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以惊人的贪腐治军(完整版)

人气 36514

【大纪元2016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济林报导)习近平当局对中共军中的强力反腐,终使得军队内部的腐败乱象向外界露出冰山一角。

军中曾经有酒谚:“早上不喝多,上午有工作;中午不喝醉,下午要开会;晚上不喝倒,免得老婆找。酒是粮食做,不喝不好过;酒是粮食精,不喝不是兵;起步一公斤,都是解放军。”

有报导称,某装甲师的体检显示,军官中大面积存在脂肪肝、高血脂、高血压等症状,这些人上酒桌“威风凛凛”,上战场却迈不出两步。

总后勤部前副部长谷俊山被调查时,在其家中搜查出各类珍品茅台多达上千箱,价值上亿元(人民币,下同),而一些军区甚至动用军车长途运输“战备茅台”,似乎中共官兵上前线杀敌已经要靠茅台壮胆了。

追根溯源,中共军队的腐败始于上世纪80年代,加剧始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江泽民为了收买军心,给军头恩惠,放任军队腐败。江泽民掌军权前后二十多年,在江的纵容和保护下,中共军队贪污腐败的行为已经达到令人瞠目的程度。

同时,江为巩固权力提拔了大批将军,利用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胡锦涛,在军中卖官鬻爵,培植势力,到最后甚至走向了活摘人体器官卖钱。

中共军队的贪腐为何走到现在这个状态?本文将从四大方面予以分析,揭露中共军中的贪腐。

江给胡锦涛出难题,对其未来执掌兵符带来极多隐患。(大纪元合成图)
江给胡锦涛出难题,对其未来执掌兵符带来极多隐患。(大纪元合成图)

一、胡锦涛出面禁军队经商 两军委副主席拒出席

放纵军队经商 江向军人大许甜头

中共军队经商,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初邓小平的目的是为了补贴军用,试图“以军养军”。

江泽民在1989年上台后,没有政治资本,在军中也毫无威望,为了在军中建立自己的势力,江开始在军中大搞贪腐治军。江向军人大许甜头,放纵军队大肆经商,纵容军队腐败,以收买人心。江想的是这些人在中饱私囊、贪得无厌时依赖自己,对自己感恩戴德,但由此军队贪腐一发不可收,前所未有地严重。

举例来说,当时东南沿海军队走私比海盗还猖狂,北方军队走私比响马还厉害。有报导说,1998年7月26日,北海舰队4艘炮舰、2艘猎潜艇、一艘4,000吨运输舰,对4艘来自北欧的装满7万吨成品油的走私油轮,进行保驾护航。
  
后来海军舰只撞着了公安部和全国海关总署调来的十二艘缉私炮艇。缉私艇向海军喊话,要求海军配合其执行公务,也就是搜查。双方对峙约15分钟。在这15分钟里,为走私油轮护航的海军紧急向岸上领导请示,上司不敢作主,又向北京军队高层请示。高层下令:“给我打,打他个稀巴烂!”
  
于是,海军一艘炮舰迅速对准海关和公安的指挥艇,发射了数发机关炮。几乎同时,海军的运输舰和其它三艘炮舰,开足马力,撞向缉私艇。整个战斗,历时59分钟。

这就是当年的“黄海炮战”。这个事件造成87人伤亡,事过之后,不了了之,没有人受到任何处罚。

1998年9月全中国走私工作会议上,朱镕基讲:“近年每年走私8,000亿,军方是大户,至少5,000亿,以逃税为货款的三分之一计,便是1,600亿,全未补贴军用,8成以上进了军中各级将领私人腰包。”
  
同年11月西山军委、军纪委生活会上,迟浩田表示:“1994年以来,军队所办经济实体的资本及收入80%以上被高、中级干部挪走私分,每年军费中有50%以上是花在高、中级干部吃喝、出国旅游、修建豪华住宅、购买豪华轿车上。”
  
1998年中共军费加超支共1,311亿。

分析:江同意军队禁止经商有私心

  
朱镕基看到军队经商严重打乱正常的经济秩序,在1996年就提出军队应当禁止经商的问题。1998年,问题越来越严重。朱镕基再次向江提出这个问题,强烈要求禁止军队经商。在各方的压力下,江不得不下令禁止军队经商。

出于权力斗争的需要,江泽民还是使出了惯用的招法,让当时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胡锦涛出面来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自己躲在幕后。当时胡既非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而是负责党务,这次只好到军队硬着头皮“虎口拔牙”。后来的多个报导都认为,这是江泽民耍手腕“构陷”,让胡锦涛当“替罪羊”。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认为,江泽民从原来的纵容军队经商,到后来的禁止经商,看起来好像是相反的动作,但是,江背后的动机却是一脉相承的。
  
