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田峰:十七岁高中生被国安迫害的真实经历

人气: 30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1月29日讯】十一年前,2004年耶诞节前后的一个早晨,我被山东省国安厅的警察从家中带走,那年我17岁。原因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我出生在一个不算富裕的城市家庭,父亲因为文革原因中断学业被迫下乡“改造”,母亲幼年家庭贫困彻底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并且在六十年代初的饥荒中忍饥挨饿,依靠吃树皮维持生命。共产党政府让这个国家屡遭磨难,毁掉一代又一代人原本充满希望的人生。从初中时代开始,我逐渐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和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有了自己的思考,并且不再相信当局在教科书和各种媒体上的宣传。

高中时代我有了自己第一台个人电脑,通过电话线接入到互联网,这使我的视野前所未有的开阔起来。那个年代,中共已经开始对互联网进行封锁,但封锁技术比较简单。“翻墙”之后,我看到了大量关于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档以及中华民国在台湾民主化的历程。受此影响,我对共产党北京政府合法性的怀疑变成了对它的深恶痛绝,并对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充满了想像和期待。

后来,我了解到1998年在杭州等多个城市公开组织中国民主党的主要人员纷纷被捕,民主党被迫流亡海外。又是通过互联网,在仔细阅读中国民主党的纲领之后,我发电子邮件到美国党部,申请加入民主党,并在不久之后收到了图片版的党员证书。我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加入了中国民主党。那时,我还不满十七岁。

之后,我为中国民主党济南市党部做了一个网站,虽然它最终也没能被发布出来。还写了一篇关于“只有大陆民主化,各省自治之后,两岸才能统一”的文章发到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的“读者来信”栏目,并且被网站采纳,也是属的真名。没想到,这些后来成为我“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证。

回到被带走的那天。清早在睡梦中的我被父母叫醒,说有人找我,但没说是谁。后来得知,这是国保的意思,因为我习惯睡觉时反锁自己房间的门,他们怕我在里面销毁证据,所以不让我父母告诉我他们的身份。开门之后他们亮明了身份,并示意我换下身上的睡衣,我要求已经进入我房间的国保出去,他坚持要在我屋内,只同意转身背对我。换好衣服之后,我来到客厅,这时我发现,他们一行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个女人端著摄像机拍摄“取证”,真是可笑,竟然要出动五六个国保来对付一个高中生。“知道我们的来意吗?”其中一个像是领导的国保问我。“大概清楚了”,我说。随后他们要对我家,特别是我的房间进行搜查,在我的要求之下,他们拿出了搜查证,我签字就被带到了楼下的警车里,一个男国保负责看管我。大约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出来了。随后我被带到了济南市内一个宾馆的客房中进行审问。问题大致是,让我主动交代自己的“犯罪”经过,让我供出“其他人”等。审问过程没有录影,但他们录了音,其中一个像是领导的男人大声斥责我“小小年纪就敢和共产党作对”诸如此类的话。之后,他们说在我的电脑和笔记本里找出了大量的“犯罪证据”,但鉴于我涉案不深,又不满18岁,如果能保证以后中断和民主党的联系,并且配合他们日后的工作,他们不会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我,我可以回学校继续我的学业。一个国保说在送我回家之前我要写一份“保证书”,并且口述给我他们要求的中心思想,其中几点是热爱中国共产党,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积极加入中国共青团(我至今也未曾加入过该团)等等。

权衡之下,我写了一篇主题为“遵守中国法律,热爱中国人民,践行公民权利”的保证书。他们不满意,让我重写,我又把我的文章重写了一遍,但依然没有他们要求的内容,其中像是领导的男国保又来斥责我,但他们没再坚持,貌似是对我的处理意见已经产生,没有因为我的不配合而继续为难我。

走出宾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两个男国保送我回家。他们把我送到家中,我终于见到了焦急等待我的父母和被他们叫回家的姐姐。国保们告我的父母,我还算是配合,希望他们今后严加管教我,并且要求全家人对此事严格保密,不许告诉身边的亲友和同学。为何堂堂国家机关的正常执法还要保密?他们在我鄙视的目光中离开。父母没有过多责备我,只是要我以后不要再继续,说“我还年轻,不要变成政治犯,还要完成学业”。

随后的几个月中,他们给我和我父母打过几次电话询问我的情况,还找过我三次,两次在家中被带走,一次是在学校(当时我在山东省济南第一中学读高三)。每次都会给我买些东西,带我去饭店吃饭。他们五次三番找我的的目竟然是让我做“卧底”,配合他们抓出更多像我一样企图“颠覆共产党政权”人,并且许诺我大学毕业后在国安系统给我安排工作。为虎作伥的事情我不会做,在我多次拒绝之后,他们只好作罢。在最后一次会面时,那个像领导一样的人告诉我,“下次再被我们抓住,可没有这么简单,你已经成年了,我
们会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你”。

这次事件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调整好心态应对即将到来的高考。但是,我没有任何的内疚,因为做错事情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个寡廉鲜耻的党和那些为虎作伥的人。

当你试图了解这个国家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上了犯罪之路;当你试图改变这个国家的时候,共产党会让你万劫不复。它可以动用国家机器迫害一个高中生,先威胁后利诱,企图让一个高中生帮他们“钓鱼执法”。多年之后我选择在网上将尘封多年的往事公之于众,因为那个高中生的理想并没有破灭,他依旧走在追求自由和民主的路上,不曾停息。

责任编辑:方凡

评论
2016-01-29 10: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