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与去世之人有关的梦(23)

作者:照远

美丽的早晨绿色领域与蓝色天堂(fotolia)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例证四:已故的四婶李安人,有个叫文鸾的婢女,李安人最喜欢她。那年我(纪晓岚)寄信给四婶,要她帮我找个侍女。四婶在几个侄子中最喜欢我,就打算把文鸾给我。她私下里问文鸾自己的意见时,她一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四婶就帮她准备好衣服首饰等,并选好日子要送她到我这里来。但有人嫉妒,就唆使文鸾的父亲提出许多苛刻的条件,事情就泡汤了。文鸾竟忧郁成病死去了。我以前并不知道这些事。几年后,才渐渐地听到一些传闻,也像雁过长空,影子掠过水面一样,没留下很深的印象。直到今年五月,我将随从圣驾到滦阳,临行前收拾行李时,有点疲劳,就坐下来闭眼休息。忽然梦见有一个女人翩然而来。因我不认识她,就惊问她是谁。她却伫立着一声不吭,我也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我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等到和家人一起吃饭时,我就偶然提及这个梦。我的三儿媳原是我外甥女,小时候在外婆家时,常和文鸾一起玩,又加之她熟知文鸾含恨而死的事,就猛然醒悟道:“会不会是文鸾?”于是她详细地描绘了一下文鸾的身形容貌,却与我梦中所见的女人十分相符。是不是她呢?为什么我二十年来一直都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而她却突然无缘无故地闯入我梦中呢?于是我就打听她葬在什么地方,准备将来为她立一块碑。家人都说她的坟墓已夷为平地,淹没在荒野草里,辨认不出来了。我只好把这件事情记载下来,来安慰黄泉之下的幽魂。记得在乾隆三十六年,我写过一首《秋海棠》诗,诗道:“憔悴幽花剧可怜,斜阳院落晚秋天。词人老大风情减,犹对残红一怅然。”简直是为文鸾作的一样。(出自《阅微草堂笔记》)

例证五:犍为郡人叔先泥和,他的女儿名叫叔先雄。东汉顺帝永建三年,叔先泥和任县功曹。县长赵祉派他奉送公文去拜见巴郡太守。他于十月出发,在城边急流中落水死亡,找不到尸体埋葬。叔先雄悲痛号啕大哭,不想活下去了,她告诉弟弟叔先贤和弟媳,叫他们尽力寻找父亲的尸体,说如果找不到,我要自沉水中去寻找。当时叔先雄二十七岁,有一个儿子名叫贡,年龄五岁;一个儿子名叫贳,年龄三岁。她就各做一个绣花香囊,装着金珠环,预先系在两个儿子颈上。她哀哭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同族的人私下都很担忧。

到了十二月十五日,父亲的尸体还是找不到。叔先雄乘坐小船来到父亲落水的地方,哭泣了几声,竟然跳进水里,随后漂流沉入水底。她托梦给弟弟,告诉他说:“到二十一日,我与父亲一起浮出水面。”到那一天,像梦中所说的一样,她和父亲互相扶持,一起浮出水面。县长写文书上报此事,郡太守肃登转报尚书,于是派户曹掾为叔先雄立碑,画上她的像,让大家知道她非常孝顺。(出《后汉书》,《水经注》亦有记载)

例证六:晋咸宁二年十二月,琅琊人颜畿,生了病,到医生张瑳那里治病,死在了张家。尸体装进棺材好久了。颜家人去迎丧,引魂幡老是缠在树上解不开,人们都为死者悲伤。引丧的人忽然跌倒在地上,自称颜畿,说道:“我本不该死,只是服药太多了,损伤了我的五脏六腑而已。今天我就会复活,千万不要埋葬了。”颜畿的父亲抚摸着他说:“如果你能复活过来,这不正是亲人们希望的吗?现在只想要你回家,不会埋葬你。”引魂幡这才解开。

回到家里,当天夜里颜畿的妻子梦见他说:“我要复活了,赶快打开棺材。”他妻子第二天就对人说了这事。那天夜里,他母亲和家人又梦见他叫开棺材,就想立即去打开棺材,但是他父亲不答应。他弟弟颜含,当时年纪还小,但他却很有主见地说:“出乎常规的事,自古就有。现在既然神灵有显示,那么棺材开与不开的后果,哪一个损失更大呢?”父母听从了他的意见,一起去打开了棺材。果然颜畿有活着的迹象,他用手抓棺材,手指全都有伤,但是气息还是很微弱,是生是死还不能确定。于是父母急忙用汤水滴入他的口中,他能往下吞咽,就把他抬出了棺材。护理调养了几个月后,饮食慢慢增多,也能睁开眼睛张望,手脚也能伸屈,但不能与人正常交流,不能说话,想吃什么东西,就托梦告诉家人。

像这样过了十多年,他家里人都为护理他而忙碌,不能做其他事。他弟弟颜含则完全不管其他事,专门护理伺候哥哥,为此在全州都很有名。后来颜畿身体更加衰弱,最终还是死了。(出自《晋书》)(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洪伟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