江泽民当初纵容军队经商,是因为他在军队中培植亲信、滥授军衔需要一个腐败的环境。军队腐败一团糟现象对江在军队搞帮派是最有利的。但江泽民害怕军队经商会给军人带来更大独立性,不利于其控制,因此又希望能断了军队的财路,这样军队在经济上不得不依靠江来拨款,听令于江。

石久天说,江其中的另一个目的是“政治构陷”胡锦涛。江泽民的做法,实际是使在前台出头的胡锦涛得罪了军队,也是其后军队对胡不买账的原因之一。

江给胡锦涛出难题

  
《胡锦涛传》一书说,主管军队停止经商、与企业脱钩的任务交给胡锦涛,江泽民的理由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除了自己是军委主席,再无军方代表,而其他常委,都有各人分管的一摊事,这项任务交给胡锦涛,相对之下最为说得过去——他不是马上要当上军委副主席了嘛。

书中说,江给胡锦涛安排的第一个插手军队事务的任务,竟然是“虎口夺食”,是把军队十多年来发展起来的商业利益拿走。这到底是给胡锦涛提供涉足军队的机遇,还是故意给胡锦涛出一道两难习题呢?胡锦涛如果无法顺利解决禁止军队经商、与企业脱钩,就表明其才干不足,难以担当大任;而如果禁止了军队经商,又势必极大地得罪军方,对其未来执掌兵符带来极多隐患。

据悉,1994年,江泽民就曾经命令军以下单位严禁经商,说了跟没说一样;1997年,中央又规定“有作战任务的战斗部队”不得经商,下面仍然阳奉阴违。

军队贪腐被揭开了盖子

军队停止经商,与企业脱钩,冲击了无数军人的切身利益,一时间,中共军队掀起变卖、转移、私分军队财产的狂潮。当时中央社的消息举例说:广州军区后勤部在中央下令禁止军队经商之后的五天内,动用军区经济实体的3亿5千余万资金,在广州、深圳和珠海抢购了170多栋高级住宅和别墅,还订购了70多辆旅游车和轿车。

自中共禁止军队、武警、公安经办经济实体后,有关经济利益的争夺,军队与武警为分钱、分赃,爆发武斗,用枪、用炮用装甲车,时有发生。国务院、中央军委不得不于1999年2月2日发出《关于坚决制止争夺经济体资金、财产的流血事件发生的紧急通知》。

军队经济实体移交过程中还不断发生杀人灭口、携巨款潜逃等恶性事件。中央军委、军纪委在1998年秋天的一次会议上披露,从夏天中央下令以来几个月中己经发生了130起,湖北省军区参谋长、辽宁省军区后勤部办公室主任、济南警备区后勤部代部长等已携巨款逃到海外。

据政论人士伊铭援引某位军内学者透露的情况:前空军司令员王海,到河南军区检查工作,每晚都要回昆明睡觉,因为在河南睡得不习惯;济南军区空军某参谋长竟然带了一批亲信早出晚归飞到深圳炒股。

两个军委副主席拒绝出席总结会 江已准备架空胡锦涛

2000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京召开“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不再从事经商活动工作总结电视电话会议”。胡锦涛在这个会议上作了总结。

奇怪的是,如此重大的一项举措,任务被吹嘘为“圆满”完成,出席总结会的,除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央军委出席的却只有时任委员于永波、王克,两个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迟浩田一个都没有露面。

此前有报导说,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因为胡锦涛当时投了反对票,使得江泽民大为恼火。

1999年,江泽民提拔了徐才厚和郭伯雄成为上将。有评论说,至此,江未来在军内架空胡的野心“昭然若揭”。

2002年,在江卸任总书记的同年,郭伯雄被任命为军委副主席。2004年,江泽民最后卸任军委主席的同年,徐才厚被任命为军委副主席。

经江泽民一手提拔而飞黄腾达的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其掌控的中共总后勤部直接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将这血腥、残暴的罪行产业化,用活人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活体器官库,以此牟利。(大纪元制图)
经江泽民一手提拔而飞黄腾达的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其掌控的中共总后勤部直接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将这血腥、残暴的罪行产业化,用活人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活体器官库,以此牟利。(大纪元制图)

