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华服的子路为何要换装?

作者:曾敬贤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仁者自爱

孔子问子路:“说说看,你觉得怎样才算仁者和智者?”

子路说:“智者能让人了解自己,仁者能使人敬爱自己。”

孔子说:“你已经达到读书人的层次了。”

孔子又问子贡:“你觉得怎样才算仁者和智者?”

子贡回答说:“智者了解别人,仁者敬爱别人。”

孔子说:“你也达到读书人的层次了。”

最后,孔子问颜回。

颜回说:“智者自知,仁者自爱。”(智者有自知之明,仁者能自惜其身)

孔子赞叹道:“你已经达到君子的层次了。”

【附言】

“仁者自爱”是一句很好的话。

这里提供一个具体的故事,供大家参考。这事发生在北宋,两个男主角,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和章淳。

章淳和苏轼,在北宋新、旧党争之前原是好友。有一次,两人出游,得走过一处底下是深谷急流的危桥,苏轼不敢走过,章淳却很神勇,不当一回事地走了过去。事后,苏轼对章淳说了一段话,意思是:章淳将来得意之后,一定会杀人,因为连对自己性命都不爱惜,怎么会爱惜别人的性命呢。这好像是苏轼在为自己的胆怯辩解,其实很有道理。后来,章淳果然是北宋党争时的一名狠角色,凶悍极了。

佛家说:“人身难得。”中国古人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避免瓦片落下被打着。垂堂:靠近屋檐下。)”这两句话,可拿来和颜回的“仁者自爱”并而解之。

只知顺从,不是忠孝

子贡说:“子女顺从父亲,才是孝顺;臣子顺从君王,才是忠贞,这是无可怀疑的。”

孔子说:“你的见识真是粗陋。身为天子,有敢于劝谏的臣子七人,则可以避免过失;千辆兵车的大国国君,有敢于劝谏的臣子五人,则国家不会危亡;百辆兵车的大夫之家,有敢于劝谏的家臣三人,则长保禄位;当父亲的有敢于劝谏的儿子,就不会违背礼法;士人有敢于劝谏的朋友,就不会做出不义之事。所以说,只知道顺从父亲,哪里能算是孝子?只知道顺从君王,哪里能作为忠臣?要能审慎、正确的分辨什么可顺从、什么不可顺从,这才是真心的孝顺和忠贞。”

穿华服的子路 挨批

子路穿着一身光鲜的华服去见孔子。

孔子责备道:“你摆出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是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长江发源的地方,水量少得只浮得起一只小酒杯。但到了下游,如果不坐船、不测好风向,根本就没办法横渡。这是因为它最低下,所有的小溪小河都流向它,才汇集起来如此浩荡的水势。今天你一身华服,加上一脸高人一等的神色,这样的话,如果你犯了什么过失,谁肯去纠正你、劝告你呢!”

子路听了,立刻换装、改容。

天下无道 才做隐士

子路问孔子:“假设有这么个人,身上穿粗布的衣服,胸中却有美玉一样珍贵的学问、德行,这样的人如何呢?”

孔子知道子路话中的意思,笑着说:“天下无道,当个隐士,保全自己当然是对的,但若遇上有道的明王,则应当毫不犹豫地立身朝廷,为天下万民效力。”(均据《孔子家语》)@*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孔子问子路:“说说看,你觉得怎样才算仁者和智者?”子路说:“智者能让人了解自己,仁者能使人敬爱自己。”孔子说:“你已经达到读书人的层次了。”
  • 宋德之广招学徒,给学员们讲八阵法,他认为:八阵本于八卦奇正之变,往来相生,无穷无尽。他为国家培养了不少国防、军事方面的人才。
  • 匡衡,字稚圭,汉朝东海承人。皇上因为新即位,多次褒奖他为民解忧除患的事。大臣匡衡,为此默默不语,深感不安。
  • 东汉赵温,字子柔,在他出任京兆郡郡丞时,曾题字道:“大丈夫应当雄飞,不能雌伏。”
  • 谢安还未回答,郝隆在座上应声回答道:“这好解释:隐居山中不出,就是远志;出了山,就是小草了。”
  • 有一个人出售玉带,王旦(宋真宗时宰相)的子女们,认为玉带很漂亮,就拿给王旦看,王旦叫他们系在自己的腰上,问道:“系在身上还看得见漂亮吗?”
  • 有一天,庾亮去拜访周颛。周颛看了看庾亮的像貌,说:“您有什么高兴的事?怎么忽然发胖了?”
  • 楚庄王宴请群臣,一起喝到夜色降临。一阵风忽然把蜡烛刮灭了。这时,有人趁机拉宫女的衣服。宫女拔断了那个人的帽缨,告诉楚庄王说:“有人拉妾的衣服,妾拔断了他的帽缨,把灯火拿来,看看谁是断了帽缨的人。”
  • 你们的父亲,年轻时带着一口剑离开家乡,四十年来,官做到将相。这中间,不止一次经历万死、才获得侥幸而生的险境。
  • 燕国国君慕隽,抽调幽州刺史乙逸,来京城担任光禄大夫。乙逸夫妇,一起乘一辆狭窄简陋的小车,来京城上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