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器官幸存者控告元凶江泽民

人气 20
标签: ,

【大纪元2015年07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杰美国费城报导)在中国大陆,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非法迫害已长达16年,致使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这场空前浩劫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其它方式迫害致死。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是发起、推行和维持这场迫害的元凶,身负不可逃脱的罪责。2015年7月6日,活摘器官幸存者田忠凤女士在美国费城向中国大陆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寄出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要求依法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罪行予以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尽快将其绳之以法!

修大法全家沐浴快乐祥和

田忠凤女士是一位朴实的退休工人,今年71岁。早年由于一场车祸导致她头部严重受伤,被脑震荡后遗症折磨了十多年。田女士说:“尽管那时我还年轻,但十多年间,我每天都承受着疾病的折磨,生不如死。”1995年12月10日,田女士幸遇法轮大法。她说:“我喜得大法,仅修炼一个月,全身疾病都消失了,我的身体彻底康复了,全家都无比感恩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

田女士的女儿目睹了这些神奇变化后,也开始修炼法轮功。田女士的老伴也开心的说:“退休了也炼”。全家都沐浴在快乐祥和中。田女士说:“当时幸福的心情无以言表,我内心深深地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此坚定的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

多次遭酷刑险被活摘器官

1999年7月20日之后,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田女士受到住地合肥市的“610”、政法委、警察、派出所、社区委、街道居委会的骚扰、抄家、罚款、监禁和酷刑迫害。

田女士说:“发生了太多次迫害,我已经不能完全记得多少次被抓了。”在1999年7月至2000年11月,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田女士记得的就有4次被抓。1999年7月22日,田女士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劫持到合肥岗集非法关押一天。

1999年10月被非法拘留在合肥拘留所15天。2000年6月被非法拘留在合肥拘留所15天,之后又被非法关押到908库洗脑班迫害30天,并被非法罚款3000元。2000年11月22日,再被非法判劳教18个月,关押在安徽女子劳教所。

2003年,田女士又被抓进五里墩派出所。田女士说:“在派出所里,警察要把我关进铁笼子里,我不进去,警察就用脚踢我。之后把我遣送到合肥拘留所,到了拘留所,警察一脚把我踢到,用脚踩着我胸口,把我鞋脱掉,然后关进监号。我在里面绝食6天,后来警察怕我死在里面,把我送到武警医院,我给医生讲法轮功真相后,医生不收我,后来我又被送到第四医院,第四医院实际是个精神病院,我也给那里的医生讲真相,医生检查我身体后说有问题,也不收我,就这样我被退回到拘留所。拘留所后来只好把我给释放了。”

2004年3月2日,田女士又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合肥第一看守所。田女士说:“在那里,警察用宽胶带封我的嘴,不让我出声。给我上“死人床”的酷刑。一个姓张的女警察用尖头皮鞋踩我的头,还说‘死了活该!’。我还被野蛮灌食、戴手铐脚镣,迫害到3月30日,他们宣判将我非法判劳教2年。”

2006年3月29日,田女士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抓到益民派出所,然后转到合肥第一看守所。2006年4月14日,被判18个月劳教,后到女所里两天后,突然警察把田女士弄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在那里田女士险些被活摘器官。此经历已被大纪元网站报导(《一个活摘器官幸存者死里逃生的故事》www.epochtimes.com/gb/15/1/4/n4333622.htm)。

田女士在活摘阴谋未遂后被退回劳教所,又被恶意注射不明毒药,田女士说:“我被注射毒药后,他们就阴险的放我回家,想让我死在家里,我完全靠炼功才死里逃生,走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当时我周围的很多大法弟子都是从监狱或劳教所出来不久后死亡,他(她)们的情况与我很类似,我知道的就有法轮功学员纪广杰、纪广雄兄妹俩。”

2007年9月19日,田女士再次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安徽女子劳教所。出狱后,2011年6月26日,合肥市庐阳区警察又将她绑架到合肥天伦宾馆洗脑班,逼迫她放弃信仰。田女士绝食9天以抗议迫害,生命危在旦夕时才被放回家。

2012年2月5日,田女士和同修在发传单时被许多警察警车包围,警察将田女士打倒,田女士的半边脸在地上,另半边脸被警察踩在脚下。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后,双脚被绳子捆紧,十几个年轻人对年近七旬的田女士拳打脚踢,当时很多人围观,后来田女士就失去知觉,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田女士被一阵剧痛惊醒,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狭小的铁笼子里有4个狼牙铐,她的手脚都被狼牙铐铐着,稍微一动,狼牙就咬进肉里。田女士说:“后来得知我是被押在三里庵派出所,遭此酷刑。两天后,我被押到合肥看守所,脸早已肿的变了形,看守所警察还继续打我的脸。警察又叫犯人打我,扒光我的衣服。我的衣服被扒光后,把那些犯人吓住了,我全身都是青紫黑色,没有一块好地方。她们没打我。警察又让那些犯人骂我的师父,我给她们讲大法师父的伟大,法轮大法真相,她们没有骂,后来还都做了三退。”

