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鲍彤声援诉江大潮:江泽民犯下反人类罪

“六四”26周年日前夕,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上周六(5月30日)在北京的家中被中共公安带走,强制旅游。(资料图)

人气: 11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报导)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6月9日就中国大陆近日发生的“控告江泽民”现象接受记者专访,表示声援控告江泽民大潮。

鲍彤说,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所有公民的迫害;中国民众控告江泽民应该受中国宪法和国家保护;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为人类文明所不容,是反人类罪,其罪恶罄竹难书;江泽民作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始作俑者,天地不容。

以下内容根据记者采访录音整理。

记者:很多中国民众都控告江泽民,对此您怎么看?

鲍彤:按照宪法是可以的。老百姓可以监督他的官员,不管是现在的官员或者过去的官员。

老百姓作为公民根据他的了解来监督,来向社会提出他对哪一个领导人、现在的领导人或者过去的领导人不信任,这是合法的,这是应该受到中国宪法保护的;如果中国宪法是有效的,那么这件事情就是应该是合法的。

我觉得他(江泽民)在这个问题(法轮功)上、至少在这个问题上比朱镕基差得多。朱镕基曾经在《人民日报》上告诉大家说:法轮功是合法的,中共没有取缔法轮功的意思,希望法轮功学员能安心修炼。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很正确的。怎么过了几天,我的印象是不到一个月吧,国家总理刚刚说了这个话,中共中央总书记就把国务院总理的那个话就当作一张废纸撕掉了,这是非常错误的。

就法律衡量来说,朱镕基讲的话是合法的,是按照法律来办事情的;江泽民搞那一套东西呢,那是胡闹。领导人(指江)不仅胡说八道讲了一些非法的话,而且把他这个非法的意见当作一个什么国家意志,强加在政府头上,强加在民众头上,强加在所有的老百姓头上,这是很糟糕的。

不是因为他(江)下台了,因此他就犯法;他没下台的时候作为国家元首、作为党的总书记他就犯法了。所以现在老百姓对这件事情愤慨,要求重新提起这件事情来,要求国家的司法机关依法来受理这个案件。我看这个是正确的。

记者:江泽民十多年来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您了解的有多少?

鲍彤: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一种罪恶,应该说是属于反人类罪。

江泽民作为一个领导人,对在社会上、在民间流行的这样一种信仰、这样一种健身的方法、特别是在医药资源对底层社会十分缺乏、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我觉得是毫无道理的。

记者:我想请您进一步谈一下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中国社会带来了什么样的伤害,比如说在国家的法治、道德人性良知、善念等等这方面,给中国人带来了怎么样的迫害?

鲍彤:他(江泽民)做这样的事情,他做出这样一个决策,他本身就是一种无法无天的行为。他直接继承了毛泽东最坏的品质--就是他爱怎么就是怎么样,然后法律就应该怎么样,国家就应该怎么样,“真理”就应该怎么样,“是非”也应该怎么样,老百姓就必需忍受,就必需承受,而(中国人)不能反驳他,不能反抗他,不能批判他,不能监督他。

这是文明所不容,是人类所不容的。

老百姓不能这样做,一个什么总书记,一个什么国家主席,你当了总书记,当了国家主席,就这么厉害?!无法无天!这个留下的影响是极为恶劣。

江泽民、毛泽东、邓小平,这三个人都有共同的特点,无法无天。三个和坤,无法无天,这个对中华民族的道德,对中国社会的摧残,说不清楚,说不完,罄竹难书。

记者:正如刚才所说的,江泽民对人民所犯下的罪是罄竹难书,那么有很多人认为,江泽民迫害的是普世价值,他危害的并不单单只是法轮功这个群体和大陆民众,他危害的是整个的全人类。您对此持什么样的态度。

鲍彤: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对任何一个公民的迫害,也就是对全体公民的迫害,对任何一个公民的迫害,也就是对社会的迫害。

法轮功的信仰者也是公民。对法轮功的成员用非法手段来进行迫害,就是对其他的公民也可以同样用非法的手段来进行迫害,这个道理是一样的。因为他所侵害的是人类的良知,是整个是非观念。他侵害的是社会进步的力量,是文明的力量。

记者:江泽民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始作俑者,活摘器官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这样的滔天罪恶是不是应该得到全人类的控告呢?您对此持什么态度?

鲍彤:凡是活摘器官的人、活摘器官的党、活摘器官的政府都应该受到人类的谴责,都应该站到历史的被审判台上成为被告,接受审判。活摘器官是天地不容。

记者:您如何看待江泽民有罪,控告他与政治运动的区别?

鲍彤:什么叫做政治运动,政治运动就是一种政治力量,利用它来全面掀起一个什么东西,打击什么东西。比方说,香港现在在选举中,这些问题是人心所向,不是什么政治运动,他不是政治家煽动起来的东西,他是自然而然地吸引社会力量注意,因为这些问题,也涉及到社会公众切身的利益,直接的或者间接的,这很自然地引起大家的注意。这个不是“煽动”。

如果江泽民没有罪,你“煽动”,你审判他,他还没有罪;如果他有罪,你不审判他,他还是有罪,秦始皇谁审判他的呢,没有人审判过秦始皇,秦始皇是死掉的人,但是二千年已经过去了,大家都知道,秦始皇焚书坑儒,这是犯了罪了,用得着什么政治运动来反对秦始皇吗?不需要嘛,秦始皇自己做了焚书坑儒这种反人类的事情,因此哪怕经过二千年,人们还是要说,秦始皇焚书坑儒这是一个毁灭文明的反人类的行为,是这么个事情。

有什么“可怕”的,打官司,(比如)控诉,监督,引起人们注意,这都是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本身都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正常现象。有意见就说嘛,这才是正常社会。

要压住,要舆论引导,要什么屏蔽,我觉得这个东西非常愚蠢,只有像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这种愚蠢到认为可以用欺骗,可以用压迫,可以用封嘴巴来把社会封住的人,才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我看这些人,虽然还有,但是越来越少,他的办法也越来越不灵了。

记者:请您谈谈中国的告江大潮对中国社会有什么影响。

鲍彤:讲真话、讲心里话,公民行使自己的应有的权利。(因为)思想是自由的,言论是自由的,监督是自由的,选举是自由的,上访也是自由的,控诉也是自由的,应该给公民这种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就不叫“国家”。

(中共)欺骗老百姓,说“宪法上有这个权利,但是按照中国特色你没有这个权利,因为(中共说:)我们的观点和你们的观点不一样”,这种东西就是胡闹。我看这种事情、这一套东西,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已经看破了。

这些人权力越大压力越大、办法越多、天罗地网越是严密,那么说明这些人手里的真理越少。手里的真理越少,心里的人性也越少。

现在我看到还是有人用这一套东西愚弄老百姓、欺骗老百姓,还自以为是,洋洋得意,对这一套东西很感兴趣,我看他迟早会败在自己的这种权术里边。

记者:鲍彤先生,您是否声援中国告江大潮?

鲍彤:我当然声援啦!我认为这是公民行使法令的权利,这个事情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不仅是我作为一个公民应该声援,我想,国家根据法令也应该声援。国家根据法令应该支持每一个公民的合法行动,应该加以保护而不得压制。

责任编辑:李辰、高静

评论
2015-06-11 5: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