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镜刚正如铁 绝不苟且

作者:慧淳
font print 人气: 262
【字号】    
   标签: tags: ,

田文镜(1662一1732年),字抑光,汉军正蓝旗人,雍正五年(1727年)因功选入正黄旗。祖先原居广宁(今辽宁北镇)。康熙二十年(1683),二十二岁的田文镜,以监生任福建长乐县县丞,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自从步入仕途,直到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过六旬的田文镜历官四十载,不过当到内阁侍读学士,而且政绩平平,史书上只留下了他凭着资历而缓慢升迁的记录,却未记载下一点可以扬名的政绩。

直到雍正帝登基后,田文镜才开始显露出他的才干,并很快成为地方督抚之楷模。这当然与他多年在官场磨练出来的精明才干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他遇到了能够识别、提拔他的英明君主。

雍正元年(1723),田文镜受命告祭西岳华山,途经山西时,他得知山西官员匿灾不报,以致百姓遭殃,便如实向雍正帝汇报,雍正帝极为赞赏,嘉其直言无隐,命速往山西赈灾。当田文镜圆满完成救灾任务后,即被任命署理山西布政使,他“清厘积牍,剔除宿弊,吏治为之一新。”因而使雍正帝对他更加器重,遂于雍正二年(1724)正月,调任河南布政使,后又升为河南巡抚。从此,田文镜得以一展宏图。

田文镜受“知遇”之恩,报效心切,用他自己的话说,“即鞠躬尽瘁,亦难报效,惟有矢此血诚,不敢一毫怠惰、一事苟且。”因此,尽管他到河南任时已六十三岁,而且身体多病,但他全然不顾,一上任便大刀阔斧地对官场长久以来的陋规、科派,以及州县逃赋、隐匿土地等问题,进行了整顿。他还特别注意认真执行雍正帝的各项惠益百姓的措施,使之在河南得以落实。

整顿吏治,清查亏空,是雍正帝登基后进行的第一件大事。田文镜在河南亦以此为先务,他一到任,“即查核豫省亏空”,而且“不遗余力,檄委各府州互相觉察,总期彻底澄清,不容纤毫短少。”对那些有贪污行为者,俱“令其涤虑洗肠,痛改前非。”否则“立即揭参”,毫不留情。由于措施严厉,河南清查亏空事进展较快。此外,田文镜严肃吏治,对属员要求极严,对贪赃枉法,以及玩忽职守者,同样严惩不贷。赴豫仅二年,他就劾罢奸庸属员达二十三名之多。

田文镜刚正如铁,绝不苟且,锐意兴革,必然受到保守势力的攻击,特别是他惩治贪官十分严厉,必然触及某些利益集团,因而保守势力对田文镜恨之入骨,经常向雍正帝密奏田文镜之“刻薄”。雍正帝对田文镜的干劲十分赞赏,但为了使他不致陷入孤军奋战,曾下谕劝他讲究一下策略及方式:“豫抚之任,汝优为之。但天下事,过犹不及,适中为贵。朕不虑汝不及,反恐报效心切,或失之少过耳。”

田文镜十分感激雍正帝的善意提醒,对各种诽谤及攻击毫不介意,仍旧对河南政务不停地进行整顿。他不怕挨骂、不怕孤立、认准的事,就要一干到底。在贯彻雍正帝关于“士、民一体当差”政策的过程中,田文镜狠狠打击了保守势力的进攻,迅速解决了一起旨在反对改革的“罢考”事件。

田文镜抵豫之前,河南连年遭灾,人民苦不堪言。上任之后,他通过深入了解情况,发现与河堤工程长年失修有关,以致无雨时,则致干旱;遇有大雨,又酿洪灾。于是,决定由政府拨款兴工修筑,并提出:人夫应由各州县分遣,“按照百姓地亩,或半顷或二顷出夫一名”,“绅衿里民,一体当差。”这本是个利国利民的政策,但却触犯了权贵统治集团的利益,因为有“田半顷或二顷者”自然是地主,他们一向与绅衿等享有特权,官府也不敢轻易触犯。没想到新上任的布政使,却毫不留情面。于是在一些人的挑唆下,开封府封邱县绅衿、武生等,赴巡抚衙门控告,反对一体当差。要求维护儒户、官户的特权,最后发起罢考,一时声势浩大。当时,河南的学臣,对此竟“无言严饬”,而负责司法、监察的按察使,更“将罢考事,置若罔闻”,声称:“我只管人命盗案,余事非我职掌。”

形势对田文镜极为不利,他也感到“势甚孤危”。但是,为了把“一体当差”这项惠民的公正措施,进行到底,田文镜敢犯众怒,就在河南一些大员袖手旁观的情况下,他“捐弃身家,不避嫌怨”,迅速将为首者捉拿严办,杀一儆百,终于使考试照常进行。地方很快恢复了平静,而各处堤工也按原计划兴办,无一例外。在这个问题上,雍正帝态度鲜明:表扬田文镜“果能任怨任过,真实为国家竭力报效,何危之有?”实际上是全力支持了田文镜。有雍正帝的支持,田文镜更加勤奋。他曾多次表示,为了把河南工作搞好,他要“益加敬谨,夙夜匪懈,竭尽努力,以仰报我皇知遇之隆恩。”在严厉打击保守势力的同时,田文镜对地方各项工作,也是兢兢业业。他忠于职守,精勤于钱粮、治河、刑名、防盗诸务。

