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雨欲来:应试教育,我来掀起你的头盖骨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6月09日讯】今天是高考第二天,全国人民又一次心潮澎湃地重温“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噩梦——高考的噩梦”。高考,这是一个让家长和孩子们一起揪心的事情,最纠结之处莫过于明知其结果,却又不得不。想起我年轻时情形,那时一张考卷就决定就业了,而现在的孩子,进入大学校门只是找到了一个学习机会而矣。看看高校培养出来的那些莘莘学子,他们究竟是不是我们想要培养出来的人才,恐怕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关于高考制度、教育制度,以至于更深层次的政治体制,笔者觉得有必要与天下的有识之士进一步交流,于是,我翻出了几年前写的旧文,略作修改,旨在跳出教育看教育,从政治架构上来讨论一下中国教育落后的根本原因,也算是为钟山先生的《高考天问》作一个补充和外延吧。

“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实施素质教育,提高教育现代化水准,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这是官方定义(十七大)的书面教育方针。果真如此吗?中式教育,让我掀起你的盖头来。

高考落幕,中考上演,折磨未成年人的浪潮此起彼伏。应试噩梦“可持续发展”到大学毕业,可怜的孩子们又将面对就业,接著作新的噩梦。冷静思考一下,是什么人出于什么样目的打造了这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噩梦”?应试的结果是,看似全方位培养人的教育体制,最终使多数大学毕业生“样样通,样样松”,变成既没有过硬的专业知识,又缺少必要的体能素质作为支撑,连一个普通学徒工都不如的半拉子人才。这是一群不会独立思考,缺少创新能力,没有强健体魄,更难说有道德操守的人…..难道孩子先天的素质不好?绝对不是!

在此提一个问题,权力阶层是希望治下民众有思想、有见地、有能力、有魄力呢,还是无知、愚昧、懦弱、驯服呢?这是一个让人困惑,使人纠结,更值得探讨的话题。现在随我一起来了解一下高考指挥棒背后的内幕,了解一下手握应试指挥棒的人,剥落他们身上的画皮。跳出思维的误区,深入探究一下中式教育的本质,我靠,原来我们教育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根本就不是为了培养人才(可以拍砖、扔鸡蛋或者扔鞋,本人都接受),而是在培养容易被权贵们驾驭的顺民。

“素质教育”、“减负”,这两个词太熟悉了。二十多年前,我读师范的时候,“裆”中央就在声嘶力竭地发声。可到了现在,看看从小学到高中,不知这两个东东为何物。现在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在放屁。我把中国特色的教育取了一个很有想像力的名字——“中式顺民紧箍咒”。

“中式顺民紧箍咒”第一要决:要把独立思考能力消灭在萌芽状态。连美国副总统都在公开场合说中国人不会思考了。中国人都不会独立思考,显然不是智商的问题。网传清华大学原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在党国取得天下之后,把校训拦腰斩断,把真正从培养精英的角度而设的后两句阉割了。毛在得到统治地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对清华大学进行“改革”,撤掉社会学系,将一所综合性的大学彻底“改革”成一所纯理工科大学,让所有对新社会建设激情满怀的教授都远离社会学系这个是非之地,全部“从良”了。然后,把全国社会学系都统一和谐掉。这在官方语境里叫“统一思想”。问题很简单,如果放任学生独立思考,学生必然会把思想从自然科学领域延伸到社会科学,从经济领域跨越到政治领域,这将对特权阶层构成挑战与威胁。

原人民大学教授著名学者周孝正老师下过这样的定义,“新闻学研究的是尘埃乍起,历史学研究的是尘埃落定,而社会学研究的是尘埃飞扬”。就是因为社会学研究的正是现在进行时的社会问题和政治事件的真相,所以,社会学系被老毛一手干掉了!周老师说,毛不让别人研究社会学,而他自己研究。毛的目标很具体,就是不能让意识形态走了样儿。看看世界,像中国这样硕果仅存的意识形态,是经不起全世界民主浪潮冲击的,正所谓洪湖水浪打浪,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定把权贵都拍死在沙滩上。没办法,为了对体制进行保守治疗,只能给下一代戴上一个禁锢思想的套儿了。

