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美术

佩鲁吉诺——拉斐尔的大师(2)

展览报导 作者:周怡秀
周怡秀
font print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这段佩鲁吉诺职业生涯创作最紧密的同时,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们的肖像画技巧也达到成熟,成为那个时代最突出的艺术成就之一。画展展出了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 作的肖像,被画家传记作者瓦萨里称赞誉“生动至极”。

佩鲁吉诺对富商的个人特征掌握得十分精确;这种写实描绘与强调圣母子“理想美”的概念完全不同。栩栩如生的画中人神情严肃,眼神直视观众;一手按着画面边缘(可能有窗台或栏杆),一手握住露出纸卷的圆筒匣,纸上写着“Timete Devm(敬畏神)”。可能因为此时的佛罗伦斯正处于激进的禁欲主义修士萨弗纳罗拉布道的初期,画中商人在这种严肃宗教氛围中有所省思。画家不只精细刻画该人物的外表容貌,也描绘出人物内心状态和时代对他的影响。

另有两位修士画像来自于瓦伦布若斯修道院(Abbaye de Vallombrosa)教堂祭坛画《耶稣升天》的两侧翼底部,其中Don Biagio Milanesi 是祭坛画赞助人,另一位Don Baldasarre d’Angelo则身份不详。除了栩栩如生的人相貌,观众可以注意到细碎笔尖描绘的毛发,光线照亮下眼睛内部的虹彩,透着温度的皮肤,素描扎实的嘴角肌肉,脸颊上刚刚冒出的胡渣…表现出的细腻写实功力着实让人惊艳。特别是修士的眼神汇聚中央,似乎正崇敬仰望升天的耶稣。佩鲁吉诺不只以写实手法画出表象的逼真,还画出了修炼人内心坚定、虔诚的信仰。

《唐 比亚鸠米兰西修士肖像》(Portrait de don Biagio Milanesi ),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唐 比亚鸠米兰西修士肖像》(Portrait de don Biagio Milanesi ),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唐 巴达萨 安杰罗肖像》(Portrait de don Baldassarre d’Angelo)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唐 巴达萨 安杰罗肖像》(Portrait de don Baldassarre d’Angelo)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

从佛罗伦斯到威尼斯 成熟时期

十五世纪的最后二十年,佩鲁吉诺的声望日隆,以致于不得不在佛罗伦斯和佩鲁斯两地开设工作室,他的技艺更加完美,并特别着重人体结构与姿态造形,可谓明确的“古典语言”。此时的作品如《忏悔中的圣杰洛姆》、《圣塞巴思虔》中,佩鲁吉诺偏好以透明光泽的涂料重叠色彩,营造色彩层次丰富而清澈透明的效果。

《忏悔中的圣杰洛姆》(Saint Jérôme pénitent),佩鲁吉诺作于十五世纪末,油画于木板,29,7 x 22,5 cm ,Vienne,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Gemäldegalerie (图片来源:网路)
《忏悔中的圣杰洛姆》(Saint Jérôme pénitent),佩鲁吉诺作于十五世纪末,油画于木板,29,7 x 22,5 cm ,Vienne,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Gemäldegalerie (图片来源:网路)

1493年起,佩鲁吉诺多居住在佛罗伦斯。他是如此的成功,威望甚至超过了其他的著名艺术家,如波提且利、菲律宾诺‧利比或吉兰达优。他的成功也归功于他能在作品中注入虔诚的信仰语言,单纯而不矫饰;这也正是萨弗纳罗拉所宣扬的理念。在罗伦佐‧美第奇死后的那段社会不安气氛中,他作品中和谐安详的美感,正好能够安抚人心,使人们在艺术中找到平静的避风港,符合了当时佛罗伦斯社会的需要。

《戴荆冠的耶稣与圣母》(Le Christ couronné d'épines et la Vierge), 1495-1497. 油画于木板,瑞士私人收藏。(图片来源:网络)
《戴荆冠的耶稣与圣母》(Le Christ couronné d’épines et la Vierge), 1495-1497. 油画于木板,瑞士私人收藏。(图片来源:网络)

