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善忍国际美展 回归古典展现美好

台中巡回展19日在文创园区揭画,政界、学界、艺术界冠盖云集,以“真善忍”为主题的古典写实画作,在现场引发共鸣。(黄玉燕/大纪元)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巡回世界五大洲50个国家及地区,“真善忍国际美展”近百幅画作,带领艺术界重新检视古典写实画作,为社会创造可贵的正面价值。台中巡回展19日在文创园区揭画,政界、学界、艺术界冠盖云集,以“真善忍”为主题的古典写实画作,在现场引发共鸣。画家侯寿峰、教授林钦贤表示,希望国家给予更多关注,美展的画家们,为台湾的艺术界所做的奉献。

开幕茶会邀请中市文化局副局长施纯福、参事林辉堂、画家侯寿峰、高连永、中教大美术系教授林钦贤、议员邱素贞、何明杰、立委何欣纯代表等出席。

施纯福表示,今天美展画作已走过五大洲,引起全世界的共鸣。许多作品很可贵的反映了道德与精神层面,用写实画法,把包括中国法轮功成员被迫害的画面,透过艺术揭露出来,这是人类为争取正义、自由、和平的展现,非常值得市民来观赏。

侯寿峰指出李园作品《囹圄中的大法徒》,把受迫害的苦难与坚毅描绘相当深刻,令人敬佩。(黄玉燕/大纪元)
侯寿峰指出李园作品《囹圄中的大法徒》,把受迫害的苦难与坚毅描绘相当深刻,令人敬佩。(黄玉燕/大纪元)

画家侯寿峰表示,知道美展是累积了几届新唐人国际油画大赛中,最优秀的作品,大赛促进创作往前进,非常有意义。尤其听到第一届大赛得奖的画家李园到了台湾云林艺术学校,教导国、高中数百位学生,从基础开始学画,让我觉得台湾真是好福气。

他认为,台湾人物写实艺术需要这样的人才来教导、传承,政府单位应该要感谢他们,如果有机会要邀他到台中开班。并强调,“许多写实没画好,就要画抽象”,这是我们要加强的艺术教育。

他指出几幅李园作品《溶于法中》、《蒙难在中原》,构图丰富、艺术性极高,她说,领略生死与悲惨的故事、人物表情最难表现,必须历经实际的过程,才有办法把感受画出来,《流离失所》是把两个世界融合在一起,想像力很丰富,组合也很成功,构图取材强,艺术性很高。

书法家高连永表示,画展内容很精彩,最喜欢《溶于法中》这幅画,画中女子尽责任抚育下一代,并在尽责之余学习经文,是精神上的、也是一生的准则。他说,这样的迫害是世纪悲剧,一个政党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不惜极端的迫害人民,这个政权不应该存在。全球的巡展能唤起更多人关心,对极权政府做出控诉,汇聚大家的力量,共同来结束这场迫害。

古典技法高贵意象 现代美术馆难见到

美术系教授林钦贤观赏画家陈肖平作品《歌声唤醒良知》,表示她有很好的故事叙述能力,这是绘画的人该重视的部分,但目前在学院中被忽略了。(黄玉燕/大纪元)
美术系教授林钦贤观赏画家陈肖平作品《歌声唤醒良知》,表示她有很好的故事叙述能力,这是绘画的人该重视的部分,但目前在学院中被忽略了。(黄玉燕/大纪元)

“现代美术馆不容易看到这一方面了!”台中教育大学美术系教授林钦贤对画展以古典写实技法呈现的“高贵意象”表示赞叹。他说,“不管是艺术界或是整个社会,都很需要这股力量,就是人在寻找更高境界的努力过程!”

“究竟什么是高境界,什么是人应该存在的方式,值得艺术家去探索,我相信那些东西,早已存在我们灵性里面。”林钦贤说,希望不管是政府或民间资源可以再去关注这一块,让艺术家有机会提出更建设性的想法,就像在这次展览中所呈现的高贵意象,是需要更具体化。

他观赏画家陈肖平作品“震撼”、“歌声唤醒良知”,表示她有很好的故事叙述能力,这是很多绘画的人应该重视的部分,而对事件艺术化的描述,这部分在学院中较被忽略了。

民代观画 勇气与坚定震撼人心

立委黄国书稍早到会场,他说:“这次美展的主题让人家非常动容、感动。”他从画作中看到全球法轮功学员在面对强权迫害时,透过各种方式进行抗争、理念宣扬的场合中,那种气定神闲、坚定的主张,让人动容。每幅画都呈现出这样的勇气跟坚定的意志,这是非常让人感动的展览。”

观赏沈大慈作品“无家可归”描述小女孩放学回家,发现家被查封了,有家归不得的凄楚画面,市议员邱素真痛斥法轮功只是一个修炼的功法,却要被这样折磨死。她也指着“孤儿泪”、“蒙难在中原”作品前说,画中女孩流着泪,但表情却还是如此坚毅,让人佩服、不舍。中共打压修真善忍的人,“真的不可思议”。

议员何明杰说:“这个展览不只是美的表现,他更蕴藏神传文化、真善忍的精神在里面,能更深一层了解画家要表达的意境,那种心灵的平静,是更高一层的艺术感受。从画作中还感受到正的能量。”

邱素贞议员说,《孤儿泪》中,小孩领回爸妈骨灰,让她相当不忍。(黄玉燕/大纪元)
邱素贞议员说,《孤儿泪》中,小孩领回爸妈骨灰,让她相当不忍。(黄玉燕/大纪元)

责任编辑:罗令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