“中式顺民紧箍咒”第二要决:用考试的办法,猛烈摧残孩子们的身心,最终把他们变成笼养鸡、圈养猪,不会飞,也不会跑,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有野性了。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 敬爱的老师们为了自己的“成绩”,打着“为学生们好”的旗帜,以牺牲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为代价,对花朵们进行着“善意”的摧残,终极目的就是让孩子们在那张非常片面反映学习情况的卷子上打一个高分(这不怪老师,是教育评价体系就这么规定的)。学生一天当中除了八小时在课堂上上课、作题,就是在课下写作业。被剥夺运动权利终身的孩子们,身体和精神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煎熬。据了解,上高中的孩子们戴镜率已近50%(火了多少眼镜店啊)。在严重缺少锻炼的情况下,孩子们多数处于亚健康状态,甚至太阳一晒就能晕倒!如果像民工一样去劳动,估计不光是眼镜店火了,卖拐店、轮椅店也一定火了。这让我想起了笼养的鸡和圈养的猪,放它们出笼出圈,却已经不会走路了。追赶它们快走,它们就会累死。可怜的孩子们与它们没有本质区别!

更值得讨论的是,所有学科的内容设置,以及教学手段上都有很大的弊端。都说学以致用,可考卷完全是纸上谈兵,和应用能力培养狗屁关系没有,于是老师就把教育的重心放在了学生每一道题上,用“题海战术”的办法,把孩子们牢牢钉死在课桌上。我粗略地看过小学和初中的课本。比如,思想品德课也要考试。钢楷字必须一天写多少,当成作业完成。语文积累要一天写一篇。一些既没有技术含量,时代背景也很遥远的文章,从爷爷一直学到孙子们。孩子们每天都重复做相同的题,写相同的单词。地理、历史这些从时间和空间上能引起孩子们无限遐想的科目,却变成了每天要死记硬背的考题。我看过正在读六年级的女儿的课本,他们居然学习七年级上册了,我问老师为什么提前多学一册书,回答是,到初四全面进行复习…….

再看看学习科目之多更是一目了然。从小学一直到大学,众多学科压得学生喘不过气来。你想深入钻研一门学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不用说高考时不行,就是平时老师都会把你用唾沫淹死。所有的时间,都会被其他你不得不学的科目剥夺了。想深入学习喜爱的专业知识,门儿都没有,等离开学校自学去吧!

有人对比了一下中美教育的不同之处。美国是让孩子们从幼稚园一直玩到高中结束,到了大学玩了命地学习。中国是从小一直强制性地,贪大求全地让孩子们机械学习,最后到了大学,一下子可解放了,结果是该学的时候却开始玩了。这是一个十分荒唐的现象,也是中式教育另外一大特色。 

噢,终于明白我当年为什么学得一遝糊涂了。把师生弄得胃疼不算完,把大伙儿一块儿憋疯了,整得头昏脑涨,半死不活,这才是抓分数的终极目的。于是,伶孩子笨了,笨孩子懵了,天才孩子平庸了!至此,达到了最高教育要求,教育方针得到了贯彻落实(妙就妙在这只能做,却不能说),一批没有健康体魄,没有自由思想,更没有创新能力,甚至没有完善人格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被打造完成。其实,家长们早就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不包分配的前提下,考一流、二流,甚至三流大学已经没有区别了。重要的是孩子综合素质是不是很强,有没有真实的本领。遗憾的是,很多家长还是没有看清应试教育的本质,——这就叫忽悠你没商量。

“中式顺民紧箍咒”第三要决:我用不变应万变,政客把死教改关。著名学者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老师对全国的高等教育存在的问题进行过详细论述,一语道破天机。刘道玉指出, 中国教育就是大抱揽,瞎指挥 ,由于行政过多的干扰教学,没有一所大学成为真正学者治校的大学,一切教学都是按照“政治”的要求,根本不是从育人的角度和高度去办。钱学森先生在临终前也曾经向我们的温家宝总理留下了一句话,“中国没有一所大学是从培养人才的高度出发而办学的”。问题是,谁都知道教育的症结所在,那为什么总不改革呢?

教育其实是政治分娩出来的产物,有什么样的政治体制,会产生什么样的教育体制。政治更是禁锢教育脖颈上的一把枷锁,要改革教育,必须先改革政治体制!这也就是二十多年来,刘道玉等学者们一直呐喊,却一点作用不起的根本症结之所在。要让教育腾飞,必须干掉教育部,让政客与学校彻底脱勾,用真正代表民意的选票,把德才兼备的学者们推向各大院校高层去当领导。然而,没有政治体制的变革,政客们的屁股是不可能动一下的。

只有政治体制改革取得胜利,中国的教育才能从政客的淫威下解脱出来,重新获得生机与活力。请所有关心中国教育发展的有识之士别把眼睛盯在教育本身上,而应关注的是政治,尽自己的力量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早日进行,只有这样,教育才有希望,中国才有希望,中华民族才有希望!(有删节)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5-06-09 1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