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监狱把好人折磨致残 却倒打一耙恐吓家属

人气 72

【大纪元2016年01月24日讯】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的一天,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金库的家属给呼兰监狱驻检人员打电话,询问狱方对张金库长期遭受毒打迫害的处理意见。然而驻检人员张鹤鹏却态度恶劣的说:“我去调查了,浪费我两天时间。你说的完全不属实,张金库在监狱根本就没挨打。你这是诬告。我会找派出所来处理的。”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一个月前张金库的家属和法轮功学员刘凤成、左振岐的家属一起去监狱管理局,如实反映张金库在呼兰监狱长期被迫害的事实。信访办人员收下上访材料,并答应转交监狱“610”和纪检组处理。

谁知当天下午家属到监狱要求会见时,监狱“610”头子杜鹏却不让左振岐的家属会见。杜鹏威胁说:不能让你们见,你们干啥了不知道吗?家属说不知道,杜鹏说你们谁家的事都管,我就是不让你见。我告诉你,我就是没权力抓你们,但有人能管你们。

显然,狱方已经知道家属上访的事才这样有意刁难的。于是家属要找狱长反映情况,狱警说不在;找驻检,也不在;给监狱驻检人员张鹤鹏打电话,他说张金库的材料他看了,已经交监狱相关部门查办了。家属只好回家等消息。

可是之后不久,当家属再给张鹤鹏打电话时张的态度却异常不好,开口闭口的说法轮功是“某教”。说张金库的家属说的完全不属实,是诬告。并恐吓说他会找派出所处理。还说,家属会见时张金库被用车子推出来,是因为他不想会见、也不想走,所以才推出来;还说会见时张金库抬不起头来那根本就不是打的、也不是折磨的,他在里面什么也不干。

然而,事实果真像张鹤鹏说的那样吗?难道张金库不想见亲人吗?又是什么原因能让他在监狱里什么都不干呢?最重要的是,张金库在监狱真的没挨打吗?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实际情况究竟是怎样吧。

张金库在呼兰监狱遭受了怎样的迫害

张金库于二零一三年在依兰县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五年关进佳木斯监狱。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九日,又从佳木斯监狱转押到呼兰监狱迫害。

1,猛踢、猛踹、猛磕

入狱当天体检时,一个犯人医生王洪斌无故飞脚踢张金库的胸口。张金库仰面摔倒,头重重的磕在地上,眼前一黑几乎昏厥过去。还没等清醒过来,王又用脚勾起他的头猛烈往地上磕,用另一只脚踩其胸部。

酷刑演示:暴打(明慧网)
酷刑演示:暴打(明慧网)

2,抽血、用皮带打

王洪斌让俩犯人按住张金库的手脚,他拿起宽皮带照脑袋一顿猛抽。张金库左耳当时被打的几乎听不见声音,王打累了才住手。之后又拿来一个最粗的白色塑料针管,安上最粗的针头,刺入张的左臂。他在肌肉里搅和了半天才扎进血管。被抽血的时候,张金库看见大针管里不停的冒气泡,明显感觉左臂的血液急速往外流。

那滋味痛苦极了,心口也特难受,发慌、恶心,眼睛睁不开,想喊却喊不出来。浑身软绵绵的,动弹不得,感觉神魂飘渺的。又能清晰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只听一人说:“拉倒吧!别抽了,胳膊这肉都瘪了,血管塌坑了,再抽就抽死了!”王说:“没事儿,拿他血去救人,死了算自杀。”

稍后王洪斌又照张金库裆部踢了好几次,还恶狠狠的说:“我踢废你。”张痛的浑身发抖、两腿发颤,小肚子拧劲的疼,睾丸像碎了似的。

此后,张金库在监狱经常遭受殴打摧残。致使其肺结核恶化,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进食,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了。

3,不给吃饭、喝水,使用还抻刑

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张金库因病重被转到呼兰监狱医院,当时是被抬去的。然而病房也成了施暴场,张金库又差点丧失性命。

有一次,张金库因小便失禁尿在地上。杀人犯寝室长赵长香就不给吃饭、不给喝水。并伙同杀人犯田宇顺和王洪斌把他绑在床上、抻起来。赵长香咬牙切齿的使劲拽绳子,把张的双手、双脚抻在床上。当时把张都要抻脱节了,这样赵还不罢休,还查看绳子紧不紧。

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网)
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网)

