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平阳昭公主:铁衣娘子勒烟尘

作者:柳笛

平阳公主 (大纪元制图)

  人气: 1940
【字号】    
   标签: tags:

平阳,平阳,我喃喃念着你的名字,唇齿开阖,一股浩荡之气盈盈而生,雅正中和。宛如涓涓细流扩开境界,化作滚滚江河,周流天际。我便于这江岸,行吟且踟蹰,观览你清流自美,聆听你那开国公主的传说。

那一日,你贯带礼服,盛装出席,拜谢皇恩厚泽,山呼万岁。自长安城破,李氏入主,父帅李渊化身武德新皇,遍赏功臣,赐你公主之位,尊号“平阳”。柔缓舒和谓之平,山南水北是为阳。对于你而言,“平”是你的气魄,“阳”却是你山水迢迢战未休的一世流离。

世有晋州平阳县,因与“平杨”谐音,隋帝视为不祥,更名“临汾”。而李渊反隋兴兵之时,堂而皇之改回平阳,以示扫除隋朝、清平宇内的决心。此刻他又以平阳之名,将你恩宠,盛赞你为李唐基业建立的不朽功勋。

忽忆起史书有载,你的夫君柴绍,临汾人士,任侠勇武。原来你与平阳之名,结缘已久。世上风流人物,多半自有其因果。究竟是历史之巧合还是父皇良苦用心,可知你生来便负担“反隋平杨”使命的。

许是平阳之名太盛,后人无暇追溯公主芳名,仅在当代的小说家笔下,生生杜撰出了“李秀宁”这个名字。若不求证历史之真伪,我则非常喜欢此名,宁愿相信那位作者偶然在梦中开启神智,顿悟公主真名。秀宁,仄起平收,恰似她沙场飘零又归于平寂的一生。平阳公主非是与生俱来的身份,更多时候她是一个战士,在历代小说家的口中,她经常被唤作“李娘子”。带一点亲近,或一丝敬意,汇入平阳为国为民的丰富形象中。

隋唐之交,征尘四起,乱世英雄皆欲在这动荡的局势中谋一番功业,生前身后便有了威名远播。群雄逐鹿的黄土中原,李氏应运而起,一统天下,为华夏书写又一章波澜壮阔的史诗。李渊的成功,不仅是天命所归,还要归功于手下一众智勇双全的武士和谋士,以及数位才能出众的儿女。其中最优秀的,除却后来的太宗李世民外,当属三女平阳公主。

起初在纷乱的时局中,李家的胜算并不算大。李渊起兵太原,与京师长安和东都洛阳相隔千里,且家眷居于长安,身边只有世民相随。正在他犹疑不决之际,踌躇滿志的世民力谏父亲起兵伐隋,扶危持颠。起义前,李渊派密使潜入长安,传递风云突变的讯息。柴绍在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排行十四,与妻子同为谋略出众的将帅之才。彼时李娘子与他,少年夫妻,正是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的情深意重之时。

一语雷霆乍惊,听闻岳父在远方揭竿而起,柴绍感到一腔英雄热血沸腾,恨不得插翅而去,为李渊身先士卒。然而,他既是未来的开国功臣,也是一个最普通的丈夫。李渊伐隋,朝廷岂能坐视不理,只怕早已暗中计划收押其亲眷作人质。他和妻子身在长安,危险自然接踵而至。他有诛伐无道的雄图伟略,却不能置妻子的安危于不顾,便对娘子言:“尊公将扫清多难,绍欲迎接义旗;同去则不可,独行恐罹后患,为计若何?”

