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大陆外企高管控告江泽民 其妻女将加入

人气 29

【大纪元2015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霞采访报导)6月22日,原中国大陆外企高级管理人员张松林在美国纽约市,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以被迫害者的身份控诉江泽民暴力镇压与酷刑折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罪行。张松林表示,由于自己受到的迫害,导致自己的母亲和岳母因间接迫害而离世,自己也代她们提出控告。同时,其妻子和女儿也要控告江泽民。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无端遭受多重迫害

张松林于1983年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在首都医科大学任教10年,后在北京一家美国公司任人事行政经理,1995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我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心跳最快时达到每分钟180次,最慢时每分钟才35次。从站姿改为坐姿时,心脏会突然停止跳动,10秒钟左右才能从新开始跳动;从坐姿改为站姿时也会出现同样情况。我根本无法工作,约有一年的时间不得不在家休息。”张松林对大纪元记者说。

修炼法轮功后,不但心脏病很快就好了,张松林的精神也得到很大升华,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也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身心的巨大变化让张松林渐渐认识到了“真、善、忍”的更深内涵,整个人变得更加平和、善良。1996年8月,他开始在北京市一个炼功点担任辅导员,义务教给新学员功法并组织大家集体学法。

1999年7月20日凌晨,对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对辅导员开始全国范围的大搜捕。北京西城区新街口街道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闯入张松林的家(北京市西直门内大街东新开胡同甲31号,3号楼1层1号)将其绑架,关押在派出所连续审讯24小时。第二天,警察又将其转移到一个小旅馆继续关押,并强迫他看中共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宣传;在40摄氏度的阳光下暴晒。张松林开始绝食抗议这种迫害,直到第11天时,警察因害怕其出现生命危险,才将其放回家,改为监视居住。

张松林:“那时我在北京的一家美国公司任人事行政经理。中共国家安全局的人还三次找到我公司的老板,强迫他开除我。2000年新年过后,老板不得不让我离开了公司,从此我再没有工作。”

2001年4月的一天,派出所警察电话通知张松林,说所长要找他谈话。他去了之后却被强行押送到北京房山区葫芦阀一个“洗脑班”(法制培训中心)关押了十多天,街道、“610”人员24小时监控,每天被强迫听和看攻击、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和录像。

2002年2月6日早晨,张松林出门时,被躲在胡同里的警察绑架到新街口街道派出所,家也同时被抄,电脑、打印机、摄像机、光盘及很多法轮功书籍被抄走。当晚,张松林就被转到西城区看守所,持续关押时间长达38天,期间遭到非人的折磨。

接着,张松林又被非法劳教1年半,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调遣处被非法关押约40天,每天被强迫做10多个小时的奴工,完不成任务还要遭受毒打。后来,他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转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关押在“三大队”。在形同监狱的劳教所内,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音像和文章,每次看完后还要写思想汇报,不写就要遭到惩罚。

张松林妻女要控告江泽民

就在张松林被释放的前3天,他的母亲因为过于思念唯一的孩子,加上对中共迫害的恐惧,在紧张、焦虑、担忧和疾病中,抱憾离世,至死未能与张松林见上一面。被释放时的张松林头发白了一半,体重由刚被抓时的70公斤降到不足50公斤。

张松林告诉记者:“母亲的去世至今仍是我心中最大的痛和遗憾。不仅如此,由于我本人遭受被劳教、关押、绑架等形式的迫害,也给我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带来经济上、精神上和心理上的极大伤害,她们时刻感到恐惧,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共警察又会把我抓走。”

张松林表示,从自己的家庭来说,岳母也是间接受害者,她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迫害前,岳母罹患肺癌,发现时已经脑转移和骨转移,无法医治。就在面临死亡的情况下,她尝试着炼法轮功,结果一个星期后,全部病状都消失了,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她的激动心情、对大法师父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然而,江泽民和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以及张松林的被直接迫害,令她感到非常恐惧,日夜忧心。既担心女婿不知道哪天会再被警察抓走,又担心女儿的安危,也担忧自己遭到迫害。长期的恐惧,加上无法正常修炼,终在一年后离开了人世。

“我也代表母亲和岳母对江泽民提出控诉!如果不是这场迫害,说不定她们根本就不会死。我的妻子和女儿也准备就她们受到的间接迫害对江泽民提出控告!”张松林说。

法轮功学员张松林和妻子。(受访者提供)
法轮功学员张松林和妻子。(受访者提供)

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操控下,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张松林遭受了多次的非法绑架和抓捕,被送到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被当作“罪犯”对待:遭到酷刑折磨、虐待以及其它身体上的伤害,还有各类侮辱与羞辱人格的对待。

同时,张松林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剥夺了做无罪辩护的权利、质证的权利以及自由选择律师进行辩护的权利。中共对他的指控也都是基于模糊的、过于宽泛和粗糙的所谓“法律”,而这些“法律”却完全都是专门为了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暴力镇压而设计的。参与抓捕和非法监禁的人员也都是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

“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范围之广、手段之残暴、后果之恶劣,亘古未有!其恶行令人神共愤!”张松林说。

呼吁中国全民起来“诉江”

16年前,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其邪恶程度世间罕见,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遭受酷刑折磨,许多学员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江氏集团犯下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十恶不赦的大罪。今天,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依据中国法律控告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一场全民反迫害的“诉江”大潮正在涌起。

张松林认为,江泽民的罪行中,除了现在大家控诉中所列举的有法律界定的罪行外,还应该加一项“毁灭精神罪”。因为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经济上的,更大范围是精神上的。对信仰“真、善、忍”这一普世价值的修炼者的迫害、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和抹黑,就是在摧毁中国人的善念和良知,导致社会道德急速下滑,整个中国变成了一个急功近利、人伦道德丧失的畸形社会。人们被贪污腐败和性乱所诱惑,失去了传统文化,失去了普世价值观,以致天灾人祸不断,各种危机四伏,全中国人都成了这场迫害的牺牲品!他呼吁所有的中国人,不管是否遭受过中共邪党的直接迫害,都站出来“诉江”。因为只有解体中共才是中国人唯一的自救方式!

“江泽民终会在历史的审判台上,接受人类的大审判。‘诉江’大潮的涌起昭示着中国人民的真正觉醒,也拉开了全民反迫害的序幕。随着‘诉江’大潮的推进,中共的最表面形式也将解体,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崭新中国即将出现。”张松林说。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河北三河市马维山等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河北蠡县朱军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法学院教授:江泽民有罪就该控告他
被迫害致残 四川女经济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威慑中共 台湾需要全系列武器
【远见快评】中共白皮书骇人 美军兵棋推演曝光
【马克时空】中共大阵仗围台军演 台湾冷静以对
【财商天下】滥用生长激素 年赚家长过百亿
【思想领袖】哈佐尼:如何抗击“觉醒派”
【神韵早期节目】唐宫侍女(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