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洗脑教育遭教师腹诽 教材如大杂烩

近日有陆媒刊文称,对于中国现行的学校教材,一线老师在私下腹诽的很多。此前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称,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以及绝对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引起大陆各界的强烈反弹。(网络图片)

人气: 5663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近日有大陆媒体刊文称,对于中国现行的学校教材,一线老师在私下腹诽的很多。文章讽刺,语文教材在文体编排上如端上桌的“大杂烩”。前中共教育部官员此前在谈到教育问题时曾说,“现在的语文课一半内容不该学”。

一线教师讽刺“贩售”的教材如“大杂烩”

6月30日,澎湃新闻刊发评论文章“一线语文老师吐槽高中教材:弱到无语,只有呵呵”。该文章称,对于现行的语文教材,一线老师私下腹诽的很多。

文章称,物理的史实错误、历史的史观混乱,应试也罢,素质也罢,都还有一条可抓的线,但面对高中的语文教材(华东师大出版社,2007年第一版),使用者只能呵呵以对之。

最让一线老师瞠目的是,年级间的课文调整,幅度非常之大。如沈从文的《边城》(节选)(姑且不讲节选部分选了第一和第十三章,需要老师和学生怎样弥补其中跳跃的十多章内容),“试验本”是安排在第六册,高三下学期,十七八岁的男女生体会翠翠朦胧的爱情,勉强也算妥当。但到“试用本”中就跳到了第一册,面对刚刚升入高中的少男少女,总有一种力道使偏的感觉。

文章称,比如第二册第二单元“杰出人物”中的三篇课文:《回忆鲁迅先生》、《小溪巴赫》和《春天的故事》。文章质问,《春天的故事》(歌颂邓小平的歌词)真的适合做高中生的课文来学习吗?

文章指,语文教材按主题编排,但各题材之间界定不清晰。文章形容这样芜杂不清的分类、如此大小不一的筐子,随便扔几个份量不等的果子,包上玻璃纸,就可以当果篮新鲜贩售了。在文体编排方面,文章讽刺如端上桌的“大杂烩”。

1月29日,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在某高校的座谈会上称,“不允许各种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

袁贵仁还称,要加强“意识形态阵地管理”,并称“绝对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等言论,引起大陆各界的强烈反弹。

中国的中小学语文课本的文章选择,也很有学问。

据《解体党文化》一书内容揭示,中共党魁的文章或关于他们的文章要占到一定比例,中共的所谓“英雄人物”(王二小、刘胡兰、江姐、邱少云、董存瑞、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等)也不能缺席。关于西方国家的课文,要体现出“资本主义糟粕”的特点。

在给学生灌输党文化方面,如果说政治课唱的是白脸,那语文课唱的就是红脸。政治课是疾风暴雨地灌,语文课是春风化雨地灌,方式不同,目的一样。

中共的教育部门要求语文老师在讲解完字词句段章之后,再“画龙点睛”地指出课文的“中心思想”,强制学生重复党文化话语……把教育当作阶级斗争的工具,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人格健全的个人或理性负责的公民,而是“听党的话,跟党走”的接班人。

前教育部官员:语文课一半内容不该学

《南方都市报》1月19日报导,中共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现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作客某论坛在谈到教育问题时认为,当前中国存在问题最多的学科是语文,最该改的也是语文,并指“现在的语文课,至少有一半,甚至一半多是不应该学的内容。”

王旭明说,现在的教育是在一个模子里,出来都是一个样子,这是违反教育常识的。孩子很多美好的东西被扼杀了。他说,学校的教育太呆板、太僵化,使孩子失去基本的活力。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07-01 1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