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内湖.彩虹河滨公园棒垒球场

作者 Tony 撰文、图、摄影

人气 70
标签:

彩虹棒垒球场位于台北市民权桥下的基隆河彩虹河滨公园,这里拥有四座棒垒球场, 假日常有许多球队来此举行比赛或练球。

基隆河昔日因污染严重,一度被戏称为“黑龙江”,历经多年整治、截弯取直,河岸绿化, 丑小鸭终于变成天鹅。

如今的基隆河,水流渐渐清澈,而基隆河的河岸也已成为一条带状的美丽水岸绿廊。 除了建有自行车道、 公园绿地外,也有超过十座的垒棒球场,供民众运动使用。

自从我家小东热爱棒球以后,偶尔我也会开车带他来到基隆河河滨公园来练球。 我们都在成美桥下成美右岸河滨公园练球,后来听别人说,有少年棒球队定期在民权大桥下的彩虹棒球场练球, 小东疯棒球,得知此消息,就要我带他去一探究竟。

我们第一次来到彩虹棒球场,刚好这里正在举行内湖区少棒赛,小东见状,心动不已, 就催着我去询问如何报名。既然小东这么有兴趣,而我也觉得参加正式的少棒队, 有专业教练教导,有棒球场地训练,更可以提升小东的球技。 当场询问之后,再次确认小东的决心坚定,就帮他报名参加内湖区少棒队了。

农历春节过后,新的球季开训,每周六下午,我陪着小东来到彩虹棒球场,参加棒球训练课程。空档时, 陪着他练球,或在附近草地散心。周末的下午,我们父子就在基隆河畔的彩虹棒球场,享受棒球时光。

民权桥下。社区少棒队训练棒球。(图片提供:tony)
民权桥下。社区少棒队训练棒球。(图片提供:tony)

说起棒球,小东的球龄才一年而已,而我的球龄已超过四十年,只是岁月蹉跎,中间断层了三十七、八年。

五十岁过后,因为儿子开始疯棒球,我才有机会再次接触棒球,重温少年时代的旧梦。

小东在七、八岁之间,开始打棒球,而我成为迷棒球,也是在七、八岁的时候。时间是在民国五十七年(1958)。

当年八月,台东红叶少棒队以7:00的悬殊比数击败了来台访问的日本少年棒球明星队,在台湾造成极大的轰动, 也刮起了台湾棒球热的旋风。

次年,台中市金龙少棒队代表台湾,夺得远东区代表权,进军美国威廉波特,三战三胜,首次夺下少棒世界冠军, 从此开启了台湾棒球狂热的年代。每当台湾少棒、青少棒、青棒代表队远征美国,我们总是熬夜在凌晨一、 两点收看卫星实况转播球赛,而台湾棒球代表队夺冠凯旋归国时,人人成了民族英雄,坐着吉普车绕行市区, 万人空巷,热烈迎接,盛大热闹的场面,成了我们这一代成长时的共同记忆。

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之下,我自然是从小喜爱棒球,小朋友没有球棒,随便削木为棒,有个小皮球, 同学或邻居相约,找一块空地,或在秋收后的稻田里,就可以疯玩棒球了。 国小毕业到国一、二之间的那段时期,玩得最凶,我们自组社区球队,时常与邻近社区的球队厮杀。 之后在升学压力之下,从此告别棒球,而一别竟数十年之久。

日治时代野球比赛(台北新公园野球场)。(图片提供:tony)
日治时代野球比赛(台北新公园野球场)。(图片提供:tony)

当年台湾红叶少棒队击败日本明星少棒队,后来台湾三级棒球队屡次夺冠归来, 这些历史往事,现在四、五十岁以上的台湾人,大概都耳熟能详。

然而,当时的台湾为何有这样的棒球基础,能产生如此强盛的少棒队? 台湾棒球的历史渊源,却是我几十年来都不曾听闻过的。

原来早在日治时代,日本人就已将棒球(野球)这项体育运动已引进台湾,推广于各校, 当时校际之间已有定期的棒球比赛,奠定了台湾棒球的发展的基础。 这段历史,我们的电视、报纸等媒体,过去却不曾报导过。

