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伦随笔:逐绿而居

文/樱子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5月04日讯】我家前花园,左边一株白桦,右边一株白桦。那躲在房宇后,高高冒过屋子顶、树冠如巨伞般撑开的,是一棵长在后花园的大白杨。白杨树边上还并立着一株枫树。两树都年岁大了,高大繁盛,绿叶遮挡大片蓝天,枝头挂住缕缕白云。杨树夏季如一幢碧塔,枫树秋天一团火红。寒冬来临,齐齐褪尽红绿,光秃着枝桠给百鸟一个歇脚、卖眼风的家。

买这栋房子是在2012年。先生在英国大学工作的收入,除去税费、养老金,付了房租和账单,我们精打细算过日子,四年后终于攒够一笔不小的首付,足以在英国按揭买房。那时先生刚刚谋得英格兰中东部一座大学的终身教职,我们决定搬离剑桥到他工作的城市买房安家。反复研究地图,搜索资料,最终在地图上圈定区域,那里被两片绿色环绕。调查了这个区域与先生上班的距离,还有治安、教育、生活便利设施等,我就下定决心,期待着在那儿安家了。

人与住房是讲缘分的。那年五月,我从剑桥驱车赶来,经过一片林荫大道,转几个弯,爬上洒满阳光的和缓山坡,一眼看到这栋扎着牌子“ For sale”的屋宇,房前屋后有好几棵高大绿树,我一下子就爱上了它。家乡有俗语云:树窝子里出秀才。我暗想:这就是我的家了!

屋前两株白桦正当时,皮白叶青,小小碧叶带着精致的锯齿边,千千万万缀在赭色细枝条上,随风摇曳,如少女一头秀发。房屋代理人请我进屋。因是老人的房子,装修并不时尚,但是屋内每个房间都很宽敞,光线明亮,朴实整洁,很适合我们这样有两个小孩子的家庭。及至踏入后院,仰头望见那两株巍巍然的碧绿杨树及枫树,瞬间就被这栋房子彻底征服了。

看完房子和前后花园,我即刻去勘察地图上那些绿色。原来那一大片绿色竟是一个占地3000亩的大公园。这园子本是一个古老庄园,里面的建筑物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设计杰作,距今有400多年历史。园中绿地起伏,一望无垠,木丰树森,湖泊宽广,成群的野鹿、松鼠、狐狸,还有天鹅、绿头鸭、加拿大野鹅和谐共处。二十世纪初,庄园主把它无偿捐献给了国家,1926年成为对公众开放的大公园。地图上那小片绿色则是街前一座小山。说是小山,实则不小,山上种满橡树,山林茂密,小径如绳,两边黑莓绿藤恣意蔓延。山坡忽上忽下,高处需手足并用攀爬,低洼野草疯长,人行其中,淹没无影。山顶上别有洞天,平地开阔,绿草茵茵,有孩子们的游乐场及足球场。边上是大片灌木林,一条白白山迳依偎着树林逶迤远去,把人带向绿林深处。充满妙趣的山林!一个理想的家园!从山上下来,我就拨通房产中介电话,满心欢喜地给了offer!

那年暑假,我们搬进了这个家。第二天外面晴朗,耳边忽然“哗啦啦”一片声响,我对孩子们说:“下大雨了!”儿子在后花园嬉笑,说:“妈妈,是这棵树!”跑到园中,原来是白杨树万千绿叶在风中奏出的声响。风大时,那绿叶轰鸣堪比教堂管风琴的乐声。我告诉儿子白杨树在唱歌,儿子说它唱的是一支欢乐的歌。会唱歌的白杨树,也常常给从事科研工作的先生带来灵感。他喜欢坐在二楼卧室那张剑桥大学某学院淘来的朱红皮面书桌旁,面对半窗白杨绿叶,时而沉思,时而“哒哒”地敲击键盘。

生活安定后,一日有闲,我将后花园的植物细细数了树,不多不少,恰恰二十四种,正如中国的二十四节气。一年到头,花园里的绿色生命带来多少美景。落雪后,知更鸟啄食顶着白雪的冬青红果。初春时,迎春花绽开一抹鹅黄。四月茉莉花开,园中一片沁人心脾的幽香,立在茉莉灌木旁,像在洗一个花澡。五月看蔷薇白花,九月赏蔷薇红果。盛夏密蒙花盛开,紫色小花朵密密装点着一穗穗的花塔,引来斑点蝴蝶和蓝蜻蜓绕她翻飞。那时,我喜欢扯了绳子在花园中晾晒被子,让棉花吸进含着花香和阳光的空气。中午搬出小木桌,放在花园中央吃午饭。孩子们在几床被阳光照耀白得晃眼的被子中钻来钻去玩闹,我和先生坐在草地上,怡然享受大自然赐予的芬芳生活。

我们一家常常到小山上探索大自然,看树木在春天发芽,看松鼠们捧食橡果,翻开石头观察喜湿的西瓜虫如何惊慌失措。我们也到大公园里跑步、踢球,或者就是沿湖漫步一圈。有两件事必做,一是八月间,全家出动到山里采摘新鲜黑莓,做成黑莓蛋糕分享给邻里;二是大雪天,去大公园那个坡度合适的山丘滑雪。

离开了中国“蜘蛛网”网住的水泥高层住宅,我在英国的地面上逐绿而居。在这绿色的草木中,身心舒展,渐渐恢复生命的元气,正如荷尔德林的诗句,“充满劳绩,但人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责任编辑:曹莺飞

评论
2015-05-04 4: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