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明:鲁拜集与中国美人

作者:傅正明

中国古代四大美人,左起为西施、王昭君、杨贵妃、貂蝉。傅正明/图片提供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有诱惑力的美人,像美酒一样,同时是诗歌灵感的源泉。珈音笔下的绝代美人,与中国美女一个接一个对弈,总是打个平手。

  于阗采花人,自言花相似。
  明妃一朝西入胡,胡中美女多羞死。
  乃知汉地多名姝,胡中无花可方比。
  ……

这是李白在〈于阗采花〉一诗中的几行诗。于阗,汉代西域城国,是契丹的祖辈之地,此处泛指塞外胡地。明妃,即王昭君,其出塞之地即于阗。如明人胡震亨所云,李白“借明妃陷虏,伤君子不逢明时,为谗妒所蔽,贤不肖易置无可辩,盖亦以自寓意焉。”可见大诗人李白以明妃自况。在此之前,屈原早就用香草美人的意象比喻自己的忠贞贤良。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秦汉以降,中国或汉地美人在域外的盛誉,可以略见一斑。到了唐代,更是名声大振。《苏莱曼东游记》(刘半农、刘小慧译)有阿拉伯版的《马可波罗游记》之誉,作者大食商人苏莱曼这样写道中国美人和妓女:“中国人都生长得很好:高高的身材,白白的皮色,带着一些红色。他们有世界上最黑的头发。女人的头发,是任其往下披垂的。”“在中国,有许多女人不愿意做贞操的女人而愿意做倡伎”,她们到“倡伎局”登记后领取“文凭”,从业并且向王库纳税。信真主的苏莱曼不嫖妓,但他以轻蔑的口吻谈到不信真主的波斯拜火教徒。经由丝绸之路抵达长安的波斯商人,难免在盛唐眠花宿柳,甚至把中国妓女买回来。

秀色可餐的中国美女

到了《鲁拜集》作者奥玛.珈音所处的相当于北宋年间的波斯,此风仍然不衰。略早于珈音的波斯诗人哲学家纳赛尔.霍斯鲁(Nasir-khusraw )在一首诗中这样写到“中国美人”:


鲍尔弗(Ronald Balfour)《鲁拜集》插图。傅正明/图片提供
鲍尔弗(Ronald Balfour)《鲁拜集》插图。傅正明/图片提供

  上帝啊,虽然出于恐惧我不敢暗示,
  可一切诱惑全都来自袮!
  袮的鞋子里没有沙砾吗?
  是什么使得袮让撒旦情愿受罪?
  如果袮不把中国美人的丹唇皓齿
  弄得如此秀色可餐,那就没有麻烦了。

诗人提出上帝的鞋子裏有没有沙砾的问题,意思是追问上帝创造世界究竟有没有错谬的问题。诗人把中国美人视为上帝的完美创造,是对人类的一种诱惑。这一点,有点像诗人对真主的质疑,傅正明译著《鲁拜诗词新译五百》(唐山出版社,2015年)中的新译如下:

  圣道从来多陷阱,
  酒香诱我入迷津,
  神明绿岸垂纶处,
  美饵逗鱼落罪名!(II.080)

绝代美人与玫瑰对弈

有诱惑力的美人,像美酒一样,同时是诗歌灵感的源泉。阿拉伯世界不信真主的诗人,有不少人信奉古老的与佛教接近的苏菲(Sufi)之道。波斯苏菲诗人经常歌咏钟爱的酾客,是酒宴上不分性别的托盏者。训练酾客的人选,大多是从土耳其和中国弄到波斯的“金童玉女”。哈罗德.兰姆(Harold Lamb)的《奥玛.珈音传》(Omar Khayyam),写到珈音出没的丝绸路上,有“训练有素,多才多艺”的中国美女,珈音有缘目睹她们的风采。因此,在鲁拜集中,我们看到了又一个中国意象,即可以与明妃比美的中国美女。下面这首四行诗,为了使读者明了,中译的七绝增添了原诗没有的诗题“咏美人”:

  两颊双将玫瑰窘,
  秦妃争弈屡持平,
  快棋巴比国王诧,
  夺后扫光车马兵。(V.066)

美女双颊红润,在波斯诗歌中常被喻为玫瑰红。但珈音吟咏的美女比玫瑰更美。诗人以弈棋为喻,所弈之象棋,依照珈音传记,是现代国际象棋的前身,即起源于印度棋“恰图兰卡”(Chaturanga)后传人波斯的象棋。该词的本义是“战阵”,可见棋坛像战场,也像情场一样,鏖战拼杀十分激烈。中译略有“归化”策略。绝代美人与玫瑰比美对弈,以宛如中国象棋的红火的双炮大叫“将一军”,或以别的两子“双将”,使得玫瑰穷于应对,不胜困窘。原文的“中国偶像”
活译为“秦妃”,并非特指秦代阿房宫的妃子,可以视为不分朝代的中国美女,因为波斯文的“中国”一词,可能源自“秦”字。约翰.波伦(John Pollen)英译的《鲁拜集》(第24首),此处译为“中国神女”(Chinese Goddess)。珈音笔下的绝代美人,与中国美女一个接一个对弈,总是打个平手。当她来到新巴比伦王国,国王惊鸿一瞥,顷刻之间,她就征服了一切,夺了王后的宝座。枚红双颊、中国偶像和棋盘上的游戏,是原诗的三个虽然有关联却相对独立的隐喻。中译采用了原诗没有的“主导性隐喻”(controlling metaphors),这是一种贯穿全诗接连延伸的比喻,使得弈棋成为全诗的主导意象。

