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垃圾何处去? 焚化炉的美丽与哀愁

垃圾焚化炉因能够发电而较具经济效益,比较容易吸引民间企业投资,但因属典型邻避设施,稍有异状便容易引发民众关注抗争。(李晴玳/大纪元)

人气: 67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晴玳台湾高雄报导)中部垃圾大战开打,高雄市调高垃圾代处理费,被指趁火打劫!高市环保局澄清,纯为反映成本,以免拖垮财政。据悉,高市配合区域联防机制,代处理外地垃圾,已涵盖7县市家户垃圾、10县市一般事业废弃物。市府称,代处理垃圾是基于合作互惠原则。民代却质疑,高雄空污已够严重,还代焚化处理外县市事业废弃物,简直是要钱不要命!

国内早期废弃物处理政策,以掩埋为主,但台湾地小人稠,空间难以负荷;80年代中央调整以“焚化”为处理方向,全台共建置26座焚化厂,其中云林、台东2厂因居民抗争而未启用。现以高雄最多有4座,台北、新北各3座居次;南投、云林等8县市由于辖境无焚化炉,垃圾则转运其他县市代为处理。

目前全台24座运作中的焚化厂,容量总计达2万4千多公吨,应付全台的垃圾量绰绰有余,尤其各县巿推动资源回收后,垃圾量逐年递减,余裕量累增,为了稳定垃圾热值及运转效能,各县市遂纷纷展开“抢”垃圾大战。

反映成本 高市调涨外县市代清费

高雄当然不例外!据资料显示,南区、中区、冈山及仁武等4厂,总设计焚化量为5,400公吨/日,若考量各厂岁修及运转不顺等因素,保守以80%总处理率估算,平均每天可焚化量为4,320公吨,仍超过实际焚化量约1千公吨。

环保局长邹灿阳表示,考量辖内各厂尚有余裕量,基于区域联防机制,高雄市理当协助屏东、台东、金澎离岛等地区处理家户垃圾;若其他区域处理量不足,由环保署代为提出协助需求者,高市也将透过“跨区合作”,收受外县市一般垃圾。不过自今年起,代处理外县市垃圾费用必须反映成本。

邹灿阳解释,市府去年共处理外县市家户垃圾达12万吨,原每吨收费450元~1,350元,但经估算每公吨成本约2,307元,因此决定调涨收费为2,307元,减少补贴损失。另考量云林等县市财政现况,另提备案,收费可比照高雄清运业者行情,酌收1,700元,但底渣飞灰必须各自载回处理。

开办外县市事废收受 民代:要钱不要命

垃圾焚化处理问题,是环境问题、经济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座落在小港临海工业区的南区焚化厂,毗邻中钢、中船、中油、台电等国营大厂,附近还有各类污染性大小工厂,高市议员陈丽娜质疑,为何在此空污严重的地区,还要引进外县市一般事业废弃物,让恶劣环境雪上加霜。

陈丽娜说,南区焚化厂规模为各厂之最,每天要烧1,110公吨垃圾、它不但燃烧量最多,排放悬浮微粒 PM2.5、戴奥辛浓度也是最高,是中区厂的 5 倍、冈山厂 2.5 倍、仁武厂的 3 倍;现竟又开放代处理 7 县市家户垃圾、10 县市一般事业废弃物,是置小港乡亲安危于何地。

陈丽娜表示,南区厂代外县市 3 万公吨的一般事业废弃物,已违反《环评法》规定,罔顾居民环境正义,让饱受重工业污染的小港居民,生命健康和居住环境更加恶化。她痛批,开办外县市事废收受事宜,有图利之嫌,简直是要钱不要命!

正视焚化炉邻避设施 避免二次公害

台湾迈向工业化的过程中,高雄承担了国家工业转型与成长的代价,而当遥望向远方天际,却发现南方清朗已隐退到灰濛濛的大气外。承受过工业污染的高雄人,对于清净空气与安全家园有着高度的企盼,即便与焚化炉为邻,仍然期待着拥有一种有形无形、油然发自内心的安适与自在。

2011年10月,仁武焚化炉烟囱突然窜起阵阵紫烟,乌林里长领着近百民众,急向厂方探问真相,在众人催促下,3座焚化炉就此停炉检修。今年5月,南区焚化厂2号炉疑有易燃易爆物,垃圾贮坑突然起灾,两名消防员不慎手臂灼伤,消保队闻讯疾驰救援灭火。6月下旬,冈山焚化厂烟囱又冒红烟,民代偕里长再度集结抗议,要求全面停炉。

多年前,环保署曾委托成功大学环境微量毒物研究中心,抽检全国十九座焚化炉附近上千居民进行戴奥辛血液浓度检测,并针对饮食、健康与生活习惯进行问卷调查。抽检结果发现,居民血液中戴奥辛浓度高低,与焚化厂的区位有显着相关。

检视焚化爐及传统垃圾掩埋场,因前者能够发电而较具经济效益,比较容易吸引民间企业投资,但由于焚化爐属于典型邻避设施,稍显异状便容易引发关注抗争 。政府及业者在既有法规之外,如何强化人员训练并提升先进设备,以避免制造二次公害,已成为邻避社区居民最大期盼。

责任编辑:杜文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