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妇痛惩名捕

北宋 王居正《纺车图》(公有领域)

  人气: 1329
【字号】    
   标签: tags:

韩昌,山东汶上县人,幼年时曾在路家当佣工。路家子弟喜练少林拳,韩昌从旁偷学也练得一些功夫。他曾经一脚踢倒一堵破墙,人们便称他为“铁腿韩昌”,韩昌也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功夫了得。

到了壮年,韩昌仗着自己腿脚上有些功夫便四处闯荡,但行为有些不端。后来充当衮州府捕快,由于对地方上的情况熟悉,一些偷鸡摸狗之徒不时孝敬他些财物,一时声威很大,俨然“泗水一霸”。

有一天,韩昌奉府尊批文,去寿昌(今浙江建德县)缉拿人犯。到了晚间,他一人独自行走,远远望见村外有几间茅屋,几缕灯光透出墙外。走近一看,原来茅屋的木板门半开着,只见土炕上坐着一个20多岁的妇人,一头漆黑的秀发,身着淡红色长裤,正就着灯光缫丝。随着她灵巧的动作,缫车不断地发出轧轧的声响。

韩昌心中暗喜,认为这是一个不会拒绝自己,可以任意调戏的妇女,于是推门进去。妇人头也不抬边抽丝边问:“你来找谁?”

韩昌回说:“寻找陪伴我的人。”说完就挨近妇人身前,蹲下来与她搭话。

妇人微微一笑,伸腿朝韩昌两腿间一挑,韩昌立即仰翻在地。但他仍嘻皮笑脸地说:“小蹄子敢戏弄我!”等韩昌起身,妇人已面向他站着,手拿槌衣棒朝他的小腿内侧横扫去,韩昌又被掀翻在地。

这回,韩昌真的发怒了,提起右腿踢过去,妇人却机敏地往右边跳开。韩昌再提起左腿踢,妇人又朝左侧腾跳。韩昌刚一转身再踢,又是扑空,此番已是第三次扑翻在地了。

(大纪元图片库)
(大纪元)

妇人随即骑在韩昌背上,抡起槌衣棒痛打他的胯部。随着棒子的起落,韩昌剧痛钻心,仿佛股骨即将被槌断,但他仍咬牙忍住,不敢吱声。打了好一阵,妇人才歇手,随即从地上拖过一床养蚕的篾席,将韩昌牢牢卷捆着倒放在墙角。妇人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照样缫丝着。

过了一会儿,妇人的丈夫回家。妇人埋怨说:“深更半夜还不回家!屋角芦席中那寻访你的客人想必已睡熟。”她丈夫上前解开一看,原来是著名的捕快韩昌,往日也是相识。

妇人满脸陪笑,上前万福并道歉说:“伯伯莫怪罪,刚才多所冒失,幸亏伯伯没有再饶舌,如果还絮絮叨叨说些不干净的话,说不定伯伯的几根小骨子会被我槌断哩!”她丈夫也笑着责备她。

这时,东方已发白。妇人进厨房张罗酒菜、做炊饼。韩昌被折腾了一夜,虽已疲惫不堪,也只能打起精神饱餐一顿而去。自此以后,韩昌的锐气顿减,大大不如以前那样骄横了。@*#

资料来源:清.曾衍东《小豆棚》

责任编辑:吴雨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朝时,京城有位豪士潘将军,住在长安光德坊。他的原籍在襄阳汉口一带,原是乘船贩货做生意的。有一次,船只停泊在江边,有个僧人到船边乞食。潘对他很是器重,留他在船上款待了整天,尽力布施。
  • 唐朝时期,黎干做京兆尹(京城的市长)时碰到大旱,于是黎干命人建造一条土龙在朱雀街上求雨,观者数千人。他带衙役卫士到达时,众人纷纷让路,独有一名老人站在街头并不回避。黎干大怒,认为有失尊严,叫人当街杖背二十下。杖击其背时,声音拍拍响好像打在牛皮鼓上。那老人也不呼痛,杖毕,漫不在乎的扬长而去。
  • 唐文宗皇帝很喜爱一个白玉雕成的枕头,那是德宗朝于阗国所进贡,雕琢奇巧真是希世之宝,平日放在寝殿帐中,有一天忽然不见了。皇帝寝殿守卫十分严密,若不是得宠的嫔妃,无人能进入,但寝殿中许多珍宝古玩却又一件不丢。
  • 边城,是浙江余姚人,力气大得不得了,边城以为自己有一身本领应该为国效劳,就带了干粮不远千里到边塞投军。谁知道边防部队的将领们一见他.....
  • 太极拳一上来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观念,眼见不为实。太极拳动作缓、慢、圆,看上去发拳、发掌都很慢,可是却能先打到看上去发拳、发掌很快的对方。太极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机,所以人这边无论怎么快也没有他另外空间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较对人眼看不见,古人称之为内功、内力。真正的功夫由内来,太极拳开内家功夫先河,精妙绝伦。
  • 王义士钦佩许德溥的风节,想搭救他的妻子,但是冥思苦想,却想不出好办法...........
  • 由于乡民贫困,多以盗匪劫财掠物为生。岳飞的母亲就在他的背上刺下“尽忠报国”(后世演绎为“精忠报国”),以此教诫作为人生格训。刘始宣抚真定,召募军士,岳飞前去应选。经过选拔后,岳飞被任命为“敢战士”中的一名主力队长。因岳飞累次生擒大盗大贼,康王授职岳飞为承信郎。
  • 就在这时,有夫妇二人骑着马从另一条路上过来,捕快们见到他们,高兴得惊呼雀跃、互相庆贺说:“有救了!用不着犯愁了....
  • 蒋武射箭射得非常准,每当在山中遇到老虎、豹子或黑熊时,他拉弓便射,只要箭射出去,野兽一定会....
  • 明朝万历年间,有一个浙江的官员,此人贪婪无厌、暴虐无道、放纵无行,人们忘了他的名字,就叫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