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昭埋牛肉 家风廉洁

作者:秦自省

(摄影:安吉/大纪元)

  人气: 209
【字号】    
   标签: tags:

颜延之严家教 有亮节

颜延之,字延年,琅玡沂(今属山东)人。父亲早逝,自小孤苦。尽管家境贫困,却爱好读书,几乎无所不览,后成为南朝宋代著名诗人,与谢灵运齐名。

颜延之为官多年,生性耿直,因此常常得罪权贵。他见刘湛、殷景仁之辈邪佞专权,心中不平,常说:“天下之事,应当和天下人共同治理,难道凭一两个人的小聪明就能处理得好?”为此,刘湛十分痛恨他,将他贬出朝廷,改任永嘉太守。但是颜延之仍然不改其直,所以仕途屡次受到挫折。

颜延之性清廉俭约,不谋私利。尽管做了官,却也常有家中空空不能自给的时候。他常常穿布衣,食蔬菜,在郊外独酌,自由自在。颜延之有几个儿子,各自继承其父亲的不同品性。有一次,宋武帝刘裕问颜延之,他的几个儿子谁最得父风?颜延之答道 :“竣得臣笔,测得臣文,奂得臣义,跃得臣酒。”他所称得其笔法的儿子颜竣,后来慢慢官居高位,权重当朝,其地位远远超过了颜延之。

颜竣比较孝顺,见父亲日子并不富裕,也常想着给父亲以供养。颜延之却不领儿子的情。颜竣所给,他一点都不肯接受。平时仍住在原先的旧房子里,衣服器具,丝毫未有改变。

一如既往地过着布衣蔬食的清贫生活。颜延之喜欢出游,外出时,常常是乘坐瘦牛拉着的粗笨车子。颜竣位高,出行时总是仪仗显赫,护卫众多,十分威风。颜延之出去,只要一遇儿子的仪仗护卫,总是在道旁停住牛车,避让。不得已碰到了儿子,总是说:“我平生最不喜欢见显要人物,今天真是运气不佳,碰上了你!”但是他对新朋旧友等却并不是这样,有时骑马出游,在街头巷尾,碰到老朋友,总要停下来亲切地攀谈一番。有时跟朋友要酒喝,要到了酒便攀谈乐饮,十分自在,朋友间丝毫不拘礼节。

儿子颜竣当上高官后,便准备造一所豪华房屋,颜延之却含意深长地对儿子说:“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弄到最后,让后人嗤笑你的愚蠢!”这话大有深意,因为前代有许多造了豪华宅第后,家族却很快败落,不能安享永保的事例。颜延之尽管没有明说,却有警戒儿子不要追求豪华奢侈的深意在。又有一次,颜延之因事,早上去见儿子,见家中已宾客盈门,颜竣却还在睡觉,没有起床。颜延之不禁怒火万丈。他极为严厉地训斥儿子道:“你本出身贫贱,如今算是高高在上了,居然傲慢无礼到这种样子,败坏家风!你这样做官,能做得长久吗?”

颜竣为官,能秉承父教,他直言敢谏,言辞恳切,无所回避,常使皇帝不悦。后被奸臣所恨,终于招来杀身之祸。被其父所言中。(《宋书‧颜延之传》《宋书‧颜竣传》《资治通鉴‧宋纪十》)

安同请求将儿处死 并引咎自责

安同是东汉时代高僧安世高的后代,他的祖上,在魏晋之际到辽东避难,此后便一直定居在辽东。安同当年跟随着父亲的朋友公孙眷经商时,被北魏拓跋珪所留。拓跋珪复国以后,安同任外朝大人,与和跋等出入禁中,轮流着主持国政。明元帝即位后,安同又和长孙嵩等,共同主管民间诉讼之类的事务。又与驾护等巡察并州、定州等地,深得民心。泰常七年(422)拓跋焘监国听政时,安同被封为高阳公,任光禄勋。后来,又担任征东大将军,冀州、青州刺史等。

尽管安同身为朝廷的重臣,却清廉守法,从不倚仗权势营私。他做官时,明于察吏,长于校练,平时家居时,家法严正,深为当时士子百姓所称道。

安同的大儿子名叫安屈,在北魏文成帝时担任“典太仓事”(即担任管理国家粮仓的官员)。有一次,安屈竟利用职务之便,私拿了官仓中的几石粳米回家。当然,安屈私拿粳米,也是事出有因,因为安同做官十分清廉,以至于家中的粮食不够吃,安屈是想将这几石米拿回家中奉养父母。安同知道此事后,气愤至极,立即将此事上奏朝廷,请求文成帝按照当时朝廷的法律,将自己的儿子安屈处死。又引咎自责,检讨自己没有管教好儿子,请求朝廷给自己以处分。文成帝见安同家中生活,确实十分贫困,而品行却十分高尚,大为感动,特意下令赦免了安屈的死罪。又下了一道诏令,表扬安同的大公无私,并指示:经常供给他家粳米。