30天后,田女士被看守所释放。就在释放的同时,突然来了几个“610”的人,抢走了她的释放证,又把她绑架到洗脑班强迫转化,说不转化就要判她十几年刑,田女士绝食抗议,记不清过了多少天,生命陷入垂危。田女士说:“当时医生对警察说我的身体没有用了,警察才叫我儿子写担保领我回家。一个胖警察恶狠狠地威胁我说:‘以后再到外面讲法轮大法好,发法轮功传单,我们就要搞你儿子了’。”

丈夫含恨离世 为自由70岁老人远走异乡

多年来,田女士修炼法轮功的女儿也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还曾被送进精神病医院迫害。被单位经济迫害,别人每月拿6000元~7000元工资,她每月只能拿到500多元工资,导致其丈夫和她离婚,离婚时孩子才一岁多。2011年田女士的女儿曾赴美国,觉得这里可以有信仰自由,就回家准备把孩子也接到美国,但是一回国就被绑架了。

13年来田女士每次都是被迫害到生命奄奄一息时才让其家人领回家。每次被抓捕,都伴随着警察来抄家,对田女士家人造成巨大伤害。田女士说:“2012年那次抄家,抢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电脑和其它电子产品。就连我小外孙的500块压岁钱,放在书包里,都被抄走,不给任何收据。”田女士家里门上和床头上贴的字“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警察抄不走,就用刀把字挖去。他们还抄走了田女士老伴用毛笔抄写的五本法轮大法书。田女士说:“这次抄家真是要了我先生的命!”

2000年的时候,田女士的先生患上了食道癌,做了手术,当时医生说他最多能活一年。当时田女士从牢里出来回到家里后对她先生说:“你毛笔字写的好,你抄大法书,对你身体有好处。”她先生抄了几本书后,真的感觉身体好受多了,就去医院检查,结果竟未查出癌细胞,再次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后,他也开始在家炼功。”

然而十多年来,伴随着田女士的一次次被抓,老伴一直在恐惧中生活,被恐吓、骚扰更是不计其数。田女士说:“2012年那次大抄家不但让他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而且他再也没有大法书可抄写了。”这次抄家后不久,田女士的老伴就含恨辞世了。田女士说:“先生去世后,我心里好难受。”当时田女士的儿子对她说:“这一次家里死了爸爸,下一次我们家不知又要死谁了……,妈妈,美国是个信仰自由的国家,你去美国吧。”田女士说:“我心里想,我都快70岁的人了,又没文化,也不懂英文,到了美国我怎么生活呀?又想想儿子36岁了,整天为我和他姐姐担心,连婚姻大事也没有心思考虑。偌大的中国竟没有我这个平凡老人的立足之地。”

2012年6月28日,田女士离开故土来到了美国。一年后,儿子和新婚妻子担心上了年纪的田女士只身在美国的生活无人照顾,就把房子卖了带着田女士的小外孙(女儿的孩子)来美国照顾田女士。他们让田女士不要打工了,只要好好修炼就行。田女士说:“我现在是安全了,但是我们全家人都担心我的女儿谢红的安全,她还在国内邪恶的环境中。”

田女士说:“20年前,是法轮大法让我获得新生。16年来被非法迫害、多次遭酷刑,被打毒针,我是靠修心、炼功才能死里逃生。对法轮大法的美好,江氏发动的这场迫害的邪恶,我是九死一生的见证人!江的所作所为给我个人和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我的合法权利,更为了中华民族免于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泥潭,我今天特对江提起刑事诉讼。要求依法对江泽民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责任、并予以法律制裁;依法无条件对我个人及家庭给予恢复名誉、公开道歉、消除社会不良影响、赔偿精神与经济损失;依法恢复法轮功创始人的名誉,向法轮功创始人公开道歉、消除不良影响、恢复名誉、赔偿精神与经济损失;依法取缔中央及以下各级“610”办公室非法组织,并依法彻查该非法组织的一切非法活动,并严惩其犯罪罪行!”

责任编辑:李源

相关新闻
遭老虎凳 抻刑折磨 桥梁设计专家告江
费城一日五人控告江泽民
海外人权金奖获得者张凤英控告江泽民
16年迫害 父死夫丧儿失祜 女子海外告江
最热视频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着三种人?
【新闻看点】武汉封城周年 上海再现随地倒
【唐青看时事】台海挑衅 习拜川博弈内幕
【微历史】共产党利用民主在三个大国夺权(上集)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