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痴叟不痴

作者:郑重

中国画(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宋朝有位御史中丞,名叫张升,为人正直,在朝中指陈时事,无所顾忌。起初,仁宗皇帝也讨厌他,将其解职归田。但是之后又将他请回朝廷,任参知政事枢密使。

后来,张升年老告退。临行,仁宗赏赐他许多金银珠宝、珍贵器皿。可张升认为:“名利、荣禄,是烦恼之根,人生百年,应以清静为上。”因此,他对皇上的赏赐,一概婉言谢绝,被人笑为“痴绝”。

张升还乡后,在嵩阳紫虚谷盖一草屋,应四时之变,荷锄阡陌间,过着素食淡饭、布衣草履,怡然自乐的生活。

八十寿辰之日,他与亲朋击杯而歌,吟〈满江红〉词一阕云:

无利无名,无荣辱,无烦无恼。夜灯前,独歌独酌,独饮独笑。况值群山初雪满,又明月交光好。便假饶百岁拟如何,从他老。

知富贵,谁能保。知功业,何时了。算箪瓢金玉,所争多少。一瞬光阴何足道,但思行乐常不早。待春来携酒殢东风,眠芳草。

吟罢兀自大笑不止,四座宾客,莫不慕其旷达。

(事据(宋)吴处厚《青箱杂记》) @*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朝才子解缙,文思若涌,笔意纵横,以隽永传神的诗文而名登金榜,高中进士。琼林宴上,明太祖朱元璋,见其文思机敏,才华闪烁,便授予中书庶吉士,留在朝廷参议政事。
  • 薛良兴一见白刺史亲笔书写的堂匾乃“极其广大”四字,以为是赞他家房高屋大,田产无边,于是满脸得意,令大放鞭炮,高高挂起。
  • 明朝律学家、历史学家朱载堉,字伯勤,号句曲山人。他平生对吹牛说大话者深恶痛绝,常谑言讽之,并专门写作散曲予以刻划…
  • 梁代诗人王藉,根据自己独特的艺术感受作了一首〈入若耶溪〉,内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之句。
  • 深秋一日,清朝才子袁枚重阳登高,浏览岳麓秋色风光之后,下到书院游玩。书院掌教罗慎斋素闻袁枚轻世傲物,放浪不羁,故不愿相见,只派了个弟子,陪其游览。
  • 陆龟蒙也是一位写讽刺诗的高手,现在遭皮日休嘲弄,岂肯罢休?于是,以牙还牙,在“皮”字上,大作文章;
  • 明宁王在南昌权势烜赫。家养一鹤,为皇帝所赐,宁王颇爱之,专门从府中挑选一仆人服待这只鹤,不但饮食沐浴,精心饲养,而且还经常陪鹤上街游逛。
  • 写毕,要店婆贴于酒厅正壁之上,然后换了支大笔,写了斗大的《开一天酒店》五个大字,落款“道州何绍基”。
  • 酒至半酣,明太祖兴来,举杯笑道:“自古墨人骚客,皆因雄鸡精神抖擞、剽悍壮美而赋诗作画,寡人今提议,以“金鸡啼晓”,为题,各咏诗一首,以助雅兴,众卿意下如何?”
  • 把功名视如草芥的金圣叹,却游戏笔墨,佯装愚才,援笔而书:开东城,西子不来;开南城,西子不来;开北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