二、徐才厚死前头部肿大吓人 涉活摘器官遭厄运

在中共军内,抛开个人不说,最贪腐的部门是总后勤部。总后一度因为掌控军费、基建等大权,成为腐败集中地。也因为江泽民当年在“禁止军队经商”中留下了一个口子,使得越来越向钱看的中共军队,开始以活摘器官牟利。对此,前军委副主席主管徐才厚和前军委主席江泽民负有主要责任。

据悉,徐才厚死亡前,头部肿大吓人,妻子也不去看他。海外的评论认为,徐最后因为膀胱癌死亡,也说明善恶有报的道理。

禁止军队经商 江泽民留下一个口子

1998年军队不许再经商后,一些军队企业无偿交给地方,但当时的“改革”并不彻底,仍留下了“有偿服务”的部分,实际上成了一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江当时对此并无异议。

这个“有偿服务”的口子,到了后来为军队参与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牟利埋下祸根。

军队医院是最典型的对外有偿服务

2015年4月17日,陆媒《京华时报》引述中国军网消息称,经习近平批准,2015年将开展全军对外有偿服务清理整顿,集中解决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全军对外有偿服务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印发《全面开展军队对外有偿服务清理摸底工作实施方案》,部署先期清理摸底工作。

报导指,一位不具名军内经济专家在提到军队对外有偿服务时说,军队对外有偿服务,主要行业大概有十几项,最典型的是军队医院,90%为地方人员看病,其它还有军队院校、军队科研机构、军队仓库等等。

该专家表示,以最为典型的军队医院为例,军队医院理论上投入不足,想通过有偿收费来弥补收入。

该专家还承认,现在军队有偿对外服务也逐渐存在一些超范围经营的情况,主要问题是一些违法乱纪行为。

同年11月24日至26日,习近平当局的军队改革会议在北京举行。在官方通稿中,习近平提到军改要点,其中也提到“下决心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

大陆“兵部来信”微信公号在随后刊登了署名赵谦的文章《“下决心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 军队医院去哪儿?》

文章介绍,中共军队从延安开始,一直到1949年建政后仍有许多经济性军种。“改革开放”后,许多部队办企业。直到1998年开始,军队被禁止进行企业化生产经营。但这次“改革”不彻底。

“一些企业无偿交给地方,但也留下了一部分,改名为有偿服务。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军队医院。几乎每个军种、军区、武警总队以及其它大一点的部队单位,都拥有自己的医院。”

1998年,在大约两万家军队所属企业中,在当年底只有不到5,000家完成或即将完成向地方交接。

罗宇:江留下尾巴 不想断军队贪官财路

2015年12月12日,毛泽东心腹、中共将军罗瑞卿之子罗宇在美国接受大纪元等记者联合采访时谈到了一些相关内容。

当时记者问到,江泽民1998年提出“军队不许经商”,可是到了2015年的11月份,习近平又提出“军队禁止有偿服务”,江泽民当年为什么要留一个“有偿服务”的尾巴?

对此,罗宇表示,江当时留了尾巴,主要就是不想把军队贪官的财路断了,他的财路就是有偿服务。

罗宇说:“这个活摘器官、器官移植,都是有偿服务的。军队哪有那么多人去移植器官,不都是给地方来提供服务吗?所以它就有财路。”

总后勤部前副部长谷俊山的贪腐

2013年1月12日深夜,总后勤部前副部长谷俊山的老家被查抄。20多名身着便衣的武警,排成长长的两排,相对而立。一箱箱军用专供茅台,通过这条人手流水线,被传送到门前两辆绿色军用大卡车。

此外,被查抄的还有一艘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一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一尊纯金毛泽东像。

查抄从下午1点开始,连续两个晚上。各种财物装了整整四卡车。抄家的武警白天清查登记,夜里装车,“怕老百姓看见影响不好”。

这是财新网2014年1月长篇报导中披露的抄家细节。

而《凤凰周刊》2014年4月披露,“谷俊山老家抄出的1800多箱茅台原汾酒,有100年陈,有50年,有15年的,还有11张东北虎虎皮,几十根非洲象牙,这些东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东西,在北京会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一接近专案组的人士说,“办案人员起初搞不清谷俊山财物藏匿何处,后来由为谷俊山豪宅服务的当地人带领,才从别墅墙基等处挖出大量赃物,仅黄金就足有400公斤”。

