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壮志弥恩仇 吴楚烟销奇策中

【隋唐英雄传记之十二】李靖篇(上)

作者:柳笛

李靖(素素/大纪元)

  人气: 1684
【字号】    
   标签: tags: ,

李靖,字药师。靖乃安定静默之意,药师为佛国世界之觉者。这般谦谦祥和的名字加诸一人之身,无怪乎历代传奇、演艺作品都爱反复流传他的故事。他与红拂女的风尘奇缘,代龙王兴云布雨的神迹,至今仍是妇孺皆知、口耳相传的美谈。李靖早已化身为后人心中的风流神将,而真正被历史铭记的,是他在人世间、在风云际会的隋唐之交,创造的一个个军事奇谈。

在初唐的武将中,李靖可谓最特别的一位。他几乎是唯一可与秦王李世民在兵法上一较高下的将领。秦王征战北方时,尉迟恭、秦琼等开国名将大多追随秦王出生入死,而巴蜀、荆楚一带,却是李靖独当一面,统领唐军逐步平定水乡江南。若说大唐半壁江山由秦王一手打下,那么另一半恐怕要归功于李靖。

与高祖恩怨

李靖姓字非凡,出身亦是不俗。在惜字如金的青史中,他有着殊为精彩的出场:姿容瑰伟的世家公子,文武兼备的翩翩少年,一出口便是经天纬地的豪言。他常对亲人说:“大丈夫若遇主逢时,必当立功立事,以取富贵。”如果不是身负天纵之才,怎敢踌躇滿志、轻言功名?相对的,是诸位名士赞赏的佐证。在家中,他的舅舅、隋朝名将韩擒虎说:“天下能够谈论孙武、吴起之兵法的,唯有此人。”在朝中,隋臣杨素、牛弘皆以李靖为俊杰。杨素甚至指着自己的座位对他说:“卿终当坐此!”

在万众瞩目之中,李靖于大业末年做到了马邑郡丞,在太原留守李渊麾下和突厥人作战。此时,反隋叛乱此起彼伏,天下已成乱象,李渊有心平乱救世,暗中招兵买马准备起事。此举没有瞒过身边的副官王威、高君雅等人,同样也惊动了心思缜密的李靖。李靖出仕隋朝,此时惦念的自然是隋主安危。但他的高明,在于不和李渊正面交锋,而是伪装成囚徒,准备潜行到江都,向炀帝密告。但当他到达长安时,关中大乱,因道路阻塞而滞留京师。及李渊攻占长安,李靖便作为告密的叛臣被俘,即将问斩。

在生死关头,李靖亦渴求生机。想他壮志未酬,功业未建,怎敢轻抛这一世人身?他向曾经的首领高呼:“唐公举事,本意是为天下人除暴政,怎么不想着完成大事,因私怨斩杀壮士呢!”李渊虽视他为祸患,闻其心声亦壮其志。二公子李世民敬重他的才识和胆气,也为他请命。李渊便顺水推舟释放李靖,世民更召他入幕为宾。

使功不如使过

武德初,李靖曾随秦王李世民征讨在洛阳称帝的王世充,正遇盘踞江陵的萧铣作乱,率水师攻取唐朝的峡州、巴蜀等地。高祖李渊临时调遣李靖,安辑萧铣。萧铣乃南梁宗室后裔,炀帝的萧皇后正是其远亲。大业十三年,萧铣起兵,次年称帝。武德三年,高祖下诏命亲王李孝恭征讨。自此,李靖之才崭露头角。

李靖有心借此战机在高祖面前立功,化解过往仇怨,立即领兵南下,途径金州,遇蛮人邓世洛屯数万贼兵于山谷。李瑗征讨,数次败北。李靖为其点拨一二,再次出战,李瑗一举击溃蛮兵,俘虏甚多,唐军得以顺利通过金州。李靖等人抵达峡州时,萧铣凭险塞阻截,大军久之不得行进。高祖得知,怒其迟留,暗中命峡州都督许绍将李靖处斩。许绍是位贤士,惜李靖之才,便冒险为他请命,这才保住李靖一命。

