.8%,但最低时薪升幅是前面5年的4倍多。

安省民间正在要求政府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5元。刘碚溪对《大纪元》说,多伦多“曼哈顿化”的趋势正在出现,如果政府不采取措施,情况会越来越严重。“我们要求提高最低时薪,是为了这些工人能在这城市工作和生活” 。

刘碚溪说,工人生活艰难,就“不能成为有效的消费者”,这对个人和经济来说都是一种伤害。希望政府不要等雇主被迫提高时薪去聘请工人,那时“已经造成伤害”。◇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