4,撅手指、棍子打、被抻致伤残

张金库的邻铺是六十二岁的杀人犯杨柱千。当时张金库的手正好被伸到杨的床上。杨就抓住张金库的中指,使劲撅。张痛的眼泪在眼圈里转,杨撅累了才松手。

这次抻刑从中午十一点开始,一直抻到后半夜一点多才松开。第二天又对其抻了七、八个小时。由于连续二十几个小时的酷刑折磨,张金库筋疲力尽,精神和身体受到严重的创伤,人都要散架子了,生命几乎到了尽头。

赵长香却对张金库说,“你往被里拉,然后就让你把屎吃掉。这是监狱领导的意思。”犯人们关上监号房门不让任何人进,不让别人扒门瞅。

当时正是数九严寒,张金库被抻的浑身发抖。他慢慢的、痛苦的、一点点试探着才能起来,憋不住又尿了一地。这时杀人犯杨柱千趁张金库不注意,抡起棍子照头部就打,把张打的脑袋“轰”的一声,像爆炸了一样痛。张金库下意识的用手捂头,杨就用拄棍儿使劲打张的手指,打的钻心的痛。杨恶徒接着打,张金库被打的眼前发黑。而就在张要栽倒的一瞬间,杨却顺势一拄棍儿,重重的打在张金库的腰部。这一棍打的他五脏六腑都翻了个,痛的不敢喘气,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像木了一样,瞪着眼睛,半张着嘴栽倒在床上。

当时屋里有三个人,却没有一个过来阻止的。后来张金库对狱警反映情况,最终却不了了之。

像这样被肆意殴打折磨的事,经常发生在张金库身上。由于多次长时间的抻刑,致使其身体血液不能正常循环,直接导致张金库胳膊、腿都失去知觉,也使其小便失禁更严重了。

5,穿白大褂的人打他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家属去会见张金库。他是被两个人架出来的。而且浑身浮肿,精神恍惚,反应迟钝,像傻子似的。话语断断续续,不时的伸舌头。说话很吃力,只说了一句“一个穿白大褂的打我”,就被教改科科长王晓臣指使犯人拖走了。

6,他说监狱里有人打他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张金库的妻子再次会见时,张金库走路由人扶着、很艰难的一点点挪动;脸浮肿的很厉害;说话吃力、并且吐字不清。张金库说监狱里有人打他,还说身体极其难受,就想睡觉。

7,他说有人打他、他想活着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家属到呼兰监狱要求放人,狱方却以种种借口拒不放人。当天狱方允许家属会见。这是张金库被非法判刑一年后、女儿第一次来探视。然而张金库却已无法行走;脸部严重浮肿、目光呆滞,都不认人了。虽然不断的张嘴,说话却很吃力。女儿勉强能听懂他的话:有人打我,我想活着,我想回家。而这一天却是皇历腊月二十八,正是家家团圆过年的时刻……

8,他说了三次要活命的话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张金库的妹妹去监狱探视,这次张金库是被人背出来的。他说话更加吃力,唯一听懂的就是:有一个姓田的医生威胁他说:整死你,政府也不管。还不让他睡觉。之后张金库说了三次要活命的话。

9,他疑似被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张金库的母亲和妻子再次来到监狱。张金库是被人用手推车送来的,两个犯人架着他,很吃力的一点点挪到接见室。张金库面部表情呆滞、不自觉的张着嘴、伸着舌头(疑似被监狱注射不明药物)。

10,打头部,致使头痛、耳朵淌水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家属去监狱会见。张金库吃力地对家属说,有两个杀人犯打他,把他的头往地上磕,并用物件打他的头,致使他耳朵往出淌水,并且伴有头痛,他每天都非常难受。张金库只通了三分钟电话,就被狱警按停电话,并示意犯人把他弄走。

11,他说死了都不知咋死的

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张金库的女儿去监狱,看到张金库被几个人搀扶着挪进接见大厅的。只见他面部表情呆滞,不自觉的张着嘴、伸着舌头。女儿哭着一遍遍喊“爸爸”,他却像没听见一样,眼睛看别处。还不停的叨咕:监狱里有个杀人犯捅鼓他,不让他睡觉。还说自己死了都不知咋死的。

12,拽睾丸、从颈部和心脏部位抽血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七日,张金库的母亲和妹妹又去监狱。张金库还是被人用手推车送来,两个犯人架着他到接见室的。张金库说,有人在他心脏部位和脖子后面抽血,还用力拽他的睾丸。刚说一句,就被强行抬走了。而监狱“610”头子杜鹏却在一旁笑,还威胁张妹和张母不准把张金库的话说出去。