1494-1495年,佩鲁吉诺在威尼斯,那时威尼斯画家卡帕桥(Vittore Carpaccio, 1460-1526)与贝里尼正处于创作高峰,对佩鲁吉诺的艺术有着很大的影响,无论是在构图的安排上、人物的姿态上,与光线的经营上。《戴荆冠的耶稣与圣母》双折画与《抹大拉的马利亚》,见证了他破解威尼斯绘画“密码”的高明能力。观众也注意到,他画的人物轮廓也趋向柔和,甚至融入背景,或许是达文西的“晕涂法”(Sfumato)的影响,这种与背景空间更能自然结合的虚实变化,更符合视觉的真实感受,是文艺复兴绘画上的一大突破。

在这一段成功的时期,佩鲁吉诺从母性和亲子关系的角度诠释“圣母子”,将这个题材推展到一个新的层次,并以这个他偏爱的主题尝试了几个不同变化,都是构图优雅、人物细致柔美,色彩变化微妙的杰作。佩鲁吉诺最终服膺于古典主义,并充分发挥天分。在佩鲁斯外汇局(collegio del Cambio)[注] 的装饰工作,也同样充分展现他成熟时期技艺的精湛。

(待续)

[注] 外汇局(Collegio del Cambio)属于佩鲁贾的普里欧利宫(Palazzo dei Priori)的一部分,佩鲁吉诺最知名的壁画在“观众厅”(la Sala delle Udienze)。
@*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12年十月十一日起,巴黎罗浮宫展出为期三个月的《拉斐尔的最后岁月》特展,在2013年一月十四日结束,期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艺术爱好人士前往观赏。
  • 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这是许多古老民族的共同传说。旧约记载的主神创世时先造了日月星辰、山川海洋、动植矿物等等,那也是为人预备一个能赖以生存的环境,和生命得以循环不息的范围。所以人是世间的主体,是万物之灵。这是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根源,也是米开朗基罗藉以赞颂主神造人之荣恩的创作主体。
  • 在罗马,拉斐尔的唯一竞争对手是米开朗基罗。但是这个竞争是温和的,虚心的拉斐尔甚至受益良多。他模仿了西斯汀礼拜堂《创世纪》的人物造型,也达到了可以跟米开朗基罗抗衡的‘恐怖威力’ 。拉斐尔也是达文西的仰慕者,1513-1516年达文西正好在罗马,拉斐尔从他那里学到了晕涂法以及背景偏暗的风格;此外拉斐尔对杜勒的版画中表现出的空间深度和悲剧的效果有感而受到影响。
  • 米开朗基罗采用数字“三”来划分天顶为左中右三行,中央《创世纪》故事部分又分为大小轮替的九个画面,每三个图为一个组,分别描绘《神创世》、《造人与原罪》、《诺亚的故事》。顺序的安排是根据礼拜堂本身的功能有关的,如创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举行仪式的祭坛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缘故;而人间的故事则放在群众席的另一端。
  • 美迪奇,这个与佛罗伦斯的历史紧密交织、对意大利甚至欧洲命运举足轻重、并深入参与西方艺术发展的家族,在欧洲历史上前后维持了三个世纪的辉煌。祖先来自于佛罗伦斯东北的马杰罗地区,以银行和商业起家,最后发展成为当时最有权势的艺术赞助者。从2010九月到2011一月底,巴黎的马约尔博物馆(Musée Maillol)汇集了150件美迪奇家族收藏的著名艺术文物和宝藏,从绘画,雕塑,古董,装饰艺术,到科学,诗歌,音乐,植物学以及书信和手稿等等,见证了当年佛罗伦斯权贵的高雅品味及涉猎的广泛,也为后世保存了珍贵的艺术资产和历史文献。
  • 法国诗人约阿希姆•杜•贝莱(Joachim du Bellay),1522年出生于法国西部的昂儒,卒于1560年。是法国最有名的诗人协会 La Pléiade(七星诗社)的重要成员,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诗人代表。
  • 初登花都巴黎兜满袖浮世的华艳后,若不浸淬过罗浮宫歌德式与文艺复兴时期凝聚的艺魄,怎参得透浥雨轻寒的塞纳河畔,正娓娓低诉亘古英雄披靡所写下的历史机先?
  • 梵谛冈像一滴来自天堂的悲悯之泪,在浊世中兀自璀璨。唯有无爱无恨亦无嗔之人,才勘得破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天顶上,乍见混沌初开的《创世纪》,须臾已走入《最后的审判》的天机。
  • 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宗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