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罢不能”神韵交响乐团高雄四度安可曲

2016神韵交响乐团高雄第一场爆满观众(罗瑞勋/大纪元)

2016神韵交响乐团高雄第一场爆满观众(罗瑞勋/大纪元)

2016/10/02

【大纪元2016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台湾高雄记者报导)2016年10月1日,周末的高雄师范大学出现大量人潮,午间有来自纽约的神韵交响乐演出,高师大演艺厅开演前多日已票票售罄。一声洪锣后,时而辉煌尊贵、珠落玉盘的华夏曲调,时而英姿勃发、神采奕奕的西方节奏,展现自古音乐通乎神明、以德敬天的内涵,两个小时让高雄民众心驰神往,陶醉不已。

演出结束,观众迟迟不肯散去。神韵交响乐大方送上三首安可曲,默契热情十足的高雄乐迷,不用邀请就自动拍手加入和声,让指挥纳切夫开心地回头,对观众比了个“赞”。 “Encore!Encore  Encore! Encore!”高雄一千多人观众,大喊安可时的韵律、节奏、默契像军队行进步伐般的一致,大高雄的乐迷众志成城,最后向指挥纳切夫成功唤来了四首安可曲!

2016神韵交响乐团 高雄第一场
2016年10月1日,神韵交响乐团在高雄师范大学演艺厅演岀。小提琴演奏家郑媛慧的演岀。(罗瑞勋/大纪元)

“开天辟地 揭开序曲 ”

“真的非常感动,最后安可曲四首欲罢不能,我本来以为有第五首的。”国立高雄师范大学校长吴连赏愉悦笑道。

“我打从心眼里面感到非常震撼!”吴连赏既感动又赞叹表示,“这是用音乐的手法,展现出民族的灵魂;这是解决世界文明冲突的最佳不二解方!”“今天的音乐,融合中华五千年文明之美,加上台湾在地优质的声音,呈现出的是东方不败的‘东方力量’音乐!”

“这是天上的音乐!”国立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特聘教授洪瑞儿博士,听出神韵洪音开篇《救世正法》的弦外之音,她振奋地表示,“第一首就让我很震撼,感受到诸天仙佛慢慢下尘,背负很多责任,到世上普度众生。”

2016神韵交响乐团 高雄第一场
2016年10月1日,神韵交响乐团在高雄师范大学演艺厅演岀。二胡演奏家戚晓春(前排右)、孙璐(中)、王真(左)的演出。(罗瑞勋/大纪元)

华人自称炎黄子孙,华夏文化的共祖黄帝,让他的史官仓颉创造出华夏的文字,吹奏出创世的文化序曲。除了文字,乐、舞亦是,黄帝命令乐师制音律,乐师伶伦以凤凰鸣叫声校正,定出让炎黄子孙感到正气而亲切的5声8音12律。

自此,华夏第一位杰出的音乐理论家、作曲家、演奏家,黄帝乐师伶伦,作出了庄严热烈、欢庆颂神、抑扬悦耳的乐曲《咸池》。

“那锣一敲下去,就像是盘古的开天辟地,中华文化就此揭开序曲!”本身演奏大提琴的福山弦乐团团长李奇伦,感动万分叹道,“那一刹那,让我感受到华夏文化的博大精深。”李奇伦声音哽咽,“有种想要哭的感觉。让我想到从三皇的伏羲圣人、中华易经,一直到孔子传承下来,感受到我们的民族!”

李奇伦以《草原旷鼓》举例,“听这首曲子时心胸豁然开朗,感受到这音乐是那么的大!想像大漠南北民族的兼容并蓄,一直到匈牙利舞曲的快乐氛围,中西合璧、四海一家、天涯若比邻,全部从这场音乐听得出来!”