雍正帝曾下令在全国实行“摊丁入亩”的赋役改革,田文镜积极贯彻,他在调查了河南各州县的情况后,于雍正四年(1726)奏清自五年(1727)始,河南全面推行摊丁入亩,“各邑丁粮,均派地粮内,绅衿富户,不分等级,一例轮将”,获得批准。使河南 成为在全国比较早实行这项改革的省份之一。

治河,兴修水利,历来是朝廷和政府的大事,对河南来说,尤其突出。田文镜对此更是努力之至。他在雍正二年修筑堤工的基础上,从雍正三年(1725)正月起,又对原来负责河工的堡夫,以及由江南调来协助防护的河兵,进行训练和约束,并对管河官员重其职守,力图训练一支干练的护河队伍,以保证豫省河堤的坚固。同年夏季,遇有大雨,黄河“净长水四五尺间至七八尺不等,势亦汹涌”,且多有“出槽漫滩”之处。

田文镜“晓夜查催,不遗余力”,并严格要求各处官员必须“率领兵夫昼夜住宿堤上,多备料物,人夫协力,加紧修防”,终于使这次洪水未能成患,而“禾黍畅茂”。雍正帝闻讯,高度赞扬说:“如此在地方上忧勤不懈,何事弗克办集耶?(有什么事不能胜利地做好啊?)”事后,田文镜又安排各地务必在“今冬明春,乘农务闲暇之时”加固堤岸,“庶堤岸巩固,安如磐石。”在田文镜的努力下,河南的治河工作,取得了明显效果。

【附言】

田文镜正是以自己的辛勤汗水,换来了地方政务的百废俱兴,并成为全国督抚之楷模。田文镜在担任河南巡抚时,即表下心志:“鞠躬尽瘁,亦难报效,惟有矢此血诚,不敢一毫怠惰,一事苟且!”。

雍正帝曾对田文镜励精图治、锐意改革的精神给予充分肯定,盛赞道:“及为巡抚后,三年以来,整饬河工,堤岸坚固,河汛安澜,年岁丰稔,绅衿畏法,正己率属,地方宁谧,而每事秉公洁己,谢绝私交,实为巡抚中之第一。”从此,田文镜成了朝野闻名的能臣,而且是雍正帝最为称许的三大臣(鄂尔泰、李卫、田文镜)之一。

只要认真研究一下田文镜的经历及其对工作的态度,就不难发现,他在河南取得的成就,正是他励精图治、锐意兴革的结果,为后世的当官者,树立了“惠益百姓”,“刚正如铁,绝不苟且”的典范。(事据《清史稿》)@*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朝时候,萧历和他的妻子都犯了罪,被官吏杀了,遗留下一个十六岁的女儿萧姑娘。萧姑娘便和婢女一起把脸涂污了,运着父母的两具灵柩回故乡下葬。
  • 不论是穷困还是富裕,勤学都是走进成功的途径......
  • 张俭与孔融的哥哥孔褒是旧友。张俭逃亡,去投奔孔褒。孔褒不在家,孔融留张俭住下来。后来,此事败露了,张俭脱身逃走,孔褒、孔融,都被官府抓起来,投入大牢。
  • 《人镜类纂》中,有一组文章“乱世众生相”,写的是在“特殊情况下的一些特殊行为”。
  • 汉朝有个人,名叫薛包,生性十分孝顺。他父亲娶了个后妻,对薛包十分暴烈,时常将他赶出家门。薛包也无怨恨,便在附近找了个地方住下来,但一早一晚仍像以前一样去给父母问候请安,十分恭谨有礼。
  • 晋朝有两兄弟,名叫彦霄、彦云,父母死后,兄弟俩在同一个锅里吃饭,足足有十二年,手足情深。
  • 唐朝的崔沔是个生性友孝的人。母亲双目失明,他便不脱衣服地侍奉了三十年。每逢天气好,或者有好风景可以欣赏的时候,他都会扶着母亲出来,摆些小酒菜,邀约亲朋,大家言笑宴宴,共享良辰美景,而做这一切,不过都是想让母亲感受喜悦快乐,好让她忘了自己的愁苦罢了。
  • 隋朝时,刘君良家里四代同住,人人和睦相处,就是一斗米、一尺布都归公,没有一个人会在私下里藏一点点的。
  • 唯独钱若水,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不顾一切,挺身而出,坚持“先推验有状”,然后才能行法。终于救了三条人命,使这冤案没有造成。
  • 张书在益州当知州时,有个和尚来历不明。巡查的官员把他捉住,报告给张咏。张咏仔细审视了这个和尚之后,就在他的度牒上批道:“审查这个杀人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