不久,蛮人冉肇则叛唐而犯夔州,李孝恭初战失利。李靖亲率八百士卒袭其营垒,再胜蛮兵。他又在各大险塞安设伏兵,待贼入瓮,一战而杀蛮首,俘获五千多人。当捷报快马加鞭传至高祖面前,李靖终于得到君王的信任和嘉奖。高祖向朝中公卿称赞:“我听说任用有功劳的人不如任用有过失的人,李靖果然立了大功。”他颁玺书慰劳李靖:“卿竭诚尽力,功绩卓著,不必担心功名利禄了。”继而亲笔敕文“既往不咎”,以示信任与厚爱。

南平萧铣

武德四年正月,招安之事未竟,李靖洞察两军形势,上陈灭萧铣十策,获得高祖首肯。二月,高祖授李靖为行军总管兼行军长史,随李孝恭再图江南。因李孝恭不晓军旅,高祖将“三军之任,一以委靖”,使李靖成为实际统帅。李靖遂厉兵秣马,日夜操练水军,准备南征。八月,唐军进驻夔州。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李靖没有把眼光局限在练兵,而是放眼天下。巴蜀一带新归唐朝,尚不稳定,李靖为安心作战,劝说李孝恭把当地部族的酋长子弟召来,根据其才能优劣授以官职,外示引擢,实以为质。

万事俱备,只待一场硬仗。时为夏季,江水泛涨,萧铣自恃三峡天险,料定唐军无法作战,于是休兵懈怠。九月,李靖欲率师过峡州,而诸将畏其湍流请求停发。兵贵神速,李靖以过人的胆识力排众议:“如今萧铣尚不知情,我们趁着水涨顺流而下,速至江陵,正是所谓‘迅雷不及掩耳’,是兵家上策。纵使萧铣得知唐军出征,仓促间调集军队,也无法迎战,擒拿萧铣就如探囊取物。”李孝恭抢先响应,依其计策领战舰两千余艘,沿着三峡,乘风破浪进发。因萧铣未设防御,唐军一路乘胜,于十月抵达夷陵。

萧铣有一骁将文士弘,拥兵数万驻守附近的清江。李孝恭急功近利,欲发兵征讨。李靖极力劝阻,告诫他文士弘是救败之兵,锐不可当,待其士气衰弱,才可决战。李孝恭一意孤行,留李靖守营,自己领兵出战,结果在李靖预料之中。但此战之后文士弘这边却大意轻敌,贸然纵兵抢掠。李靖见机,领余下军士突袭。文士弘之兵正肩扛手提,四处横行时,突遇李靖奇兵,顿时大乱,死伤近万。

攻克夷陵后,李靖不辞辛劳,又率五千轻骑作前锋,直抵江陵。李孝恭领大军在后。城内的萧铣寝食难安,城外的唐军却气势如虹。萧铣手下勇将相继落败,被俘士卒四千多人,大批舟舰成为唐军的战利品。眼看胜利在望,李靖宣布停战,命李孝恭将所有战船散弃长江中,任其顺流漂下。诸将疑惑,为何不将辛苦收缴的战船作为武器壮大兵势?李靖耐心解释:“江陵连山接水,我们孤军深入,若攻城未拔,对方援军四集,就会腹背受敌。现在放弃舟舰,援兵赶来一定以为江陵城破,不敢前进。这样,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擒贼。”

李靖不费一兵一卒,以一则疑兵之计便把大批援兵挡在长江下游。萧铣内外隔绝,困守孤城,终于走投无路,出城投降。李靖入城,军令严肃,秋毫无犯,城中百姓无不心悦诚服。援兵真正赶到江陵时,亦敬服于李靖治军之能,自愿放下武器,不战而降。

