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鉴恒:毕福剑一唱激起千层浪 大戏在后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4月09日讯】北宋词人柳永一生仕途坎坷不得志,留下:“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忍把功名,换了浅斟低唱”的名句。看央视毕福剑的“饭局视频”,虽不似柳永般儒雅,也非潦倒景状,而是高朋满座上,宾客饶有兴致,或抚掌喝采或会意发笑,毕剑福惬意微醺,边唱边评,巧闯道道红线,戏噱毛共。这段视频掀起不亚于9级地震后的舆论海啸,有人说,毕这1分18秒的内涵和效应完胜三场春晚。

一、毛左狂欢,可为什么是毕福剑

其实毕福剑调侃了三个事,毛本人、共产党的军队、“斗地主分田地”。这些在近年的大陆根本不是什么新鲜内容。然而毕对毛用的一个东北土语“老×养的”发挥了火溅油锅般的效应。这一词和“红太阳”“大救星”起的反差太大。刺激得毛左们狂轰滥炸,像要把地球掀翻。从中也看到,尽管官方都不得不承认毛是有错误的历史人物,在很多人心底并没有根除毛的毒害,对这个独夫民贼,并没有彻底的认识,还尚存“领袖”情结。所以很多人貌似公允的说什么:“言论自由可有个限度,辱骂你爸你妈也是言论自由?”不自觉地把毛与生养父母掰扯不清。

毕福剑视频遭毛左大批出动围攻,却也再次引发了一些民间知识份子和公知对历史问题的反思与清算。对中共篡政、毛的危害、文革、大跃进等等的大曝光式文字出现在海内外网站、微博微信,与毛左们泾渭分明,大有两军对垒之势。

与过去相比,中国人的意识形态在大批异见人士、社会良心启蒙者的推动下,已有了很大变化。这也是中共自己都意识到的“信仰危机”。民间传统文化复兴、民主意识都给中共独裁专制带来潜在危险。特别是网络信息传播时代,毛周等过去神坛上的人物被还原真相,邱少云、雷锋、“抗日”等洗脑概念已被颠覆。老百姓私下里、饭桌上拿毛调侃、讽刺中共的政治段子数不胜数。连体制内也出现了茅与轼、袁腾飞、辛子陵对毛无情鞭笞,无论从内容上还是深刻程度上都远远胜于毕福剑的一段调侃小唱。为什么毕福剑被卷入如此严酷的舆论漩涡?

这与毕身上“央视的光环”有直接关系。央视是公认的中共代言,喉舌、洗脑工具。做为央视名嘴,享尽荣华、大获名利,就要时时处处为中共美言、为中共辩护、为中共发声。这里不禁想到西方媒体曾评论中共方程式是“拿富裕换自由”。所以做为“央视”的“主旋律”主持人毕福剑,是没有表达个人思想的自由的。他主持《星光大道》、红歌大会、捧红那么多红歌明星,私下里,自己开口唱的却是“反共曲”。舆论哗然,不依不饶,由此而生。看来央视像毕福剑这样有一点身份地位的,都是被无处不在的监控着,连吃个饭也没有自由,心牢般的生活,一边还在违心歌功颂德。

正常社会,媒体本应是监督公权力的,媒体人批评时政按说理所应当,“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媒体人越是眼光独到犀利越受公众认可,相应获得丰厚报酬。但在中共特色中,恰恰相反。谁都可以吐槽,央视名嘴吐槽就成了“吃饭砸锅”,时刻保持说谎状态才可保住一身富贵。这是一党专制下,媒体呈现奴性的怪现象。

二、党性枷锁未除,私德与公义混作一谈

中共建党之初,就建立了“政治、思想、组织”三大路线。所以无论党员还是被统治的人民,被要求的是绝对服从,像“螺丝钉”一样严丝合缝、顺从、听话。党是绝对不可怀疑、不可挑战、不可亵渎的。这就是党性。中共党性凌驾于人性之上,党性被无限扩大、人性被逐步萎缩,是以中共维持政权。党就像一步绞肉机,但凡人性大于党性,体现出一丝人的良知、思辨或不符合中共价值观的喜怒哀乐,就会被绞肉机无情绞杀,中共就是这样的逆淘汰制。

