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天津富豪刑事控告江泽民的心路历程

人气 8

【大纪元2015年06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文俊丹麦报导)从2015年5月底到6月25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有22,818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共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这股正义之力量正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中国大陆,波及海外。在这股洪潮中,就有这位现在丹麦政治避难的原天津富豪朱学智。

当年,朱学智靠着勤劳智慧、白手起家,在天津创办私人公司累积了千万资产。公司做大后生意向海外发展,特别是在修炼“真、善、忍”之后,他更讲究为商“天机”是为他人着想,生意在新加坡和丹麦也日渐扩大,经营欣欣向荣之际,突然遭到中共江泽民政权的打压,在大陆的资产全部被掠夺,家人亦受到威胁恐吓--朱学智辛苦创业而得到的财富,一夜之间被中共以黑社会手法洗劫一空。

在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时,他娓娓道来自己如何走上这条控告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心路历程。

从丹麦寄出控告书

6月20日,朱学智慎重地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寄去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个人部分)》。

《控告书》中写道:由于我修炼法轮功,被剥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所享有的自由信仰权。江泽民指使中共控制的媒体与宣传机器,征集与保证中共领导与干部和中国民众(无论国内或国外)对他执意发起的镇压法轮功的运动的支持。通过对法轮功与其学员的诽谤,故意误导中国民众,如将法轮功修炼者比作“罪犯”、“自焚者”、“精神病患者”、“害虫”、“蛇”等,江泽民为了推动他对法轮功学员的其它犯罪行径,诽谤和侮辱了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与所有其他法轮功修炼者都遭受了被告人违反第246条的犯罪行为的侵犯。

控告书中写道:本人根据一同附上的控告状中的指控对被告人:江泽民,提出控诉。自1999年4月27日至2015年,江泽民个人或伙同已知与未知的共同犯罪参与者,发动、设计、谋划、命令、主导、落实、管理、参与或煽动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折磨以及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与惩罚。控告状中朱学智阐述了江泽民为罪行所需负的法律责任,包括他作为暴力镇压与酷刑折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共同犯罪的主犯的责任。

白手起家成富豪 生意扩大到海外

朱学智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介绍:“我自1990年开始,在家乡中国天津市,经过近10多年的艰苦创业--从白手起家,发展到有三家私营及合资企业,从事高科技技术开发和贸易,以及房地产业务。10多年下来,通过商务经营我公司的资产值积累已达约千万元以上。”

“1997年至1998年我已在丹麦注册公司,经营丹中贸易。主要经营的业务是,将丹麦的高科技产品引进到中国,并从事两国之间的高科技产品项目的咨询及商业贸易。同时我促成了一些丹麦公司与中国有关公司之间的合作及具体合资项目。同时我还进行了一些商品的进出口业务。2001年我在丹麦的贸易公司开始逐步营利。”

在丹麦揭露江的迫害 家乡资产被掠夺

2002年8月5—6日两天里,朱学智在天津的三家公司被国安局彻底非法查封或变相强迫停止营运。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他们将公司的营业执照、账务文件全部拿走,所有员工一天之内全部失业并强行进行所谓调查,公司内部经营活动完全被非法终止,经济损失巨大。

除了在华的巨大经济损失外,朱学智在丹麦的正常业务经营也无法进行下去了,因为他所有在华商业客户全被中共当局威胁警告,不许他们再与朱学智进行商务往来。

朱学智说:“我在中国的合伙人告诉我,警察说他们有我在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前的照片和录像。为了抗议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在使馆前参加了一系列的和平请愿活动。虽然我们的抗议是理智、和平的,可是中共指责我围攻驻丹麦的中国大使馆。而且,我在中国的家人也受到了迫害。我妻子的妹妹不是法轮功学员,但在她到丹麦来之前,在北京机场被扣留了。她的电话也受到监听。”

他在中国的经营被查封了,使得他无法在丹麦继续经商,他在中国的合作伙伴被禁止与他再有生意关系。因此他也失去了和以前的客户及商界的联系。他知道他们都不得不屈从于中国政府的巨大经济压力。

丹麦《周末报》2005年10月14日发表了作者Signe Cain的名为《特殊的难民》的文章,说:2000年,朱学智以商人的身份来到了丹麦。他在中国的企业办得很成功,他到丹麦来,是想扩展他与丹麦商务伙伴的合作。但是当他来到这里,他的信仰引起了中共当局的注意。朱学智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这个原因,中共当局在一夜之间关闭了他的企业。

丹麦《周末报》刊登的对朱学智一家的报导。(文俊/大纪元)
丹麦《周末报》刊登的对朱学智一家的报导。(文俊/大纪元)

朱学智告诉记者:“我突然失去了拥有的一切,当时,我都不知道怎样来供养我的家人。”

丹麦媒体报导说:朱学智的经历给人们带来的信息是,中国仍然是一个专制国家。为此,他每天去座落在Hellerup的中共大使馆(请愿)。他向路人分发有关法轮功和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的资料。

朱学智认为,中共(对中国人的)控制已经延伸到了海外。他说:“我非常肯定,是中共驻哥本哈根的大使馆,将我修炼法轮功的消息传给了中共当局。”

甚至在丹麦,朱学智也受到监控。其中一件事是,他楼上的一位丹麦邻居告诉他,一个中国人模样的人曾对着他家的窗户拍照。

朱学智家人亦受到迫害

此外,朱学智的妻子在国内的家人亦受到巨大压力、骚扰和迫害。安全局、警察自2002年开始多次入户恐吓朱学智当时70多岁的老母亲。朱是独生子,母亲一个人十几年在孤独与等待中一直期盼与朱能相见……直到2013年84岁时带着遗憾去世……