安同身为高官,家教极严,对自己的儿子也决不姑息,这种精神确实十分可贵。(《魏书‧安同传》)

傅昭埋牛肉 家教廉洁

傅昭,字茂远,南朝齐梁时代的灵州(今宁夏灵武县)人。他的父亲傅淡,以精通三礼而闻名。傅淡任职于南朝宋竟陵王刘诞府中,后刘诞因谋反被诛,傅淡受到牵连也被杀。死时,儿子傅昭刚六岁。傅昭从小便成了孤儿,随外祖父以卖历书度日。尽管生活非常贫困,傅昭却苦读不辍,雍州刺史袁颛赏识他。后来,丹阳尹袁粲招傅昭为郡主簿,十分赞赏他的学问,命自己的子弟都拜傅昭为师,跟从他学习。到梁朝时,傅昭仕至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梁明帝时,他又被任命为中书通事舍人。傅昭生性廉洁清静,生活极其俭朴。别人任中书通事舍人,往往权势倾天下,他却仍然不改其廉静品性,家中器具及所穿戴的衣服之类均十分简陋,吃的也是粗茶淡饭。甚至连家中点的蜡烛都没有地方好插,常常直接插在床板缝中。皇帝听说了,感慨不已,特意赐给他漆盒、烛盘等用具,并下诏敕道:“卿有古人之风,故赐卿古人之物。”

不管在京城为官,还是当地方官,傅昭都不改其廉洁。他曾出任安成内史,正直治郡,郡内得以安定。安成郡不产鱼,曾有人暑月中送鱼给傅昭吃,傅昭不愿接受,但又不忍心拒绝,便将鱼挂在门侧,直至臭烂,始终不食。后来当临海太守,临海郡有处地方产蜜,历来的太守都靠它生利,成为积习。傅昭到任后,下令开放此地,让百姓共享其利益。县令等下属,时常送他粮食布帛之类,傅昭都笑而却之,从来不肯接受。他的清廉自持的事迹,史籍中记载得很多。

傅昭以学问见长,博通古今,尤其熟知古今人物,魏晋以来人物的大大小小事迹,他都能一一道来,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傅昭立朝多年,从不向他人通关节、走后门,也不培植亲信党羽。他对门生故吏,从不以利相交。整天端坐,以做学问和办公事为乐。傅昭的一生,光明磊落,所以京师的后辈学者,都很崇拜他的学问和品性,人人都钦佩他。

傅昭自己甘居清贫,对家人也同样这样要求。有一次,傅昭的儿媳,将别人所送的牛肉煮熟了,拿来孝敬公公。傅昭不便对儿媳妇加以训斥,便特地将儿子叫来,训斥他道:“你的妻子把别人送的牛肉拿来给我吃,我如果吃了,岂不是违犯了国法?如果将这件事告诉官府,使你的妻子受罚,我又于心不忍。你把这牛肉拿出去埋掉,我不能吃它!”儿子立刻就遵照父亲的吩咐,将牛肉拿出去埋掉了。

梁大通二年(528年)九月,傅昭去世,享年七十五岁。朝廷知道傅昭一生清廉,家无财物,特意赐给他家钱三万、布五十匹。(《梁书‧傅昭传》)
@*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冯异为人谦让,不夸耀自己的功劳和才能。路上遇见各将领,就赶车让开道。一进一退都有规矩,队伍整齐。军队每当驻扎下来,诸将都坐在那里,谈论自己的功劳。只有冯异,独自退避在大树下。
  • 范通对王濬说:“您立下功劳,确是美事。但遗憾的是:您当仁不让地占有这美事,所以不能尽善尽美!”
  • 飞云渡这个地方的风浪十分险恶,常常发生翻船的灾难。有一个年轻人,生活放荡不羁,曾经到占卜者那里问一生的富贵和寿命长短。
  • 真州有一个富商,每年都到杭州贩卖。当时有一个挟有相术叫“鬼眼”的人,在官衙前设了一个看相的店肆,他所说的话,都能神奇般地应验,所以他的店肆里就像集市一样热闹。
  • 徽州商人程伯鳞,长期居住在扬州,敬奉观音菩萨十分虔诚。乙酉年夏天,清兵攻破扬州城,程伯鳞祈祷观音菩萨保佑,于是得了一个梦...
  • 从前有一位老和尚,在关帝祠中焚香清修。他的道行很清高洁净,勇猛精进地做善事。
  • 宁惠子虽然做了犯上作乱的事,但在去世前感到良心不安,觉得驱逐国君是自己的一个污点。为了赎罪,他嘱咐儿子宁悼子迎回卫献公。
  • 东皋公找到一个容貌与伍子胥长得很像的人.给他穿上伍子胥的衣服,让他先过关。结果假的伍子胥,被守关将士抓住。
  • 北宋文学家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别看她是女辈,因出身于文豪之家,颇有文学素质。
  • 有一山东老人,对这联诗表示不以为然。萨都刺听说后,便特意前去拜访、求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