400公斤的黄金是什么概念?2015年7月18日,中共自己公布黄金储备为1,658吨。

港媒在2014年5月称,谷俊山交待,在存有挪用、侵吞公款的账号中,开出100万元至2000万元现金支票110多份。其中,在2009年11月给徐才厚女儿结婚礼券2000万元、徐才厚生日开了200万元现金支票,直接打入徐的账号,另为徐的情妇在杭州买了一幢近800万元的别墅等。

谷俊山在2009年至2011年转让军队土地中获利后,将其中16亿元、222套住宅分送给各军兵种、各大军区上层。

2010年10月初,谷俊山还挪用侵吞公款2,000万元人民币外汇,从香港市场买入1盎司重枫叶金币、白金币各200块,从瑞士订购劳力士手表200块,用作“欢送退休将军的纪念品”。

当局对谷俊山的调查中,也发现谷从2001年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开始就一路贪腐。而那个时间点前后,正是总后勤部属下的部分军医院对大量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时候。

中共军队有偿服务涉活摘器官 贪腐与江迫害法轮功政策绑在了一起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与放纵军队贪腐的行为揉合在一起,军内大规模活摘器官牟利的勾当也因此而产生。对此,江心知肚明却默许。

据明慧网综合报导,从1999年到2006年5月份,中共中央军委开过6次“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专门性会议,主要就是针对法轮功。

在江泽民集团实施的犯罪中,军队、武警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场所。

此后,以中共军队后勤部为首的军队系统层层开动,开始按照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意愿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贩卖器官成了一条被江泽民默认的军队生财之路。

据明慧网报导,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分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供体时直接收取现金(外汇),医院付账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军队医院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否则只有中共军方做移植手术对世界将难以掩盖。

由于移植器官的利润不入军队预算,而负责活摘器官的层层系统却由军费维持,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成了一条无本万利的生财之路,军方高层通过总后勤部牟利。

报导称,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从1999年开始的零星个案发展到2001年底的系统性大规模活摘器官,其中大规模活摘在2003~2006年进入高峰期。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表,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6万多美元,肝移植10万美元,肺和心脏要价在15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的3千万元增涨至2010年的2亿3千万元,5年增长近8倍。

2014年9月,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一个调查录音中,前总后卫生部长白书忠承认: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并且还不止军队一方从事这种杀人的罪行。

徐才厚弥留时刻的细节

徐才厚主管政工,并统管总后勤部和总政治部。徐从2004年主掌中共军队政工工作期间,各地军队医院发生大量活体器官移植的行为。

徐才厚在2014年3月15日被调查后,其妻子赵黎和女儿徐思宁也都被抓。

《明报月刊》2015年的文章说,当时徐才厚的病转移到全身,脸部严重变形,头也肿大得吓人。徐思宁说:“膀胱癌怎么会转移到脸上呢?”301医院的医生不耐烦地说:“反正是转移了。给你讲专业术语,你也听不懂!”

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病死。

之前,当局办案人员安排赵黎去探望徐,被赵黎一口拒绝。

于是,当局安排徐思宁见父亲最后一面。徐思宁带着两个双胞胎儿子来到301医院。他们在徐才厚尸体前默立。儿子大宝突然说:“爷爷在动!爷爷醒过来了!”所有的人都赶过来。徐才厚没有动,只是从洞开着的窗户刮进来一股风,吹动了他的衣角。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王立军、谷开来、徐才厚都是涉及活摘器官的罪人。其中,王立军半身不遂,谷开来得怪病,徐才厚因膀胱癌死亡,显示的就是善恶有报的天理。

江泽民通过裁军,把大批正规军变成武警,在2002年后成为江的“私家军”。(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江泽民通过裁军,把大批正规军变成武警,在2002年后成为江的“私家军”。(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三、江泽民组建贪腐“私家军”内幕曝光

江泽民在1989年掌权后,搞了两次裁军。同时,在江任内,军方总装备部成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江在这些动作的背后,都存有私心,回头来看,江的这些动作都造成了很大的问题。

江泽民借裁军组建贪腐“私家军”

江泽民在军队经营多年后,于1997年和2003年进行了两次所谓的“裁军”。其中,1997年的裁军历时三年至2000年,裁减员额50万。2003年的裁军历时两年至2005年,裁减员额20万。

江在这两次裁军中,把很多裁减的正规军转身变成了武警,所以实际上减员规模并不像公布的那么大。同时,江的“武装警察部队”数量一度达到150万,使中共的武警、公安多达500万人以上。武警也因为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双重领导,逐渐在2002年后成为政法系统周永康控制的武装力量,被称为“江泽民的私家军”。