香闺小园里的娘子,纵借得谪仙诗笔,也书不尽她半纸娉婷。丈夫眼中的她,娇美柔顺,是一位洗手烹汤、举案齐眉的妇人,这分分合合毫无定数的王土,可有她安身之处?手握兵符便无法守护爱妻,流连红袖便不能兼济天下,柴绍一时间左右为难。

情势紧急,李娘子并不责怪他的志向,反而温婉地劝慰:“君宜速去。我一妇人,临时亦可藏隐,当别自为计矣。”她是深明大义的名门闺秀,断不会折断夫君向往远方的求索。况且,他是为了自己的父亲而战,她了解丈夫的实力和忠勇,有柴绍在,父亲成就大业便多了一分助力。

而她,自有一番打算。柴绍的忧虑更加激起她一番斗志。隋朝气数已尽,英雄四起,怀着各自的使命,在末世中扮演着形形色色的角色,有的做奸臣,有的做良辅,无不选择着自己在新纪元的未来。娘子虽是女流,却也饱读诗书、精于骑射,武艺与兵法都不在男儿之下,只是太平之世无用武之地罢了。思忖自己的未来,难道她不应该主动选择,在此时立一番作为吗?

匆匆辞别了丈夫,她学那替父从军的花木兰,改扮男装,星夜兼程踏上属于平阳公主的旅途。

鄠县庄所,散千金而招亡命;司竹园林,晓利害而降胡贼。娘子只身前往京城附近的鄠县,将李氏庄园的家产尽数变卖,用来招兵买马,而且收编的都是亡命天涯的土匪强盗。娘子深知这些四处征来的散兵难成气候,须降服一个实力强的人物才能与朝廷抗衡。她把目标锁定在自西域来的胡商何潘仁身上,此人在司竹园聚众谋事,自封“总管”。娘子知人善用,派遣手下最得力的家将马三宝招降,对其晓以利害。说也神奇,马三宝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竟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不辱使命而还。之后他又为娘子招降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匪徒,一时间娘子实力大增。手下如此,将帅之能可想而知。

隋兵闻风,加紧缉拿娘子,剿灭队伍。娘子英气非凡,索性以女子面目示人,带领麾下猛将屡战屡胜,连续攻下鄠县、武功、周至、始平等地,同时队伍扩张至七万多人。在父系传统的男权社会中,女子的地位多是卑微的。那些杀人如麻的匪首一族,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傲之徒,偏偏甘心俯首,受一妇人驱使,出生入死。但试想娘子当年,将军倩影黄金甲,芙蓉璎珞系宝刀,连风尘都氤氲着脂粉的香气。她军令如山,指挥若定,谈笑间消弭杀尘血雾。如画的眉眼,描的是天下山河,绘的是李唐千秋。追随这样的女英雄,是前所未有的传奇体验,而她的才智和谋略更教人心悦诚服。

娘子节节胜利,声威大震,在关中难逢敌手,为迎父亲李渊入长安做好充分的准备,也迎来了夫妻团圆的美满时刻。这时柴绍已入兄弟世民帐下,随他攻打长安。娘子亲选一万精兵,与世民相会于渭河北岸。自是夫妻各领一军,各设幕府,助世民攻打长安。夫妻同心,相互照应,捷报频传。仅约两月时间,长安易主,隋朝大势已去。

古时候,万人敌的男儿不在少数,领军作战的红颜将帅却是寥寥可数。娘子的这一万精兵,军令如山,军律严明,抵得千军万马,被时人冠以“娘子军”的嘉名。这几个月,是娘子的军旅生涯最畅快的时刻,也是夫妻情笃、心心相印的宝贵时光。这时节,柴绍真正懂了她,也从心底为这个妻子而骄傲,她的确值得所有男子为她倾倒!

