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人游记.江亢虎-1935年出版的《台游追记》(6)

作者 Tony 撰文、图、摄影

高雄港(图片提供:tony)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续前篇)
51.高雄揽胜

高雄是台湾南部的一州(注1)。 州厅设治于高雄市,这里又是通商大港。

高雄旧港本在附近的淡水(注:指高屏溪口,高屏溪旧称下淡水溪), 是荷兰人的遗迹,历史有名。 如今港口移筑于此,规模扩张,可与台北的基隆相抗衡。前途发展,未可限量。

高雄州的名胜有鹅鸾鼻,位于全岛的最南端。同治六年(注:1867)英国一艘商轮触礁沉没, 船员登陆后,被蕃人(注:台湾原住民族)所杀。 中英交涉多年,清廷政府终于屈服,同意在这里设立灯塔。

又有一座琉球藩民墓。光绪初年(注:应为同治十年,1871年), 有琉球渔民五十四人,漂泊至此地,被台湾的蕃人所杀。日本以此为借口, 出兵台湾镇压蕃人,并为琉球渔民建墓以纪念此事。这一事件成为后来台湾割让给日本的开端。

高雄市内有一座寿山,旧名“打狗山”,又称“麒麟山”,有新修建的马路,可以开车直达山顶。 从山上眺望,台南、屏东的平原如铺在脚下,像图画般的开展。 寿山的山上有高雄神社及寿山贵宾馆。日本当今天皇摄政时(注:指裕仁为皇太子时)游览台湾, 曾经驻跸此地。高雄州知事(注:州长)派专员为我导游。 站在寿山顶,胸怀天上的白云,远眺岛外的大海,景观非常壮阔。高雄市另外还有抚山、鼓山,距市区不太远, 可惜因时间匆促,来不及登临。只在寿山凭栏凝望而已。

高雄市州立女子中学(今高雄女中)(图片提供:tony)
高雄市州立女子中学(今高雄女中)(图片提供:tony)

52.高雄女中

高雄市有州立女子中学(今高雄女中), 规模颇为可观。经由市长介绍,由校长田喜八亲自向导,带我参观学校, 讲堂、餐厅、课堂、寝室等校舍,都非常整洁。

餐厅是新式,空气流通,毫无臭味,尤为难得。寝室则是日本和式,高高的平台,铺设草席, 上面有挂蚊帐,衣服、被单、枕头、床垫,都是当时的摆设。 学校有学生五百多人,日本人及台湾人各半,平均年龄十六岁,就读四年可以毕业。

女学生们都体格健美,妆束朴雅,制服为白衣黑裤。手臂坦露,胸部丰盈, 革除了传统大家闺秀强调身材娇小玲珑的社会风尚。这一天刚好是大扫除日, 老师和学生都亲自拿着畚箕扫帚。

女学生包着头巾,赤着双脚,打扫环境,就像是工作中的农家妇人,模样可敬又可爱。 我这次游历中国西南各省,看见广东、广西、福建省中部的中下阶层妇女, 都是靠着自己的劳力来维持生计,因此而朗颂杜甫的〈陇西行〉的诗句:“健妇持门户,亦胜一丈夫。” 我为此感动而精神抖擞。

高雄银座通(今五福四路)(图片提供:tony)
高雄银座通(今五福四路)(图片提供:tony)

53.高雄宴会

自从我到台湾以来,游迹所到各处,都承蒙华侨及日台官绅的欢迎招待,有演说会,有座谈会, 有茶会,有宴会。所到之处,都是如此,已经无法一一记述了。

高雄的演说会设在中华会馆礼堂,场地地狭人稠,几于让人呼吸困难,我与翻译员挥汗不止。 宴会则设在高雄楼,主人循一般习俗,召来美丽的女侍来陪酒助兴,但每一桌席只有二人, 她们持着酒壶站在旁边,随饮随斟,并不会坐下来陪客人喝酒,也不会在旁劝酒,也没有弹奏唱歌。 这样的陪酒方式,还不失高尚文雅的情趣。

中华会馆的主席蔡世理先生,是留学日本九州大学的工学士,专攻矿业, 少年有志,常想回国服务,却苦于没有人介绍。他在台湾则因为华侨身份的国籍问题, 竟然无法一展抱负,言下愤慨不已。华侨子弟很多人都遇到这种情况。 不知道国内负责侨务的官员们,是否肯提出政策来协助华侨回国服务?