“以美拯救世界”的理想

伊朗学者伏鲁基在他编辑的《珈音鲁拜集》(1942年)序言中认为:这首诗可能是伪托的,因为它缺乏哲理意味,而且有明显的斧凿痕迹。原诗语言的雅俗精粗,限于笔者初识波斯文的水平,难以辨别。但这首诗有没有哲理意味,却可以另求别解。

原诗下联,美人与国王的较量,可以视为美与权力的竞争。巴比国王,指新巴比伦王国的国王尼布甲尼萨二世,约公元前605年至前562年在位。依照《圣经》,他曾摧毁所罗门圣殿,征服犹大王国和耶路撒冷,流放了犹太人,并且自诩为“巴比伦智慧之神的宠儿”。在珈音的想像中,美女与巴比国王弈棋,当在国王建造的“空中花园”里。当然,此处有时代的错乱(anachronism),诗人只是借来极言绝代美人足以征服智勇双全的霸主。在象征意义上,珈音所咏的美人和“中国偶像”,都是人们崇拜的对象,像柏拉图哲学中的“理式”一样,近乎绝对美或美本身。更大胆的,是在苏菲诗歌中,美女和酾客可以喻神明,在苏菲之道被接纳为伊斯兰的一个派别之后,甚至可以作为真主的隐喻。这一点,正如美国作家多尔(N.H.Dole)在珈音传记《帐篷工奥玛》(Omar the Tentmaker)中写到的那样,珈音所热恋的一位希腊女郎抱怨说:那黑发中国女郎,眯着一双杏仁眼睛,傻乎乎的样子,波斯人却把她们视为美的典范。

波斯大诗人莫拉维.鲁米(Maulana Rumi)在名著《玛斯纳维》(The Masnavi)的一首诗中说:

  女性是神之光,不仅仅是情人。
  此光是造化之自性,不仅仅是被造之物!

鲁米堪称珈音的精神传人,《鲁拜集》讴歌的女性美,也可作如是观。

懂得这一点,就会发现珈音〈咏美人〉一诗的境界不同凡响,它暗含以美来征服一切强梁的意味。它甚至可以令人想到俄罗斯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句名言:“以美拯救世界”。这是体现在不同民族文化中的人类的共同审美理想。@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那个失业青年的自杀及其唤来的革命,体现了一种诗化的突尼斯精神……
  • 最能显示诗魂的,是辛波丝卡关于自由与选择的诗作。诗人显然受到存在主义思想的影响:个体始终是唯一的独特的具有现实意义的,并且有权选择和追求自由。
  • 在人类赢得大自由之前,如布罗茨基所说,在人们忘记拼写暴君的名字之前,这首诗可以在不同民族和不同语言中不断给与新的阐释。
  • 传奇剧《暴风雨》,有莎士比亚的“诗的遗嘱”之誉。这一遗嘱在伦敦奥运会上再次被执行,刷新了它的现代意义。
  • 如何有节制地展示暴力,一直是作家和批评家关注的一个问题。在《文身刑》中,卡夫卡始终没有让行刑在一个犯人的受刑过程中直接展示出来,而是由执刑官断断续续讲述的。
  • 包尔斯〈希腊奴隶〉雕像的默照禅,勃朗宁夫人名诗的话头禅,发出了人间佛教的最强音……
  • 故乡是一个人的诞生地,是婴幼的摇篮,是哺育童年和青春幻想的一方热土,是一个人今后无论走到哪里都难以忘怀的心理地图的中心。
  • 这部小说可以说是一个政治寓言。大寓言中套着许多小寓言,从中可以见出中国农民的苦难、坚韧和迫不得已的反抗。依照莫言2009年八月二十七日接受法国《新观察家》(Le Nouvel Observateur )记者采访时的说法,“主人公西门闹的转世轮回遭遇是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国农民遭遇的写照。中国农民在四九年之后,完全被当作牛羊一样地对待:他们的处境在随后便每况愈下。”
  • 诗人以辛辣的讽刺笔法告诉我们:“遍身罗绮者”,实际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难免出丑弄怪,滑稽可笑。
  • 每年诺奖公布前,我都要重温几位热门入选人的作品,以便在颁奖之后写出中肯的评论。我每年重读特朗斯特罗默的重要诗歌时,往往随手重译、新译或写下读书笔记。但我从未发表译作和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