经此一役,李靖助唐平定了江南最大的割据势力,战功卓著,进一步得到高祖倚重,被尊封为“上柱国”。这一年,李靖年过半百,相较于早年获罪于高祖,也算是大器晚成。然而这只是他建功立业的起始,他的一生还有很长。平辅公祏、灭东突厥、破吐谷浑,无一不是他善于用兵、长于谋略的典范战例,无一不是点亮他生命的万丈荣光。@#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位列凌烟、配享庙廷的二十四位功臣中,有的追随唐主,死而后已,见证了起事到开国的盛德大业;有的寻寻觅觅,弃暗投明,只为辅助真命天子,一身才学方有用武之地。有的人感恩知遇,有的人戴罪立功,还有的人,效忠隋室力战唐军,不得以在慷慨悲歌中接受历史的安排,从末路英雄转变为新朝骁将。主动归唐的自是明达卓识之英,力竭俯首的亦是尽忠尽节之雄。尽管人生际遇各不相同,但他们同样为李唐基业立下功在千秋的不朽功勋。
  • 杨花落,梨花开;桃李子,得天下⋯⋯ 一阵清丽的童声穿梭于大兴都城的车水马龙之间,仿佛渲染着春日里落英缤纷的无边秀美。而这支《桃李章》对隋末的炀帝而言,不啻为寝食难安的梦魇。国中上至公卿贵胄,下至黎民百姓,无不私议着童谣中预言的天变——李氏当为天子!
  • “秋,晋赵鞅入于晋阳,以叛。”《左传》鲁定公十三年,晋阳城以一座战争古城的风貌,在史上留下第一笔记录。此后,烟沙半城,铁骑往来,晋阳一直作为军政重地被世人熟知。春秋韩、赵、魏灭知伯的“三家分晋”,汉文帝刘恒之藩“蛰伏”十六年,北齐皇帝高欢起事而征战四方,这些意义重大的历史事件,皆在晋阳发生。到了隋唐之际,晋阳再次吹响出征的号角,见证了又一桩奉天伐罪、开国建业的战争传奇。
  • 武德初,大江南北尽归李唐,宇内重现隋朝统一盛世。而在萧墙之内,一场夺嫡之战再次悄然发生。历史惊人的相似,却又咏叹着别样的回声。晋王杨广有心谋篡,隋太子横遭易储之祸;到了初唐,却是太子畏惧秦王之功,几次三番欲置亲兄弟于死地。晋王纵赢得帝位,却随着国祚的衰败英年早逝;而大唐开国便同样面临继承者的抉择,初唐君臣的一思一念,无不牵动历史的走向和国运的兴衰。
  • 业十三年五月,一年光景走到荼蘼开尽、花期将残的春夏之交,一场战事的谋划更加速了历史改朝换代的进程。这就是唐国公李渊与其子女、谋臣策划的晋阳起兵。其次子,敦煌郡公李世民,背负着相士神秘的预言,带领将士西入长安,从此踏上浴血沙场、定国安邦的征程。
  • 新年的钟声敲响,回顾往事,静思未来,正当其时。在这纷繁的世界,哪里去寻觅心灵的宁静,诉说内心的向往?
  • 一位学士,见证三朝兴亡,看尽花落云舒。他走过每一座都城,亲历每一段时空,都留下了韵致深厚的传说。他的面容看似瘦懦,似不胜衣,但性情刚烈,每论必及先王得失,必存规诫助益,凭借刀笔之才、博闻之识跻身初唐功臣,被太宗赞为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五绝”。他曾得三朝君王的眷顾——陈文帝的庇佑、隋炀帝的累征、唐太宗的恩遇。木秀于林,这无限尊崇风光的人生,却是风口浪尖的险途。或许有人欣羡,有人怀妒,但这位学士总是怀着清淡玄远的心态,不为所动,并写下史上第一首咏蝉诗:“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他就是虞世南,名入十八学士榜,位列凌烟廿四公。
  • 一柄八卦宣花斧,梦遇神人授艺,临阵对敌只晓三招绝技;出身草莽,贩私盐、劫皇纲,荒唐事无所不为,人送诨名“混世魔王”。演义小说勾勒的隋唐世界,壮怀激烈,群英中的程咬金,却以一副粗豪而诙谐的形象出现,为这段恢宏的历史增添一丝活泼欢喜的气氛。他行事乖张莽撞,偏能遇难呈祥,多福多寿,是凌烟功臣中最幸运的福将。而“半路杀出程咬金”“程咬金三板斧”等传统故事,更是作为经典俗谚深入人心。
  • “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万鬼。”
  • 美人歌歇,铁骑扬尘,问天下谁是王者?隋末唐初是一个尚武的时代,在区区二十载的光阴里,呈现了一部英雄辈出的战争史诗。数支装备精良的军队沙场相逢,各为其主,生死相见,给这段历史涂抹上铁与血的主色调。有一支王者之师,皆皂衣玄甲,每战便似乌云盖雪冲锋陷阵,似一杆金刚不破的巨笔,在中原大地铁画银钩,勾勒出一个力透山河的“唐”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