“尤其是台湾目前的氛围,让人更有感触,”李奇伦也称赞乐曲中西乐器合璧,“是融会贯通后的浑然天成,在把音乐层次提升到很高的境界”,他最后表示神韵交响乐团“一定会”在中西方乐坛,起到引领的方向。

“很难想像华夏文化的传承,竟可以(透过神韵乐曲)整个这样呈现下来!”台湾头颈肿瘤医学会理事长简志彦医师,以流杯作诗的《兰亭舒序》举例赞赏,“真的是扣人心弦,这是神韵作曲家,把当时文人雅士那种脑力激荡的画面整理创作出来的作品,真的可以想像画面。”

“乐音中充满了五千年来的传承、非常有活力、耳目一新;听完之后,对人生会有正面的想法,充满positive energy,可以提升我们的正向能量!”他补充。

“目前心情非常激动,是从来没有的感受,在这里感受到了!”简志彦医师再 一次赞叹,“真的难以形容,真的是Excellent太杰出了!”

“正肃的德音啊,其德行能光照四方,能慈和服众,择善而从!”是诗经对圣人光辉如雅乐德音、安邦定国的形容。

“人类要包容为一体啊,”“是神的恩典!”“唱出了天堂的光亮!”是昨晚9月30日嘉义民众,在聆听神韵交响乐团原创出的洪音天曲后,自心而发的感动。

“天帝开启的声音  影响未来音乐潮流”

“看到台上的演奏家竟来自世界各地,实在是很特别的经验!”前苏联国家交响乐团、俄罗斯爱乐、俄国莫斯科国家交响乐团大提琴首席、台湾独奏家交响乐团大提琴家Dardykin Alexandre(达第金)赞赏,“整场呈现的音乐形式非常自然、丰富,有不同的乐器、音色、乐曲形式等等,很多很多!”Dardykin说,“听了真的很感动”,他也称赞指挥纳切夫,“我在很多交响乐团演奏过,与许多指挥都合作过,但今天的指挥简直太精彩、太棒了!”

Dardykin也表示,神韵交响乐中西乐器合璧的音乐形式,将影响世界未来的音乐,引领音乐创作的潮流。

2016神韵交响乐团 高雄第一场
2016年10月1日,神韵交响乐团在高雄师范大学演艺厅演岀,男高音歌唱家天歌。(罗瑞勋/大纪元)
2016神韵交响乐团 高雄第一场
2016年10月1日,神韵交响乐团在高雄师范大学演艺厅演岀,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蓝。(罗瑞勋/大纪元)

“上帝开启了他的喉咙,赏赐他美好的声音!”由神韵艺术团创始人(艺术总监)所教授的高音唱法,是失传古老中国戏剧、欧洲早期歌剧美声发音方式,中国笛教师洪水滔,对男女高音歌唱家的声乐感动表示,“非常震撼,这真的启发人的心灵。”

“台湾这块土地,因为这场美好的音乐会而温暖了非常多人的心!”高雄巿爱乐协会理事长吴淑如称誉,“不管是旋律的优美,还是东西方乐器的融洽度,都非常美好、让人非常享受。”她补充,“藉由这场演出,让台湾这片土地的子民,心里能有更多恬静。”

神韵交响乐团以世界级品质的音符,以及天人合一的音声影响着全世界,国立高雄大学创校校长王仁宏也有所感触,“水准非常高,将来应该到香港跟大陆演岀!”

华夏在史前就与美、善、正的乐音息息相关,八千年前,华夏大地的子民就以丹顶鹤骨做笛(河南贾湖村出土的骨笛),吹出轻灵飘逸、天人合一的通神音阶。华夏史上的名君,都懂正乐能安邦定国。对神创世的礼赞、礼乐的教化,已是台湾人民、所有华夏子孙血液中共同永恒的DNA记忆。#

2016神韵交响乐团 高雄第一场
2016年10月1日,神韵交响乐团在高雄师范大学演艺厅演岀。(罗瑞勋/大纪元)
2016神韵交响乐团 高雄第一场
高雄师范大学演艺厅。(罗瑞勋/大纪元)

 

责任编辑: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