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明:鲁拜集与中国美人

作者:傅正明

中国古代四大美人,左起为西施、王昭君、杨贵妃、貂蝉。傅正明/图片提供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有诱惑力的美人,像美酒一样,同时是诗歌灵感的源泉。珈音笔下的绝代美人,与中国美女一个接一个对弈,总是打个平手。

  于阗采花人,自言花相似。
  明妃一朝西入胡,胡中美女多羞死。
  乃知汉地多名姝,胡中无花可方比。
  ……

这是李白在〈于阗采花〉一诗中的几行诗。于阗,汉代西域城国,是契丹的祖辈之地,此处泛指塞外胡地。明妃,即王昭君,其出塞之地即于阗。如明人胡震亨所云,李白“借明妃陷虏,伤君子不逢明时,为谗妒所蔽,贤不肖易置无可辩,盖亦以自寓意焉。”可见大诗人李白以明妃自况。在此之前,屈原早就用香草美人的意象比喻自己的忠贞贤良。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秦汉以降,中国或汉地美人在域外的盛誉,可以略见一斑。到了唐代,更是名声大振。《苏莱曼东游记》(刘半农、刘小慧译)有阿拉伯版的《马可波罗游记》之誉,作者大食商人苏莱曼这样写道中国美人和妓女:“中国人都生长得很好:高高的身材,白白的皮色,带着一些红色。他们有世界上最黑的头发。女人的头发,是任其往下披垂的。”“在中国,有许多女人不愿意做贞操的女人而愿意做倡伎”,她们到“倡伎局”登记后领取“文凭”,从业并且向王库纳税。信真主的苏莱曼不嫖妓,但他以轻蔑的口吻谈到不信真主的波斯拜火教徒。经由丝绸之路抵达长安的波斯商人,难免在盛唐眠花宿柳,甚至把中国妓女买回来。

秀色可餐的中国美女

到了《鲁拜集》作者奥玛.珈音所处的相当于北宋年间的波斯,此风仍然不衰。略早于珈音的波斯诗人哲学家纳赛尔.霍斯鲁(Nasir-khusraw )在一首诗中这样写到“中国美人”:


鲍尔弗(Ronald Balfour)《鲁拜集》插图。傅正明/图片提供
鲍尔弗(Ronald Balfour)《鲁拜集》插图。傅正明/图片提供

  上帝啊,虽然出于恐惧我不敢暗示,
  可一切诱惑全都来自袮!
  袮的鞋子里没有沙砾吗?
  是什么使得袮让撒旦情愿受罪?
  如果袮不把中国美人的丹唇皓齿
  弄得如此秀色可餐,那就没有麻烦了。

诗人提出上帝的鞋子裏有没有沙砾的问题,意思是追问上帝创造世界究竟有没有错谬的问题。诗人把中国美人视为上帝的完美创造,是对人类的一种诱惑。这一点,有点像诗人对真主的质疑,傅正明译著《鲁拜诗词新译五百》(唐山出版社,2015年)中的新译如下:

  圣道从来多陷阱,
  酒香诱我入迷津,
  神明绿岸垂纶处,
  美饵逗鱼落罪名!(II.080)

绝代美人与玫瑰对弈

有诱惑力的美人,像美酒一样,同时是诗歌灵感的源泉。阿拉伯世界不信真主的诗人,有不少人信奉古老的与佛教接近的苏菲(Sufi)之道。波斯苏菲诗人经常歌咏钟爱的酾客,是酒宴上不分性别的托盏者。训练酾客的人选,大多是从土耳其和中国弄到波斯的“金童玉女”。哈罗德.兰姆(Harold Lamb)的《奥玛.珈音传》(Omar Khayyam),写到珈音出没的丝绸路上,有“训练有素,多才多艺”的中国美女,珈音有缘目睹她们的风采。因此,在鲁拜集中,我们看到了又一个中国意象,即可以与明妃比美的中国美女。下面这首四行诗,为了使读者明了,中译的七绝增添了原诗没有的诗题“咏美人”:

  两颊双将玫瑰窘,
  秦妃争弈屡持平,
  快棋巴比国王诧,
  夺后扫光车马兵。(V.066)

美女双颊红润,在波斯诗歌中常被喻为玫瑰红。但珈音吟咏的美女比玫瑰更美。诗人以弈棋为喻,所弈之象棋,依照珈音传记,是现代国际象棋的前身,即起源于印度棋“恰图兰卡”(Chaturanga)后传人波斯的象棋。该词的本义是“战阵”,可见棋坛像战场,也像情场一样,鏖战拼杀十分激烈。中译略有“归化”策略。绝代美人与玫瑰比美对弈,以宛如中国象棋的红火的双炮大叫“将一军”,或以别的两子“双将”,使得玫瑰穷于应对,不胜困窘。原文的“中国偶像”
活译为“秦妃”,并非特指秦代阿房宫的妃子,可以视为不分朝代的中国美女,因为波斯文的“中国”一词,可能源自“秦”字。约翰.波伦(John Pollen)英译的《鲁拜集》(第24首),此处译为“中国神女”(Chinese Goddess)。珈音笔下的绝代美人,与中国美女一个接一个对弈,总是打个平手。当她来到新巴比伦王国,国王惊鸿一瞥,顷刻之间,她就征服了一切,夺了王后的宝座。枚红双颊、中国偶像和棋盘上的游戏,是原诗的三个虽然有关联却相对独立的隐喻。中译采用了原诗没有的“主导性隐喻”(controlling metaphors),这是一种贯穿全诗接连延伸的比喻,使得弈棋成为全诗的主导意象。