有报导说,在处理部分群体事件时,周永康多次骗取中央军委手谕,出动大批武警,故意扩大事端。同时周还因此骗取大量维稳经费,收买武警部队军头。

这次习当局对军队的反腐中,武警部队成为重灾区,多名武警军头落马。已公布的就包括:武警交通指挥部前副司令员瞿木田、武警交通指挥部前司令员刘占琪、武警交通指挥部前政委王信、武警交通指挥部前总工程师缪贵荣。

同时,武警部队司令和政委双双被换掉。习近平当局也回收了武警指挥权,国务院不再有指挥权,武警只接受军委领导。

保留军区制 江只为私利

以战区取代大军区的做法,中共曾经在1995至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试行过。《前哨》的报导说,当时由南京军区和广州军区为主,组织成立了东南战区,由一名副总参谋长协调、指挥。东南战区在东南沿海地区举行了三军联合作战演习,南京军区和广州军区的陆海空三军,以及第二炮兵参加,并在台湾海峡附近海域进行了四次军事演习。

台海危机和四次联合军事演习之后,总参谋部撰写了报告,总结经验教训,其基本结论为以战区取代大军区可行,而且作战效率更高。并建议由七大军区改为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四大战区。

然而,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江泽民担心,如果七大军区重组为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四大战区,将要裁撤大批将官职位:而他要以提升将军来收买、拉拢军头,巩固他的军权及地位。所以他不作此图,把这个报告及以战区取代大军区的建议搁置一旁。

江泽民建总装备部的背后

除了架空胡锦涛权力外,江泽民还对军队体制有所改动。1998年4月3日,军方总装备部成立。

港媒的报导说,江把二级部装备部从总后勤部分离出来,成立总装备部,这是为了便于江泽民家族、权贵阶层、利益集团和军头大肆贪污。首任总装备部部长是曹刚川,也是江的亲信,军内河南帮成员。

总装备部成立后,军内怪象更多。有报导说,在利益的争夺上,总后和总装在对外军火出口上互相拚命恶意压价,有时是前脚谈妥一个价格,后脚就有其它部门报上更低价格,连外国买家都觉得莫名其妙。

贪腐蔓延军工企业

贪腐不但在军内盛行,相关的军工企业也出了问题。

生产陆军火炮的安徽长城军工集团在2014年查出贪官。董事长黄小虎涉嫌贪污、受贿、行贿、职务侵占合计3,100多万元,该集团生产和销售迫击炮弹系列、光电对抗弹药系列、单兵火箭系列、引信系列、火工系列等,是中共军方火炮的最主要供应商。港媒评论指,连董事长都贪污,那些提供给解放军的火炮会否是哑炮呢?

上海市纪委早前对沪东中华造船公司董事长顾逖泉立案调查。沪东中华造船厂是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旗下的核心企业,也是中共最大的造船基地。作为中国海军重要的装备生产基地,沪东中华被中共吹捧为“护卫舰和登陆舰的摇篮”。最近几年生产了大量的海军新型舰艇。港媒继续质疑,现在董事长被查,如何让人相信沪东造船厂生产的军舰没有质量问题?

海外的报导称,东海舰队曾经有一艘新军舰出海参加演习,没到台海中线舰艇动力即出问题,无法续航,没办法只好把军舰的油卖给船民,对上报告谎称“已经到了台海中线”,出现故障请求救援。

据军报披露,2014年底,海军三大舰队在西太平洋进行最大规模军事演习训练。一艘052C型导弹驱逐舰“郑州舰”在训练中遇大浪,一个舱门被猛烈的海浪冲开,船内入水。两名士兵用身体堵门,结果一名士兵被当场打晕,身受重伤。

报导指,即使多人同时撑住舱门,在巨大的浪压作用下,舱门仍不断撼动,最后人员须紧急将舱门焊死。

052C型导弹驱逐舰是中共海军装备的首型拥有有源相控阵雷达及垂直发射系统的第三代导弹驱逐舰,是海军现役号称最先进的舰艇之一,被军方吹捧为“中华神盾”。如此一艘主力“神盾”战舰舱门可被海浪冲坏,其质量和战力可想而知。

军方腐败因江泽民干政而更盛

由于江泽民的牵制,胡锦涛在军内权力受限,使得军方的臃肿、贪腐严重。

港媒在去年8月披露,至2015年3月底,隶属军事国防系统人员编制238万至245万,其中文职军官编制人员为29.5万至31.6万,薪酬福利每年占国防军事开支的25%至28%,而三军训练、演习开支仅占10%至12%。

