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东南随笔】我很荣幸记得前世,简单说说 (五)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续上期)第10节
[网友跟帖]楼主与“道”有缘——
[楼主回复]确实如此,从小就对修行很好奇。记得那时候时常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出家,很奇怪啊,那时候很小我居然能想到出家,晕。但是然后的想法就是,当尼姑还是道士呢?那我当道士。感觉似乎那身道服给我很舒服的感觉,然后巧合中联系了内丹术,练的时候也是有些从小的这种兴趣,但是又受唯物主义的影响,只是把内丹术当作养生气功来练。这次忽然看见前世的东西,也是一种机缘吧。

[网友跟帖]我感动楼主心怀民族,心怀祖国大地,但军队总是暴力的发源地,你这路是一定走错了的。我想只有爱心才能让你脱离轮回的苦,崇拜暴力只能让你在这人间不停一世又一世的轮回,无法解脱,这是一种真正的悲剧。

楼主今生让你成为女人就是要让你放下屠刀,成为一个有爱心的人,你要是念念不忘暴力制胜,恐怕将来的果就是再一次尝到战死的滋味。

以上的话如有得罪就谅解,感谢楼主因为真实的叙述给人带来的震撼——这位网友的话。我很赞同。说的很对。

[楼主回复]我现在心里没什么杀意,我只是一个文人,只是凑巧想起了那些战火硝烟的片段。但是前面说过,那个时代是一场民族的浩劫,以杀止杀除了可以挽救更多无辜的生命,同时也是顺应天意自然的行为。那个记忆里我也不觉得杀人是一件快乐的事,那是一种痛苦。所以什么叫念念不忘暴力,这就很可笑了。

前世对我性格的影响,有一点觉得有些意思,就是看见无论死的多惨的尸体我都不觉得害怕。看过人被装甲车碾成肉酱的照片,没什么感觉,看到《黑镜头》里半个脑袋被子弹打碎的的照片同样平静。看见被车轮碾去半截身子的也不觉得害怕,唯一有的是对生命的悲悯,和对尸体的尊敬,希望那些惨烈照片最好经过处理再发,那是对生命的尊敬。

第11节
回来了,看到很多回复,十分感慨。
不管如何议论,一如记忆中的那样我只是去做一个军人该做的事,杀身成仁,也是为了军人最后的尊严和气节。至于是忠是狂,我心自知。这个帖子是真是假亦是如此,我心自知。不管世事如何变幻,不管容貌如何陌生,不变的是灵魂,坦荡于天地之间。
很多事不能强求,只能顺其自然。当初投身战火是为顺应历史,如今归于平淡也是顺应天意。内丹术十分难练,相信没有坚毅的决心很难坚持,能否学到就看个人的机缘吧。

第12节
看见前面帖子里说的,可以在进入那种状态之后,去问有关的时间和地点,以便确认,我试了一下,不知道对不对。

记忆里是这样的:似乎是正在游行,我和很多学生也一起参加,似乎是反对军阀的什么游行,(然后就很狗血,我醒来后的感觉哈)。接下来有军警冲进来,很多学生四散奔逃,我也跟着跑了,这时候有个女生,从我身边跑过去,后面警察追的很紧。我拉住她一起跑。跑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没有警察了。我说送她回家,不去参加学生游行的事了。我使劲问她现在的时间,她好像觉得我在逗她,问了半天才说是民国十四年。

(我这时忽然想起,问时间的事,但是还是忘记问名字了。汗!我下次再试~~~)
这是真的吗????疑问中~

第13节
我觉得下面这个对《前世今生》作者魏斯博士的采访有点意思。自从修炼内丹术的同时也在苦读道德经,我很能感受一种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把你的情绪你的思想转换成能量的感觉。实质的能量之外还有一种看似虚拟却真实存在的能量。汗!对于《道德经》我是从哲学角度学习的,非宗教。
200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麻省理工学院的弗兰克.魏尔泽克(Frank Wilczek)教授,因其在对基本粒子夸克的研究发现而获奖。他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百年前爱因斯坦提出了今天人们所熟知的著名的能量方程E=MC2,但事实上当年爱因斯坦在发表该文章的时候,这个公式并不是这样形式的,它是 M=E/C2。魏尔泽克教授说从他今天的获奖发现,他懂得了爱因斯坦最初的想法是:能量是比质量更为基本的物质来源,也就是说:物质是从能量产生的。我们现在所认识到的宇宙连5%都不到,剩下的95%看不到的我们称之为暗物质或暗能量。他也认为,能量是更为基本的东西,能量产生物质,对此,你如何认识?

魏斯博士:我对爱因斯坦总是充满敬意。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睿智超群,走在他的时代前面的伟人。当他自己的理论不能解释世界时,他敢于承认无知并继续探求;如果他的理论能解释一些现象时,他又在想着更深的事情,今天的科学也证实了他还是正确的。他的广义和狭义相对论中更正确之处,在于他对自己不能解释的暗物质,他知道还有另一种力量的存在。即便他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认为他已经预见到了(在他的这个最初形式的能量方程中)。而且,他后来成为一个很深奥的人,一个追求精神世界的人。

魏斯博士:我也认为他很伟大!我同意他的预见,我依然对他充满敬意,我知道人们的确对他非常崇敬。当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有意思的是,他在普林斯顿大学教书的时候,我也正在普林斯顿读高中,那时从这个物质世界的角度看,我们也彼此很接近。这里有爱因斯坦的一段话,我经常带在我的随身文件夹里。是爱因斯坦关于灵魂为光学幻象所迷的一段话。
(一边交谈着,魏斯博士一边从他的文件架子里找出了一张印有引自爱因斯坦的纸,并扶了扶眼镜,一字一顿念了下去)

我找到了,爱因斯坦是这样说的:“一个人是我们称之为宇宙的这样一个整体的一个部分,局限在这层时间和空间的框框之中的一个部分。他在体验思想和感觉时,常常与整个世界脱离,生活在一个他自我意识所看到的光学幻象中。这幻象对我们来说如同监狱,它将我们囚禁在自己的个人欲望之中,便是有限的关爱也只给了离自己身边最近的极少人。我们要做的就是必须从这样的监狱中解放出来,将我们慈悲和关爱的范围扩大到能容纳所有的生命,整个自然”。这就是爱因斯坦。
如冰块融化成水

魏斯博士:我想像在一定境界中,也许只有一个意识,一种能量,一个知觉,我们甚至没有语言能描述那样的境界。一切都是能量,难以言表。也许将来我们会有那样的辞汇,也许物理学会发展到那一步。

其实,最早练习内丹术的原因是我想验证一下,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我最在练到第九转,我想试试,验证一下,这玩意能不能成仙。哈哈!在我眼里是不可能的。但是我需要证据,那么我就去练习,把自己当小白鼠,试试。

呵呵,后来隐隐地发现了意志力也是一种能量的感觉,然后去读《道德经》希望从哲学角度来学习,同时换一种角度理解能量的表现方式。。。

责任编辑:泽霖

评论
2015-09-18 7: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