朱学智妻子的妹妹,在2002年8月来丹商务旅行途中突然失去联系。两天以后,才得知她在上飞机前,被国安局的人扣押,原因是朱在丹麦修炼法轮功,虽然她本人并不炼法轮功,但她也遭到了限制人身自由、失业、电话监听、跟踪等等这种一般人无法承受的遭遇。

原610警官郝凤军指证天津公安局扣押了朱学智的所有资产

2005年11月10日,应丹麦国会议员的邀请,弃暗投明的前中共官员郝凤军及陈用林抵达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出席当日在国会举办的演讲会,就法轮功学员的人权现状问题,特别是为正在丹麦进行的“起诉610头目贾春旺案”进行指证。

原610警官郝凤军曾亲眼看到过丹麦居民、法轮功学员朱学智当年申请难民时的申请材料、护照复印件、妻子的个人材料及个人财产情况。图为2005年11月10日,郝凤军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出席演讲会时与朱学智合影。(文俊/大纪元)
原610警官郝凤军曾亲眼看到过丹麦居民、法轮功学员朱学智当年申请难民时的申请材料、护照复印件、妻子的个人材料及个人财产情况。图为2005年11月10日,郝凤军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出席演讲会时与朱学智合影。(文俊/大纪元)

郝凤军披露,作为前天津市“610”办公室的情报分析员,他曾亲眼看到过丹麦居民、法轮功学员朱学智当年申请难民时的申请材料、护照复印件、妻子的个人材料及个人财产情况,并指证说天津市公安局以朱学智修炼法轮功为由,扣押了其在天津的所有资产。

出席会议的丹麦著名人权律师Tyge Trier表示,“郝凤军先生提供的证词是非常有说服力的。他是一个很好的证人。他有关于“610”办公室的第一手资料,他的个人经历也很打动人。”

郝凤军是原天津市国内安全保卫局及“610”办公室官员,一级警司。因不愿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及其它宗教信仰团体,2005年2月从天津逃亡至澳大利亚寻求政治庇护。

遵循真善忍 坚持修炼不放弃

这个曾经非常富有的修炼人,这些年中,他的整个生活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他的所思所想有哪些?朱学智坐在他那小小的客厅里,娓娓地向记者述说他的经历和他的心路。

他说:“从1997年5月起,我有缘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从此我走入了大法成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作为法轮功修炼者,我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按‘真、善、忍’标准要求,对人和客户诚实、诚信、合理经商,同时也使我身心都获得了很大的受益。

“在中国,因为谎言的欺骗和信息的封锁,许多中国人民不知道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事实真相。虽然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但在中国时,由于我的生意很繁忙,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没有太多联系,只是自己在家炼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因此当地的警察也不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因此我没有受到警察的盘查,同时我也不知道在中国有这么严重的迫害发生。直到我来到了国外,亲身听到、看到这么多从中国传出来的迫害的事实时,我被震撼了!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也是一名因修炼法轮功而受益的当事人,我应该站出来,告诉人们发生在中国的大规模屠杀,呼吁停止迫害。”

“当我想这样做时,我不是没有经过激烈和痛苦的思想斗争。因为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如果你说出了政府不愿意听的话,哪怕这是真话,你必定马上会遭到迫害,对我来说,就是我10几年心血经营付之东流,我不仅会被剥夺所有财产,还会遭受生命的危险。但是发生在中国的迫害情况太严重,太紧急了——迫害延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以法轮功学员的生命与血肉为代价的——我是一个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的修炼者,我怎能为了自己的私人利益,抛弃自己的生活准则呢?我怎能对中国这么多与我一样的好人在遭受到残酷屠杀时默不作声呢?更何况,只有我和所有人一起,都来发出正义的声音,尽早结束这场迫害,我的私人利益才能真正有安全的保障。因为如果我在中国,总有一天,政府会发现我是法轮功学员,那么如果我不放弃我对‘真、善、忍’,我的财产早晚仍然会被剥夺。就这样,我站出来与全世界法轮功学员一道,参加了向全世界紧急呼吁停止迫害的各种请愿活动,这也包括了到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前,在他们全天24小时拍摄,监视的摄影镜下所进行的和平请愿以及绝食请愿活动。”

维护自己信仰的行为,在国际社会人人理解,但是朱学智迎来的是财产被洗劫,公司被停业。朱学智没有放弃修炼,也没有停止呼吁。一年之后,他申请了难民庇护。

“向丹麦政府提出庇护并不是我的本意,也不在我对未来生活的计划与安排中。如果我们事先有计划,我完全可以把在中国的大笔资金和财产事先转移到国外来,那么我也不会有身无分文的困境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在遭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一年之后才向丹麦政府申请庇护的原因。因为在我和全球法轮功学员一起向世界人民紧急呼吁的这难忘的两年的日子里,我没有一天不在希望着:如果全世界的人民、政府都能够站出来,采取有力、有效的措施,共同制止,早日结束这场发生在中国的惨绝人寰的迫害;那么我个人和全家早日回归家园的那一天也就来到了!”

朱学智最后说:“我坚信,正义得到伸张,迫害被制止,凶手受到惩罚,法轮功学员重新获得自己对‘真、善、忍’信仰的自由和权利,这一天一定会来到!如果有一天,所有的民众都真正了解了法轮功真相,那么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为此所遭受的巨大痛苦与代价不算什么,也足以告慰千百个为此付出了生命的死难者了!”

责任编辑:林彬

相关新闻
九死一生 原私营女业主状告江泽民(下)
控告江泽民人数一周内激增一万三
子华:诉江大潮 宣告江泽民末日已到
寄诉江状 大陆邮局管理部门:“给办!”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