在这样的高压强权统治下,人性被扭曲。人产生了两面性。中共官员无不台上一套台下另一套,人格分裂。徐才厚说过自己最大的缺点是廉洁,搞的是塌方式腐败;薄熙来唱红打黑,背地里倒卖活摘人体器官;周永康维稳,强调法治建设,却让冤案遍地使法治大倒退。普通老百姓从小被灌输中共的标准答案,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放弃了独立人格思考。

党性枷锁桎梏下,对社会上出现什么事,一些人总有一种私德与公义混淆不清的趋向。范跑跑大嘴无遮拦,称自己地震先跑,母亲也不管,引起大批口诛笔伐,恨不得全民批斗,却忽略豆腐渣工程和豪华政府大楼建设不当,死了那么多无辜者;区伯“被嫖娼”、被责问“男人底线”,却不追究设局陷害公民的长沙国保公安局;毕福剑脏话骂毛,被批口里不一、个人修养不够,可是对毛的杀人如麻,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深重灾难,却选择性不见。对个人私德的问责远远超过对中共邪恶的彻醒,因小失大,聚焦点模糊,这样的社会是找不到方向的,表现出各种所谓的价值观泥沙俱下、争吵不休,没有宏观的明确的方向。

三、极权滋养告密文化

毕福剑事件还有一个对社会较大的心理冲击:告密。本来是私人聚会,毕喜欢搞怪捧哏,这样的逗乐段子很可能也就是随口一唱,大伙一乐而已,不具备“有组织、有预谋、有体系”的“反动”特点。然而把它公布到公共空间,意义就完全变样了。如果再加上删减、掐头去尾,脱离当时语境、环境,就带有明显置对方于不利的动机。那么就像网友说的:破坏了人与人之间最宝贵的信任。

告密对人心理杀伤力极大,特别是对经历过文革父子相残、夫妻互揭的中国人,无疑是撒在创伤的盐。毕的风波,两大官媒《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罕见流露出对告密行为的不赞赏。

《环球时报》单仁平的文章,认为告密不应该受到鼓励。《人民日报》则文称:“不告密、不揭发是道德底线”。

但是,官媒未触及的是,滋养告密文化的是这个独裁体制及其历史,不单单是个人品格和道德低下的问题。中共挑拨一部分人斗另一部分人由来已久。中共壮大自己靠的是假抗日,任凭国民党在抗日浴血。毛一生夺权和巩固权利,用尽利用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残杀而渔利之厚黑学。挑拨、出卖、煽动,出现在当代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六四、镇压和抹黑法轮功……

当学生出了问题,不是改善教育本身,而是鼓励孩子“打小报告”,当贪官盛行,不是反省体制,而是过于赞赏和美化“举报”,又一次回避了产生贪腐的根本原因,使人们眼睛凝聚在贪官个人身上。极权滋养着告密,告密又辅佐了极权。《人民日报》敢说:不告密、不揭发是道德底线,但一定不敢说“公平分配、平等竞争,透明体制是文明社会底线”。

四、大戏在后面?

毕福剑事件看似突兀,其实不是偶然,是中共统治危机浮出水面的一次戏剧化的集中体现。中共豢养的喉舌中的当红人士都心里另有一本账,正说明体制内更知道赤裸裸的谎言、造假都是蒙老百姓的。信仰危机从体制内开始崩溃。党员不再信仰共产意识形态,入党只为名利。中共十八大传达“从严治党”的信息,中共高层早已知道逾8,200万党员的“信仰危机”。

2012年一次网上民意调查显示,中国人最不认同的政治人物前五位依次是希特勒(49.41%)、斯大林(46.54%)、金正日(45.54%)、毛泽东(41.84%)和卡扎菲(24.19%)。

与此同时,国内外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民众日增。在海外网站大纪元上声明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数已接近2亿人,中共的根部都已被拔起来了。

毕福剑事件恰好让全社会再一次反思中共历史上的种种谎言欺骗、反思中共极权统治造成的文化扭曲,也让那些阴魂不散的毛左、为中共卖命的水军五毛党大批沉滓泛起,让观察到这一切的人在思考中分清是非、弃恶从善,从中也折射出民意的走向和体制面对民心尽失而无可奈何的尴尬。

毕福剑视频还令人联想起传说中令完成、郭文贵手里的“秘密”,如果有的话,那将是何等的震撼效应。也许什么也没有、也许大戏在后面。但中共垮台是必然的,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退党、团、队,顺应历史潮流,是明智之举。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04-09 3: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