“以美拯救世界”的理想

伊朗学者伏鲁基在他编辑的《珈音鲁拜集》(1942年)序言中认为:这首诗可能是伪托的,因为它缺乏哲理意味,而且有明显的斧凿痕迹。原诗语言的雅俗精粗,限于笔者初识波斯文的水平,难以辨别。但这首诗有没有哲理意味,却可以另求别解。

原诗下联,美人与国王的较量,可以视为美与权力的竞争。巴比国王,指新巴比伦王国的国王尼布甲尼萨二世,约公元前605年至前562年在位。依照《圣经》,他曾摧毁所罗门圣殿,征服犹大王国和耶路撒冷,流放了犹太人,并且自诩为“巴比伦智慧之神的宠儿”。在珈音的想像中,美女与巴比国王弈棋,当在国王建造的“空中花园”里。当然,此处有时代的错乱(anachronism),诗人只是借来极言绝代美人足以征服智勇双全的霸主。在象征意义上,珈音所咏的美人和“中国偶像”,都是人们崇拜的对象,像柏拉图哲学中的“理式”一样,近乎绝对美或美本身。更大胆的,是在苏菲诗歌中,美女和酾客可以喻神明,在苏菲之道被接纳为伊斯兰的一个派别之后,甚至可以作为真主的隐喻。这一点,正如美国作家多尔(N.H.Dole)在珈音传记《帐篷工奥玛》(Omar the Tentmaker)中写到的那样,珈音所热恋的一位希腊女郎抱怨说:那黑发中国女郎,眯着一双杏仁眼睛,傻乎乎的样子,波斯人却把她们视为美的典范。

波斯大诗人莫拉维.鲁米(Maulana Rumi)在名著《玛斯纳维》(The Masnavi)的一首诗中说:

  女性是神之光,不仅仅是情人。
  此光是造化之自性,不仅仅是被造之物!

鲁米堪称珈音的精神传人,《鲁拜集》讴歌的女性美,也可作如是观。

懂得这一点,就会发现珈音〈咏美人〉一诗的境界不同凡响,它暗含以美来征服一切强梁的意味。它甚至可以令人想到俄罗斯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句名言:“以美拯救世界”。这是体现在不同民族文化中的人类的共同审美理想。@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诱惑力的美人,像美酒一样,同时是诗歌灵感的源泉。珈音笔下的绝代美人,与中国美女一个接一个对弈,总是打个平手…
  • 因为你唤醒我们 自己却真正安静地睡着了 因为你最后一次梦境跳伞 落到纯粹中阴的绿地 因为在你很低的大海两岸 黑色死亡真正上涨了两分米
  • 一块面包春树间, 一肩羊肉酒坛边, 废墟席地伴花貌, 胜过苏丹龙凤园。
  • 诗人的精神修炼、政治眼光、自由追求、人文关怀和启蒙哲学,乃至流亡之苦及其悲剧意识,对于囿于原有中译的读者来说,足以引发颠覆性的审美陶醉和思想启迪。本文为该新书前言的精彩摘要。
  • (shown)人的不同面相可以是同时的,也可以是历时的。约翰•济慈在十四行诗《人生四季》中认为,人生也有与年龄相应的心灵四季:欢快多梦的春天,爱意洋溢的夏天,静如港湾的秋天和苍茫衰老的冬天。像常人一样,诗人的心灵四季必然反映在不同时期的诗歌中。珈音享年八十二岁,一生写下的鲁拜当然可作如是观。
  • 天地舞台山水轴,腾飞春鸟离枝头。 我从斗室出笼走,添翼乘风竞自由。
  • 但统治者的微笑可能只是一种假笑,因此,诗人说他的“心中爱”对此不堪忍受,或不看君王脸色。
  • 二十世纪阿根廷著名作家和诗人博尔赫斯(JorgesLuisBorges),是一位只写小故事的大作家,以构思巧妙哲理深刻见长,被誉为“作家中的作家”。他的故事往往像迷宫一样令人寻绎…
  •  赏月会她圆缺意, 听琴启我推敲诗。 婵娟老病应消恨, 来日新芽吐桂枝。
  • 在波斯大诗人奥玛•珈音的《鲁拜集》(即四行诗集)中,有一个著名的比喻:每个人像一顶帐篷一样,肉体是帐篷的支架和帆布,灵魂是帐篷里的人,灵肉一体的人是上帝造的,这个帐篷何时搭,何时拆,取决于上帝或天命,这就是人类的定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