新竹州厅(图片提供:tony)
新竹州厅(图片提供:tony)

54.新竹回车

新竹州本来就在台北附近。然而我南下时,时间匆忙,没有在此地停留。回程时, 特别前往新竹一游。

九月四日一大早,我从高雄市搭乘快车北上,当天下午,即抵达新竹市。 在火车上遇到新任的新竹市助役(注:副市长)刘万先生, 他从台中前往新竹市就职。

刘万是台湾人首次被授予出任地方重要官职,所以台中车站的欢送人潮,以及新竹车站的欢迎人潮, 将车站挤得水泄不通,各大报纸也有大篇幅报导。刘万留学日本,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注:应是京都帝国大学),现在还很年轻, 态度谦和,谈吐风雅。市助役,是市长以下第一人,如同副市长,可以代理市长, 实质上是市政府职位最高的事务官。

新竹中华会馆及当地官绅来迎接我,也来迎接刘万, 我们同乘官方所准备的汽车,访问新竹州及新竹市各个官长。 然后又游览新竹神社。神社位于新竹市外的山林深密处。

我们由东门进入新竹市,城门匾额题字“迎曦”, 是乾隆年间,淡水厅同知李某某就原来的旧竹堑城改建的,本来有四座城门,如今仅剩这座城门。接着我们又前往参拜孔子庙。 原有的孔庙,如今有一半改为新竹第一公学校(注:今新竹小学)。 校长成濑与三郎导引我们参观各处,孔庙的櫺星门、大成殿、泮池及两庑,都有保存下来。 春秋两季,州市长官都会来此致祭。接着又游览城隍庙、文昌庙、妈祖庙,并参观市立图书馆、商品陈列所、 州立中学校、高等女学校(注:今新竹中学、新竹女中)。 匆匆一游,只是走马看花,实在太辜负了这些景点。

新竹东门(图片提供:tony)
新竹东门(图片提供:tony)

55.新竹酬酢

新竹市是台湾北部的文化中心之一,有不少传统世家、旧时士绅及文人墨客住在这座城市。

李济臣先生是前清时代的秀才,年逾六十,胡须长及腹部,一副道貌仙风的模样。 他穿着传统的熟罗长衫、麻纱马褂、双粱缎鞋,看起来宛如是清朝时代内地的官绅。

李济臣建造了一座庭园,优游林下,收藏很多书画骨董。 还有一位周维金先生,家境富比王公贵族,而性好游逛,不爱拘束,兄弟两人, 隐居于郊外,园邸取名为“修园”,有脱俗而意远之意。他邀请我住在他家。

另外有一位王少涛,擅长诗、书、画,笔墨敏捷,承蒙他致赠许多作品给我。 并且邀约我明年再来访问。这位先生只在意于游山玩水,而不接近俗人。

又有一位郑神宝先生,是台湾总督府评议会员,富裕而好做善事,遵奉母亲的吩咐而拜佛, 在附近村落设立了一间“净业院”,三代以内的家眷都带发修行。 我特地约好去拜访他。他以素食餐宴招待我,非常丰盛,负责餐点的都是妇人。 听说台湾这种家庙非常的多,都是有钱人家经营的,做为妇女修行的道场,也兼收外人。 规模及制度大略如一般的尼姑庵,但产权则属于私人所有。

56.净业唱和

净业院的筵席上,同座的宾客大半都是会作诗的老先生。宴会聊天之余, 也偶尔互相吟咏一些诗句,有不少佳作,可惜都不记得了。我仅记得自己唱和的其中二首五言律诗。

第一首:
有地名新竹,于今建一州。森林在城市,活水绕田畴。
北海琴尊古,(谓李济臣)中原文物在,应号小神州。

第二首:
文酒冠裳会,天涯又此时。花前宜炳烛,席上快吟诗。
避地何嫌陋,论交未觉迟,飙轮催梦短,何以慰相思。

郑神宝以其先人《香谷主政偏远堂吟》的诗集赠送给我。周维金亦以其所着的大陆游记相赠。 两位先生因家学渊源,都很能作诗。

大甲草帽编织作业(图片提供:tony)
大甲草帽编织作业(图片提供:tony)

57.投赠志谢

这次来台湾旅游,随身仅带着小行李而已。因为夏天衣服轻薄,行李不多,寝具则旅馆都有,无须准备。 而台湾对于书籍管制甚严,不能带入,所以行李就非常轻便了。

在台期间,沿途一再承蒙朋友馈送礼物,踏上归途时,装填的行李就变得沉重。 食物名产、印刷物占最多数,就不一一记述了。

其余收到的礼物,有台北王少涛代为搜集当代作家的书画四帧、台北大同促进会赠银船一架、 台中林献堂赠大甲草席一床,值三十元。 新竹中华会馆主席邹学鹏赠大甲草帽一顶、彰化前街长李重礼赠烂心木(注:黄莲木)手杖一枝, 都是当地名产,可以做为纪念。

大甲是台中的一处地名,所出产的草最宜编织,纤细柔软,坚韧耐久。 草帽可以盛水不漏,草席可以折叠不断,一件可以用五、六十年之久。 最贵的一顶草帽要花费数十元至数百元,内地的售价则贵好几倍。 我在台湾停留期间,除了明信片风景画等小纪念品之外,就没有自己购买过任何东西。 然而光这些别人赠送的礼物,已是大为珍贵了。