次年,李渊称帝,定国号唐。这一年即武德元年,然而江山血染,战事频仍,中原尚未安定。此时,娘子终于成为名副其实的平阳公主,但也意味着她将承担更艰巨的使命。

之后,新皇平定陇西和凉州;期间晋州被夺,世民奉命征讨,浴血两年之久才收复。武德四年,刘黑闼与晋州漳南反唐,北联突厥,不到半年尽复旧地。世民于次年再次奉命征讨,在年底才击溃反贼。这一段时间,平阳这位开国大将自然没有理由闲置,聚少离多的夫妻再度分离,丈夫在前线随世民南征北战,自己镇守晋州大本营,稳定后方,让父兄、丈夫心无旁骛,一心平乱。

当时的公主,驻扎在太行山西侧的苇泽关,凭借天险,修筑工防,殚精竭虑抵御乱兵。苇泽关是晋中和冀中地区之间最近的通道,曾是秦末韩信灭赵的路线。公主在此,便是为了阻挡反贼从此关进入晋州及长安。有一次,刘黑闼又来进犯,关内兵力不足。公主一面向太原告急求援,一面指挥娘子军严防死守。尽管对方有千军万马,公主自有妙计能不战而胜。时值庄稼丰收在望,她吩咐关内的军民收割谷物、架起饭锅,用新米熬制米汤。入夜,兵士们轻装潜行,把熬好的米汤尽数倒进关前沟壑中。次日,苇泽关苍山凛凛,战鼓雷雷,军旗招展大显军威,关前隔夜的米汤更是透露着不可言说的玄机。刘黑闼的哨兵见状,疑为马尿,只道是大批援兵已至,急忙报告主帅。

刘黑闼部犹疑之际,不敢贸然发兵。关内有位天之娇女,奉天承运,谁敢与之轻试锋芒?最终,公主不费一兵一卒,一出“空城计”唱得乱臣贼子心慌意乱。待其反应过来中计时,晋州援兵护驾而来,从此再无可乘之机。这就是著名的传说“米汤退敌兵”。而苇泽关,因公主的军功,被赋以“娘子关”之称。

光阴流转至武德六年,史家横空一笔,“六年,薨。及将葬,诏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诏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辂、麾幢、班剑四十人、虎贲甲卒”。许是烟花易散,红颜难留,公主百战开国,功勋赫赫,终究免不了香消玉殒。新皇沉痛之际,下令以尊崇的军礼下葬。有太常进谏,认为公主身为女子,于礼不能使用军乐。新皇驳之:“鼓吹,军乐也。往者公主于司竹举兵以应义旗,亲执金鼓,有克定之勋。周之文母,列于十乱;公主功参佐命,非常妇人之所匹也。何得无鼓吹!”念及公主威德,殿下百官男儿再无言以对。“明德有功曰昭”,公主依谥法得谥号昭。后人缅之,尊称“平阳昭公主”。

下葬之时,鼓、钲、箫、茄次第响起,模拟着烽火连天、杀声震天的交战场景。哀乐呜鸣,悲壮不已,虎贲卫队夹道护送,曾经的将领星目含悲,拜送公主英灵。平阳有着公主的封号,却从没享受过一天的富贵荣华。画帛罗裙,步摇花簪,从来不是她的标签,只有披风猎猎、列阵执戈,才是她生命的精华。唐人尚武,平阳用她手中的刀剑,策马长驱,在烟尘中幻化出唐朝女子的英美。她是皇女,更是沥血以尽忠孝、舍生以报家国的将军。京师、天下,昔岁、今朝,都将长忆公主武德、王者之风。

大河汤汤,泽畔徘徊,不觉已走至无边之海的尽头。平阳的故事说到尽头,却言不尽无尽思量。若有来生,公主定会在折戟沉沙的古战场神游,追寻那金戈铁马的峥嵘。听一曲《破阵》,歌一遍《采薇》,重拾昔日豪情,再为天下筑一个清平盛世。

平阳,恰是你的端丽,暖了山水,醉了长安。

责任编辑:唐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涉过清溪,蓦然忆起闺阁内临窗点翠贴黄的菱花镜;她越过山林,蓦然忆起柴扉外芳草萋萋的青石路;她嗅到狼烟,蓦然忆起残照下家家煮水烧饭的烟火味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