《前哨》在2014年指,胡锦涛任军委主席时期,军费开支逐年递增。2012年比2011年增加11.2%,达至6,702亿元人民币,其中逾一半的3,400亿元落入了贪将们的私囊。据称瓜分国防经费的,是五十多名中将及上将高级将领。

文章还指,日本及美国的情报分析部门,早就根据数理逻辑方法,以中共公布的军人工资、津贴、购武价格、军中贪案等公开资料,推算出每年的总体军内贪污金额,大体都在国防经费的一半左右。

2014年4月7日,署名为“总政机关几位知情干部”的《致习近平和全军的第二封公开信》在海外公开。信中曝光中共军费是如何被分发出去的:“47军政委范长秘来北京请谷俊山吃饭,谷说你喝一杯给你拨一百万。(因为谷是管给下面各军区拨款的)。范一鼓劲连喝38杯,谷果然一次性给47军下拨四、五千万。有了钱的范长秘一次给郭伯雄的儿子送去一千万。不久,范长秘果然被提为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

胡锦涛任内传裁军 终落空

在胡的任内,一度也传出了要军改、甚至裁军的消息。

从2009年中共建政60周年阅兵前后,就传出中共军队要大裁军的消息。互联网以及手机短信上猜测议论的内容包括,中共军队改革2009年10月1日后开始,2012年结束。陆军减70万,空海军各增12万。大军区撤成都军区、济南军区。陆军院校、文艺团体、仓库、通信和保障单位大幅裁撒。国防部在军委、国务院领导下自成体系,撤省军区、军分区、人武部,改称国防动员厅或兵役局,3年内由军人改为公务员。实行军官职业化,退役后有一笔数目可观的退役金。第一支航母编队2013年开始服役。

但军方有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专门予以“辟谣”。这位负责人说,最近互联网以及手机短信上出现的有关猜测议论,都是“不真实、不可信”的。

网友质疑,这个“不可信”,是指的裁军不可信,还是具体裁军额度和裁军内容不可信?这位负责人语焉不详,“辟谣”的措辞似乎有所保留。

2011年初,美国防务新闻网登出中共军队裁军的消息。消息称,未来几年,中共军队要把总兵力缩减80万至150万。大幅削减的军种是陆军。

但是,胡锦涛在军内受到江泽民亲信的牵制。

2015年3月初,中国军事科学院的少将杨春长、罗援和姜春良等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杨春长披露徐才厚等人“把当时的军委领导人架空,很复杂,这些问题”。杨春长所说的徐才厚等人,指的正是郭伯雄。在谈到军队系统的卖官现象时,杨春长说,包括武警、解放军,入个党要多少钱,提个排级干部、连级干部、团级干部、师级干部都有行情,都有价码,大可悲了。

港媒的评论更是指:胡锦涛被郭伯雄和徐才厚架空,自己的政治安全、人事安全都成问题,无法具体实施撤销七大军区。

济南军区是风向标

上世纪80年代之前,中共有十一大军区,除现有的七个,还有武汉军区、福州军区、昆明军区和新疆军区。在80年代百万大裁军中,十一大军区裁减成了七大军区,其中,济南军区的保留最没有道理。

有报导说,如果说为应对朝鲜半岛可能的战乱,有沈阳军区就足够了。济南军区主要作战使命是为北京军区提供战略掩护,并作为全军预备队使用。其辖区最小,只管辖山东、河南两省省军区,以及下辖两个集团军。

报导说,保留济南军区的背景是,曾经担任济南军区司令的张万年,后来担任总参谋长、军委副主席;曾经担任济南军区政委的迟浩田,后来担任第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总参谋长、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等职务。他们都偏爱自己的老巢。

还有报导说,胡锦涛一度想裁撤济南军区,但遭徐才厚反对而作罢。

在这次习近平的军改中,七大军区传变成了五大战区,济南军区最终消亡。

为了下台后不在“六四”和法轮功问题上受到清算,江在中共党务系统和军队等领域都布局了大量亲信。(新纪元合成图)
为了下台后不在“六四”和法轮功问题上受到清算,江在中共党务系统和军队等领域都布局了大量亲信。(新纪元合成图)

四、江泽民为防被清算 提拔郭徐祸乱军队

江泽民在军中提拔徐才厚和郭伯雄,以及放任军队贪腐和淫乱的后果,就是使得军队被搞得腐败、混乱不堪。从军内江泽民亲信的晋升和徐才厚家庭对话的几个细节都可以看出,江需要对二十多年的军中腐败负总责。