这并不是新闻媒体或记者不用心,而是时代的因素。长大后才明白,日本统治台湾的时代, 任何美好的一面,都算是历史禁忌,只能尘封,不能谈起, 否则就会被视为有歌颂及美化日本殖民统治的嫌疑。在威权统治的戒严时期,谁敢甘冒不韪的去触犯政治禁忌呢? 于是被尘封的历史便随着时间而渐被人遗忘。

我是在陪小东看纬来体育台《棒球的故事》时,才知道台湾最早成立的第一支棒球队是日治时代的台北一中(今台北市建国中学), 因为当时台北一中是专门给日本人子弟就读的,所以这支球队的成员都是日本人,并没有台湾人。 日治时代台湾棒坛最辉煌的成绩,是在昭和六年(1931)时,嘉义农林学校(简称“嘉农”,今嘉义大学)代表台湾进军日本甲子园高校联赛, 获得亚军名次,嬴得了“天下嘉农”的美誉。

彩虹河滨公园。(图片提供:tony)
彩虹河滨公园。(图片提供:tony)

这段尘封的历史,随着魏德圣导演将它写成电影剧本《KANO》,亲自监制,并由马志翔导演,拍成电影, 现在才广为台湾人所熟知。

随着这部电影的上映,预期台湾也将掀起一股对棒球历史的回顾热潮。

因为这段棒球历史被搬上银幕,我才有机会去重新认识小时候已熟知的台湾棒球史。

我现在才知道,民国五十八年第一次为台湾夺下世界冠军的台中金龙少棒队, 其实队中的选手主要是来自嘉义县的大同国小,而当时却阴错阳差的以台中市金龙少棒队的名号, 代表台湾前进美国威廉波特。最后冠军的荣耀归属于台中,此事令嘉义棒坛感到遗憾不已。 随着《KANO》电影的上映,“天下嘉农”的棒球往事再被忆起,终于可以还给嘉义棒坛一个迟来而应有的荣耀。

光阴似箭,岁月荏苒,有时不免感叹人生苦短,年华如流水,一去不回头。而没想到在五十岁之后, 我竟然有此机缘可以回到棒球场,心中潜伏已久的棒球魂,余烬又成赤焰,再一次的旺烧起来。 基隆河畔的彩虹棒垒球场,蓝天、白云、阳光、草地,棒球场上充满了青春与热情的气息。 陪着孩子打棒球,奔驰于草地,跳跃接球,冲刺追球,有时气喘如牛,有时心跳破表, 身体虽是“初级老头子”,心情却像“青春少年兄”,打起球来,发奋忘食,乐以忘忧,而不知老之将至。

旅记日期:2014.02.28  
责任编辑:施宜葆
——本文转载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http://www.tonyhuang.idv.tw/@

彩虹棒垒球场(民权桥下)。 (图片提供:tony)
彩虹棒垒球场(民权桥下)。 (图片提供:tony)

彩虹棒垒球场。 (图片提供:tony)
彩虹棒垒球场。 (图片提供:tony)

内湖社区少年棒球队。 (图片提供:tony)
内湖社区少年棒球队。 (图片提供:tony)

棒球训练中。(图片提供:tony)
棒球训练中。(图片提供:tony)

日治时代台北市少年野球比赛开幕式。 (图片提供:tony)
日治时代台北市少年野球比赛开幕式。 (图片提供:tony)

台南公园野球场棒球比赛。 (图片提供:tony)
台南公园野球场棒球比赛。 (图片提供:tony)

高雄野球大赛盛况。 (图片提供:tony)
高雄野球大赛盛况。 (图片提供:tony)

台湾东部的野球场。 (图片提供:tony)
台湾东部的野球场。 (图片提供:tony)

台北高农农学科野球部第一届(1928)毕业念写真帖。 (图片提供:tony)
台北高农农学科野球部第一届(1928)毕业念写真帖。 (图片提供:tony)

高雄中学逆转击败嘉义农林(嘉农),在计分板前胜利留影(日治时代)。(图片提供:tony)
高雄中学逆转击败嘉义农林(嘉农),在计分板前胜利留影(日治时代)。(图片提供:tony)

相关新闻
前人游记.张遵旭-《台湾游记》(二)(1916年)
前人游记.张遵旭-《台湾游记》(三)(1916年)
前人游记.张遵旭-《台湾游记》(四)(1916年)
前人游记.张遵旭-《台湾游记》(五)(1916年)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