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里的神仙世界

作者:天羽
font print 人气: 107
【字号】    
   标签: tags:

前几年网路消息说,有人曾到过地心,那里也有日月星辰,不知道是真是假。然而中国古代有人也去过,那是一个更加美妙的世界,或许就是所谓的地仙们待的地方吧!

据古籍《续玄怪录》记载,华阴的云台观有一位姓刘的法师,他绝食修炼道家的闭气之功,一炼就是二十年。每到正月、七月、十月的十五这天设素斋时,就会有一个穿宽袖单衣面容黑瘦的人来到他这里,坐在最末的座位上,吃完了斋就走。十多年间这个人总是准时来吃斋饭,衣服容貌也没有丝毫变化。

刘法师感到很奇怪,就问那人的来历。那人说:“我叫张公弼,住在莲花峰的东山凹里。”刘法师心想那里是个人迹不到的地方,就让张公弼带他去看看。张公弼很痛快地答应说:“我那里很好玩,你去看看,一定非常开心。”刘法师就随着张公弼走了。

走了二三十里地就没有路了,只好扯着藤子攀着葛萝勉强寻路走。悬崖绝壁十分陡峭,恐怕就是猿猴也难以越过,但张公弼像走平坦的大道一样毫不在乎。刘法师跟着翻山越崖竟一点也不费劲。

后来两个人来到一面石壁前,石壁有一千多仞高,像刀削的一样陡峭,下面是无底深谷。石壁前只有几寸大的一块地方,刘法师与张公弼踮着脚才能站得下。这时张公弼用手指敲了敲石壁,只听石壁里有人问:“是谁?”回答说:“是张公弼。”然后壁上突然开了一扇门,门里能看到天地日月,是另一个世界。公弼往门里走,刘法师也要跟进去,开门的人怒气冲冲地问张公弼:“你怎么随便领外人来?”说着就把门关上,又成了一面石壁。张公弼在外面对看门人说:“他不是外人,是云台观的刘法师,我的老朋友,所以我才请他来。何必把他拒之门外呢?”

于是门又开了让他俩进去。张公弼说:“刘法师已经很饿了,请给他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吧。”那开门人就问刘法师要住下吗?刘法师说以后再来住。那人就端来一碗水,从胳膊后面一个青布袋里用匙舀出一点药粉和在水里,让刘法师喝下去,刘法师觉得那水特别香甜,喝下去立刻不渴也不饿了。

张公弼对那人说:“我昨天对刘法师说这里很好玩,你何不给他变个戏法让他看看呢?”那人就把一口水喷到东面山谷里,片刻间就有一只青龙和一只白象出现在空中,跳起了美妙的舞蹈。

接着又有两只凤和鸾对歌,歌声清亮动听。过了一会儿,张公弼就送刘法师出了石壁,送他回家。刘法师回头再看,只见仍是悬崖峭壁,刚才的一切都荡然无存了。

到了离云台观不远的地方,张公弼就告辞了。刘法师回到云台观后,把一些事处理完后又去寻找张公弼。然而山高路险,再也找不到通向那面石壁的路了。

听起来像是在听《桃花源记》的姊妹篇,古代这样的文章太多了,在古代也许这不算是什么事,都会相信是真的,因为古代都是信神的社会。或许有一天我们真的会看到另一个世界,到那时也就什么都相信了。@

责任编辑:洪伟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人曾记录过一些天界的事情与人类的关系。在《列子.汤问》中有一段纪录......
  • (shown)中国的很多古籍都提到地心人,包括不同层次的神仙。
  • (shown)那里的人全长着长胡子,语言和唐朝的语言相通,叫长须国。
  • (shown)他想起法本临别时说过,只要敲上石柱就能见到他本人,于是就用​​手中的小锡杖敲了石柱几下......
  • 海市蜃楼,又称海市、蜃楼、蜃景等,它是来自另外空间的真实景观?还是所谓的大气折射形成的幻景?一个神秘的现象,饶有趣味的话题,等待世人探索,揭晓它的秘密。
  • 您相信灵魂不灭、人有来世吗?(shutterstock)
    人体会发出光芒?对于普通人而言,确实不可思议,但一些特异功能者、修炼人却可以通过天目看到人体辉光。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日等国的许多科学家也使用仪器研究人体辉光,发现了一些奇妙的情况。前苏联科学家柯利尔用高频电场照相术,把笼罩在一些人身体周围的彩色辉光拍摄下来。这种辉光十分奇妙:它能随人的部位、情绪改变颜色。通常,手臂周围呈青绿色,屁股周围是橄榄色;人在发怒时,辉光颜色会加深且转为红色,恐慌时则转为蓝白色,醉酒时又会变成苍白色。
  • 在这个世界上,不仅天上有神仙和仙宫,地下也有神仙和仙宫。唐朝中宗神龙元年,就有一位唐人机缘巧合误入了一处地下仙宫。
  • 明清时候,民间流传着一个金竹寺的传说。一个行侠仗义的年轻人,手刃淫贼后,四处逃亡。在一位白衣老僧的开导下,年轻人来到“金竹寺”。金竹寺的方丈为年轻人展现了二次幻景,经历奇异的时空穿越后,年轻人的结局如何?
  • 天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这是宋朝邵雍《梅花诗》的前两句。诗句立意高远,气势弘阔,读来简练,却意味深远。这一天问的背后,包含着千百年来对生命的探索。上述文中,历代文献对天裂天眼开的记载,或许也是人们心灵深处蕴藏着返回天庭的久久夙愿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