江为防被清算 提拔徐才厚和郭伯雄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并未得到绝大多数中共高层的支持,为能顺利推行其迫害政策,江做了大量安排与部署。在军队中,江泽民于1999年9月22日,同时晋升徐才厚、郭伯雄为上将。当时徐才厚是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郭伯雄是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

后来,郭伯雄在2002年与军头张万年等联合发动“准军事政变”,得以让江泽民留任两年的军委主席。同年,郭伯雄被提拔为军委副主席,成为江泽民掌控军权的头号马仔。

2004年江泽民交出军委主席职务的同年,徐才厚被提拔为军委副主席。至此,江泽民架空胡锦涛军权的主要部署完成。

江防止下台后在“六四”问题和法轮功问题上受到清算,所以在中共党务系统和军队等领域都布局了大量亲信。

郭、徐在这十几年当中,依靠江泽民,将江的“闷生大发财”作法“大力发挥”,军队贪腐淫乱惊人。

买官卖官猖獗 军内贪腐令外界瞠目

2015年3月初,中国军事科学院的少将杨春长、罗援和姜春良等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杨春长说,军队内部的监督机制在某些方面“形同虚设”,导致腐败滋长。

曾“直接伺候”过徐才厚的杨春长表示,徐用人的习惯有三点,一是认钱多少、二是看关系远近、三是看感情。“后来徐才厚他们事出了之后,身边人说他们权力太大,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就他们你用一个我用一个。给他送了1000万,再有一个送2000万的,他就不要1000万的。”

据港媒报导,2015年3月4日中共政协侨联小组会向境外记者开放,多名政协委员谈及反腐的话题。其中,有侄子在军队的恒昌国际集团董事长林晓昌披露军中的买官卖官问题。他说:“一个人要提到连长,必须给20万(人民币),(升)到营长,就要30万,到团长,就是100万,这是老规矩。”

此前,署名为“总政治部知情干部”于2015年1月9日在海外的公开信,爆料中共军中的买官卖官,称在徐才厚、郭伯雄担任军委副主席期间,全军上下跑官买官成风,“千军万马”(指军职干部标价千万元人民币)、“百万雄师”(指师职干部标价百万元人民币)成为军内人人皆知的潜规则。团、营、连层层明码标价,军心涣散,无人想正事,干正事,心思全用在请客送礼,搞关系拉选票上。

有报导说,徐才厚在弥留之际讲了两句话,第一句:“郭伯雄的问题比我严重多了。”第二句大意是,大军区正职的将领中,没有给我送钱的只有四个人。

徐才厚和郭伯雄的贪腐

2014年3月15日当晚,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对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处豪宅进行查抄。接近军方高层的知情人士对《凤凰周刊》透露,查抄结果大大出乎见多识广的办案人员的意料,“原本以为社会上有关徐才厚涉嫌贪腐的传闻很厉害了,且从谷俊山案发至今都两年多了,徐才厚即使有什么贪污,财物早就转移完毕,家里断然不会有东西了。”

但打开徐才厚这处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后,办案人员还是吓了一跳:徐宅地下室里到处堆放着现金,有美元、欧元、人民币,办案人员一时点不过来,只好拿秤称了一下,再贴上封条。被查抄的现金居然足足有1吨多重!有的打着包甚至都未开封,而徐宅内各种金银珠宝更是不可胜数。

从这名前中央军委副主席豪宅里查抄的财物堆积如山,办案人员只得临时叫来十几辆军用卡车才将其全部运走。经过十几天的紧张工作,疲惫不堪的办案人员对所有查抄的财物都一一列了清单,事后向徐才厚出示对质。面对家里被查抄到的大量赃款赃物,徐才厚只得低头认栽。

2014年12月下旬,中国大陆微信圈一度热传一封“举报信”,披露了郭伯雄贪千亿军费,总参有秘密洗钱渠道等问题。消息称郭伯雄贪的军费“粗略估算应不少于千亿元”。

除了贪腐,军内淫乱之风也盛行。

军内淫乱盛行 祸首是江泽民

在江泽民选定海政文工团的宋祖英成其情妇之后,1991年开始,宋和江之间的丑事就流传开来。

军委主席如此,下属纷纷效仿。随后,军内的文工团成了高级将领情妇聚集地。在大陆颇有名气的民歌歌唱演员汤灿就是其中一例。

海军前副司令员王守业曾包养多名军队文工团女演员,因情妇勾心斗角,使得王要贪腐数亿元才能摆平。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有句话:“中国的女星我都玩腻了,用钱搞定她们。”