13,用鞋带勒手、他说会被人害死的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家属接见时,张金库说杀人犯王洪斌把他弄背地里,用鞋带儿狠狠勒他的手,现在手上还有一道裂痕呢。张金库说他头痛、腿没知觉。还说他会被害死的。张金库的妻子安慰他说:“有人打你,就找警察”。张金库说:“找他们,他们就骂我”。

14,他不能走、不能坐、无力拿电话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张金库的母亲又去见儿子。这一次张金库样子更凄惨:被犯人用推车送过来,两个人把他抱到凳子上。他身体没有支撑力,坐不住,得由人扶着。他瘦的吓人,脸色惨白,倚着犯人,看样子如果没人倚靠着他就会摔倒。他连电话都拿不动了。

他吃力的、大声跟母亲说话,可是母亲一句也没听懂。他身体特别虚弱;脑袋耷拉着;舌头很不灵活;左手食指缠着绷带。母亲问他:有人打你吗?有人打你、你就点点头。张金库微微的点头。然而这次会见只说了十多分钟,张金库就休克了。

六十六岁的张母心痛得直哭。于是找监狱“610”负责人张兆云和杜鹏,请求释放儿子回家,可张兆云和杜鹏却说张母不讲理。张母急的大哭,杜鹏就对她大吼。一个女狱警又把张母推搡到椅子上……

显然,张金库被迫害到如此惨烈的地步,与在呼兰监狱长期被殴打、被注射不明药物有直接关系。因此每当家属会见时,狱警都十分惧怕张金库说出挨打的事。只要一说,狱警就像触电似的恐惧,就能当着家属的面立即抢夺电话、并强行抬走张金库。

而监狱教改科科长王晓臣却毫不掩饰地说:你们可以找律师来,但还没有律师敢涉入监狱的事。他甚至扬言:你爱哪告哪告去。

尽管家属一次次恳求呼兰监狱释放张金库,而监狱却拒不放人,并怂恿犯人几乎天天暴力摧残他。张金库在呼兰监狱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医生断定他已经心、肺、肾全部衰竭,大脑中枢神经也被破坏了,随时有生命危险。

面对如此危及的境况,家属不得不去上级部门检举控告。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张金库的家属和法轮功学员刘凤成、左振岐的家属一起去监狱管理局,如实反映张金库长期被迫害的事实。信访办人员收下上访材料,并答应转给监狱“610”和纪检组处理。

之后,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实质是呼兰监狱相关人员惧怕上级部门的调查,惧怕其纵容犯人殴打好人的罪恶败露,却又不肯收敛恶行,就各部门勾结串通,欺上瞒下互相包庇,一致对外撒谎、抵赖罪行。更恶劣的是,他们竟污蔑家属如实的检举是诬告,进而威胁、恐吓要对家属如何,以达到其胁迫家属放弃控告的丑恶目的。

而张金库遭受的一桩桩、一件件惨无人道的折磨,仅仅是因为拒绝放弃信仰法轮功,呼兰监狱就把他视为眼中钉,纵容犯人长期肆意殴打他。作为执法人员,偏要固守这样的心理,难道不是很扭曲、很变态的吗?

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这场迫害的最大帮凶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都锒铛入狱了,就连最大的元凶江泽民也被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实名控告了,难道哪一个小卒能逃过天理的严惩吗?呼兰监狱相关人员这样草菅人命、又严重渎职枉法的行为,必将受到法律的追究与严惩!

呼兰监狱正门(知情者提供)
呼兰监狱正门(知情者提供)

真诚希望呼兰监狱仍在执迷不悟迫害法轮功的人能立即悬崖勒马,给好人留条活路,也是给自己留生路,更给后代子孙积点德吧!

责任编辑:魏敏

相关新闻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张金库生命垂危 呼吁国际社会援助
张金库陷冤狱生命垂危  家属吁关注
生命垂危的张金库说:狱医要整死他
欲盖弥彰的呼兰监狱致使张金库母亲嚎啕大哭
最热视频
细思极恐!大陆手机记录日常对话
【薇羽看世间】TikTok欲变身 美国还未醒?
【重播】川普发布会:刺激案无果 或发行政令
【现场视频】大客车排队拉大连湾居民去隔离
【珍言真语】潘东凯:保护隐私 拒可疑核酸检测
【新闻看点】TikTok命悬一线 微信还远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