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华服的子路为何要换装?

作者:曾敬贤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仁者自爱

孔子问子路:“说说看,你觉得怎样才算仁者和智者?”

子路说:“智者能让人了解自己,仁者能使人敬爱自己。”

孔子说:“你已经达到读书人的层次了。”

孔子又问子贡:“你觉得怎样才算仁者和智者?”

子贡回答说:“智者了解别人,仁者敬爱别人。”

孔子说:“你也达到读书人的层次了。”

最后,孔子问颜回。

颜回说:“智者自知,仁者自爱。”(智者有自知之明,仁者能自惜其身)

孔子赞叹道:“你已经达到君子的层次了。”

【附言】

“仁者自爱”是一句很好的话。

这里提供一个具体的故事,供大家参考。这事发生在北宋,两个男主角,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和章淳。

章淳和苏轼,在北宋新、旧党争之前原是好友。有一次,两人出游,得走过一处底下是深谷急流的危桥,苏轼不敢走过,章淳却很神勇,不当一回事地走了过去。事后,苏轼对章淳说了一段话,意思是:章淳将来得意之后,一定会杀人,因为连对自己性命都不爱惜,怎么会爱惜别人的性命呢。这好像是苏轼在为自己的胆怯辩解,其实很有道理。后来,章淳果然是北宋党争时的一名狠角色,凶悍极了。

佛家说:“人身难得。”中国古人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避免瓦片落下被打着。垂堂:靠近屋檐下。)”这两句话,可拿来和颜回的“仁者自爱”并而解之。

只知顺从,不是忠孝

子贡说:“子女顺从父亲,才是孝顺;臣子顺从君王,才是忠贞,这是无可怀疑的。”

孔子说:“你的见识真是粗陋。身为天子,有敢于劝谏的臣子七人,则可以避免过失;千辆兵车的大国国君,有敢于劝谏的臣子五人,则国家不会危亡;百辆兵车的大夫之家,有敢于劝谏的家臣三人,则长保禄位;当父亲的有敢于劝谏的儿子,就不会违背礼法;士人有敢于劝谏的朋友,就不会做出不义之事。所以说,只知道顺从父亲,哪里能算是孝子?只知道顺从君王,哪里能作为忠臣?要能审慎、正确的分辨什么可顺从、什么不可顺从,这才是真心的孝顺和忠贞。”

穿华服的子路 挨批

子路穿着一身光鲜的华服去见孔子。

孔子责备道:“你摆出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是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长江发源的地方,水量少得只浮得起一只小酒杯。但到了下游,如果不坐船、不测好风向,根本就没办法横渡。这是因为它最低下,所有的小溪小河都流向它,才汇集起来如此浩荡的水势。今天你一身华服,加上一脸高人一等的神色,这样的话,如果你犯了什么过失,谁肯去纠正你、劝告你呢!”

子路听了,立刻换装、改容。

天下无道 才做隐士

子路问孔子:“假设有这么个人,身上穿粗布的衣服,胸中却有美玉一样珍贵的学问、德行,这样的人如何呢?”

孔子知道子路话中的意思,笑着说:“天下无道,当个隐士,保全自己当然是对的,但若遇上有道的明王,则应当毫不犹豫地立身朝廷,为天下万民效力。”(均据《孔子家语》)@*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平静地对小偷说:“你也许是长途跋涉而来,不该空手而归。就把我身上的衣服当礼物,送给你吧。”说完,脱下衣服,交给小偷。
  • 据说蔡襄造桥时,江水水深莫测,潮汐频繁,不能施工。但他还愿心切,便写了一篇文章,祈求天帝和河神允许修桥,文章发于肺腑,真情激切。
  • 浣纱女子答应了。可是伍员不放心,又接连着叮嘱了一遍;还是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遍。一共说了三遍。
  • 安民,只是一个小小的石匠而已,但就是这样的一个草民,也懂得什么是正直奸邪,什么是黑白颠倒。可见,羞耻之心是人皆有之的,只不过有人被势力逼迫,有人被利益诱惑,就放弃了原来的那份廉耻判断。
  • 宋朝时,程晌的妻子侯夫人,服侍公婆,孝顺谨慎;对待亲戚朋友,友爱恭敬;和丈夫相敬如宾。是个难得的贤惠之人。
  • 周朝时,卫姬是齐桓公的夫人。齐桓公和管仲,商议要去袭打卫国,大家都知道这是不义之举,但是谁也不敢去阻拦。
  • B>范乔关照盗木者 孝敬其父母
  • 周宣王的皇后姜氏,是齐侯的女儿,生性贤德,从来不说不合礼仪的话,不做不合礼仪的事。
  • 南宋时代,宋理宗刚刚登基,尚未娶妻。在选皇后时,照皇太后的意思,因为谢深甫对朝廷很有功劳,皇后应该是选谢家的女儿才是。但谢家只有一个女儿,且这个女儿长得很丑。
  • 孟光是到三十岁了,才嫁给梁鸿的,刚刚嫁过来时,天天一起床,就忙着给自己打扮,梁鸿心里很不高兴,觉得这个女人太虚荣,但嘴上没说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