近期,有红二代公开指责,一些军队干部把文工团当作“后宫”。

徐才厚进京后,在2001年谷俊山跟着进京,历任总后营房部副部长、部长、总后勤部副部长,8年连升5级。

《明报月刊》报导说,谷俊山对徐才厚施以美人计,走了三步棋:第一步,按摩女。他曾安排一个极为妖娆的小姑娘给徐才厚按摩。徐才厚的妻子赵黎看见后,发了脾气:“谁弄了这么个小妖精来?”谷俊山连忙拉赵黎出去吃饭。晚上回来时,谷俊山是和赵黎勾肩搭背走进屋的,赵黎早没气了。第二步,把汤灿等女演员献给徐才厚。第三步,也是最厉害的,谷俊山把自己只有20岁、还是黄花闺女的女儿送给了徐才厚。据说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屋淫乱的时候,他就在外屋坐看,脸色平静如常。

海军前司令张定发一路淫乱一路升迁

2006年,有报导说胡锦涛在黄海视察时候,海军曾试图行刺胡而未成。此后又有报导说,江泽民的亲信、前海军司令张定发参与行动,但行刺之后几个月内张突然死亡。

《前哨》去年报导说,张定发人生信条就是“及时行乐”,主要是淫乐。张曾经因此遭举报和批评,但是一路被“带病提拔”,一直升迁到海军司令职务。据称,张与数个女官兵、驻地的女青年保持性关系。张的妻子多次到支队告状。

张1993年1月任北海舰队参谋长,1995年1月任北海舰队副司令员,1996年11月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北海舰队司令员。北海舰队司令部位于青岛,而青岛“盛产美女”。张定发藉地利之便,对下级和地方商贾提供的性贿赂来者不拒,不时有绯闻传出。

到2000年张任海军参谋长、海军副司令后,淫乱问题更严重。每当周末或休假,他都前往青岛、大连赶赴与年轻貌美的女子约会。他还藉到部队视察之机,在青岛、大连、湛江等地的海军俱乐部以及地方会所寻欢作乐。

301医院爆发爱滋病 总后勤部紧急指示

2005年底,隶属中共军方的301医院高干病房死了一名男子,患的是爱滋病。所有和此人有接触的医护人员都进行了严格检查,查出301医院政治部的一名女干事染上了爱滋病。

这名女干事是一名海军前政委秘书的老婆。她交代就是和死去的男子傍上了才染上爱滋病的,仅301院内她就和二十多个男性发生过性关系,院外的男性还不算。

当时总后勤部就此发出三点紧急指示:

第一、301医院按急性传染病突发进行内控;
第二、对301医院内外涉及的人按社会关系的圈子,圈定后进行排查,绝不能再蔓延;
第三、对全院人员组织专题教育。

当时,连国务院卫生部和北京市卫生局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防止在301医院爆发的爱滋病再蔓延。

有报导说,就在江和宋祖英搭上后,即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中共军中爱滋病蔓延。团、师、军一级高级军官,性病、爱滋病的患病率大增。南京、广州、沈阳等大军区医院的高干病房,性病、爱滋病的患者占了近两成。

2006年10月9日,胡锦涛掌军权时,军纪委、总政曾下达文件:各军兵种、各大军区、省军区、警备区,一律不准从社会上招聘女青年任职军队、军事系统俱乐部、招待所服务员,并限期解雇。大多数部队没有执行这个文件,只不过走过场、摆样子,应付上级抽查。事实上,军队俱乐部也是地方党政高层寻欢作乐的场所,不可能禁止,因而也就不可能制止军中爱滋病的蔓延。

军内的淫乱猖獗,从徐才厚家庭对话的一个细节也可以看得出来。

消息称,徐才厚的女儿徐思宁结婚时曾问其母赵黎:“爸爸和丈夫,哪一个更亲一些呢?”赵黎说:“所有的男人都可以做丈夫,而父亲却只有-个。”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江泽民堂妹江泽慧利益地盘被清洗
传习对军委高层秘密讲话 重定义韩战越战
军委机构4变15个 专家:习要军官站好队
夏小强:习近平中纪委讲话暗示江曾已被控制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中共窃国 蒋介石开启反共大潮
【拍案惊奇】黎巴嫩爆炸内幕深?共军缺钱4原因
【西岸观察】追责中共 参议员范士丹为何反对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女军医掩盖身份在美被捕
【纪元播报】习被指是中共灭亡“总加速师”
【一线采访视频版】孙春兰急赴大连的背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