58.乡情宗谊

台湾的华侨,除了来自福建、广东、浙江以外,还有江西人(注:作者是江西人), 听说总数不下千人,都是劳动阶级,分居各都市乡镇,并没有同乡会的组织。

我在新竹见到的中华会馆主席邹学鹏,是江西人,旅居台湾三十余年,询问得知同乡生活较上等的,大多贩售高丽参, 下等的则多从事修补雨伞、各种工匠等工作,且十之八九都是来自江西乐安县。我又遇见几位姓江的华侨, 询问之下,大多是从福建、广东移居台湾。祖先大多来自淮阳郡,较少济阳郡(注:江姓以淮阳、 济阳为堂号)。除了工人外,也有经营小生意,但没有大商家。

江姓华侨前来拜会我,台北有江汝舟,基隆有江秋华,新竹有江建臣,嘉义有江炉树,台南有江元情。 来自江西的华侨看到我,特别表达了对故乡的情感;江姓的华侨看到我则传达了同宗的情谊, 他们都还保有中国内地古老的敦厚风俗。只是我奔波于东西南北,对于住在台湾的华侨们, 没有什么可以回馈报答,因而感到惭憾与遗憾。

基隆港(图片提供:tony)
基隆港(图片提供:tony)

59.基隆归舟

国历九月九日的清晨,我从台北出发,经由基隆港返国。郭总领事、 张副领事、台湾总督府及各个团体,都派代表到车站送行。

中华总会馆林梧村、大世界旅馆简荷生,另外跟车远送我到基隆港口。 并与基隆中华会馆的同仁在高砂楼设宴为我饯行。

午饭后,登大阪商船福建丸(注:福建号)。 取道福州,转往上海。购买船票及拖运行李,都仰赖易炳汉先生帮我打理。四点钟左右, 船只才开航。四望苍茫,百感交集,随口作了一首〈留别台湾〉长律诗,为此次的台湾之行划下句点。

〈留别台湾〉
回首新高一片砂,海天尽处隔烟霞。(作者自注:台湾一名新高砂)
是何世界冲波上?如此江山向日斜。(注:日,太阳,此指日本。)
名士痛挥秋社酒,妖姬闲唱后庭花。(注:后庭花,南朝陈后主作,被视为亡国之音。)
沧桑莫漫悲身世,丝竹偏能遣岁华。(注:丝竹,泛指乐器。)

60.伤逝尾声

我南游经过厦门时,无意中遇到多年的老友许冀公及余佩皋女士。这次台湾之行,实际上是他们两位所促成的, 出发之时,还麻烦他们隆重的为我饯行,并劳远来送我,我们握手珍重而别。

等到我返国时,即听到噩耗,许冀公因脑溢血,突然猝死。余佩皋女士也得到奇怪的疾病,而无法救治。 两人逝世,前后仅差几小时而已,又刚好是我抵达上海登岸的这一天(九月十三日)。 我何如能承受这样的哀恸呢!

余佩皋女士的丧事在上海举办,他的丈夫庄希泉希望我为她写一篇墓志铭。出殡日,我亲自前往送葬。 许冀公的丧事在厦门,他的儿子许青海来上海求见我,我参加追悼会,以挽联及写文章致哀。 他们两人都与台湾很有关系,我写的台湾游记作品,来不及让他们一见,感到极为遗憾。

西方人写书于完稿之时,常在书中特别举出亲友的姓名,以做为纪念,称之为“献辞”(Dedication), 我也仿照这种做法,在篇尾提及他们两人的姓名,希望他们能够永垂不朽。
(全文完)

旅记日期:2013.10.18 
责任编辑:施宜葆
——本文转载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
http://www.tonyhuang.idv.tw/@ 
注1:关于日治时代的台湾行政区域,请参考:
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第0416篇 -2006.10.16 日据时代台湾行政区域的演变

【延伸阅读】
江亢虎来台期间,与台湾文化界举行多次交流,并发表演说,当时新闻媒体多有报导, 江亢虎对东方文化、对台湾文化界的期许,对新旧文学的看法,也引起台湾文化界的反应与争议。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延伸阅读以下这篇论文:
“江亢虎游台争议与《台游追记》书写”,翁圣峰着,《台北师院语文集刊》第9期(台湾文学专号—纪念陈玉玲老师论文集), p31~54,2004年11月。网址: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ft4M2fCUjrMmtnOHFBZHl3TVk/edit?usp=drive_web
(注:如无法连结,请自行上网搜寻-江亢虎游台争议与《台游追记》书写)

高雄市全景。 (图片提供:tony)
高雄市全景。 (图片提供:tony)

寿山馆。 (图片提供:tony)
寿山馆。 (图片提供:tony)

寿山高雄神社。 (图片提供:tony)
寿山高雄神社。 (图片提供:tony)

高雄爱河、高雄州厅、青年会馆。  (图片提供:tony)
高雄爱河、高雄州厅、青年会馆。 (图片提供:tony)

鹅鸾鼻灯塔。 (图片提供:tony)
鹅鸾鼻灯塔。 (图片提供:tony)

新竹神社。 (图片提供:tony)
新竹神社。 (图片提供:tony)

新竹孔庙。 (图片提供:tony)
新竹孔庙。 (图片提供:tony)

基隆港。 (图片提供:tony)
基隆港。 (图片提供:tony)

评论
2015-04-11 2: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