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雅乐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蓬莱的音乐大师

作者:文逸飞    
元.王振鹏〈伯牙鼓琴图〉。(公有领域)

元.王振鹏〈伯牙鼓琴图〉。(公有领域)

      人气: 2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伯牙成连学习弹琴,经过了三年,虽然掌握了弹琴的技巧,但总没法完全融入乐曲的意境中,达到心凝神寂的境界。

成连伯牙说:“我的老师方子春,现住在东海蓬莱山上,他最善于教导情致,我送你过去请教他吧。”

于是,两人一起乘船到了蓬莱山。成连让伯牙住下来,告诉他:“你先留在这里练习,我去迎接老师。”便撑船离去了。

成连始终没有回来。
…………………。

清 袁耀〈蓬莱仙境图〉
清 袁耀〈蓬莱仙境图〉。(公有领域)

伯牙一个人待在孤岛上,眼看四周空旷辽阔,一个人也没有;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每天只听海浪冲激岩岸的崩裂般响音;远处山林幽寂,鸟儿们徘徊碧蓝的海面,悲伤地鸣叫着。

突然间,他忘却了自我。

伯牙叹息道:“原来哪有什么太老师呢?是老师要让我放下情感与人心呀!”于是他拿起琴来开始弹奏,四周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琴音充满在整个天地间。

颐和园长廊上的彩绘:子期听琴,图中人为伯牙,绘画年代大约于19世纪末。(Shizhao/维基百科)
颐和园长廊上的彩绘:子期听琴,图中人为伯牙,绘画年代大约于19世纪末。(Shizhao/维基百科)

他不断地弹著、唱着,时间悠然而逝;一曲终了,老师(成连)回来了。

成连微笑:“伯牙啊!这伟大的自然便是你最好的老师呀!”于是,成连把依然沉浸在音乐旋律之中的伯牙,引到船上,乘船破浪回去。

自那以后,伯牙便成了天下无与伦比的琴师。@

《独钓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经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纪元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 (传马远绘)〈雕台望云图〉。(公有领域)
    在浩瀚的时间长河中,人类的生命如此短暂。悠悠万代,世间的辉煌,不过如一粒粒瞬间碎裂的沙尘,甚至留不下一片涟漪!生命究竟为何而来?又将归往何方?在无尽的苍穹里,如此微渺的自我,却总苦苦追寻着一个或许永远也得不到的答案!
  • 清.戴熙〈云岚烟翠图〉局部(网路图片)
    王昌龄的好友辛渐准备北上洛阳,诗人特地陪伴着他,直送到润州,在芙蓉楼作别。〈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 清 禹之鼎“幽篁坐啸图”(洛神艺术网络图片)
    人称“诗佛”,在他的诗中常常看不到作者个人的形象,只是如画般描绘出自然的本来面目。由于长年修佛,王维的诗总表现出一种“无我之境”,没有过多的情感,只是静观万物纷陈而已。〈竹里馆〉一诗却打破了这个常例,诗中不但出现了主角清楚的自我,而且还是一个极度孤独的形象。
  • 〈梅花翠雀〉(国立故宫博物院)
    王维羁旅在外,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位刚从故乡来的客人,想打听家乡的近况;没想到满腹乡愁的他,千头万绪,不知从何问起,最后,却提起了梅花。
  • 明 盛茂烨〈唐诗山水僧敲月下门〉。(公有领域)
    贾岛对韩愈再三拜谢,两人变成了好朋友;韩愈骑上马,与贾岛一路讨论著诗文回去。一如月下划破寂静的声响,贾岛与韩愈的相逢,也敲开了他人生与仕途的大门。贾岛后来以韩愈为师,并正式还俗参加科举,只可惜内向孤静的性格,使他郁郁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挤、贬谪,与谤议间度过。
  • 清 袁江〈观潮图〉局部。(公有领域)
    离别,给人的印象似乎总是悲伤的,壮年时离别,是一种沉痛的割舍;暮年时离别,是一份对逝者的自伤;然而,离别发生在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却可能于殷殷相送中,寄托了更多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与祝福。
  • 元.朱叔重〈春塘柳色〉(国立故宫博物院)
    盛唐,是帝国领土最为扩张的时期;塞外辽阔的风光,英雄策马的景象,抛头颅、洒热血,建功立业,是每个好男儿心中都有过的梦想。在这个时期也产生了许多杰出的边塞诗人,他们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鸣,也被人们所广为传唱,而其中最杰出的当推王之涣。
  • 力士脱靴,贵妃研墨。清代版画。(公有领域)
    李白应是深具仙根的,据《李太白全集》里记载,他与东岩子在山中养了一千多只珍禽,并能召唤它们;这段时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诗文中具有的“神仙气息”。
  • 明 张路〈骑驴图〉。(公有领域)
    孟浩然年长李白十二岁,当时已经是名满天下的诗人了,而年轻的李白才初出茅庐呢。他们一见如故,时相往来。李白仿佛像见到了一座高山,一心只想亲近与登攀;孟浩然的胸怀磊落,恬淡自然,让李白写下了“吾爱孟夫子”的满腹钦仰:
  • 清 王翚〈云山竞秀图〉。(公有领域)
    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一○七九年),御史何守正等上表弹劾,言苏轼诗句讥讽朝政,暗藏不轨;神宗大怒,将苏轼逮捕入狱待死,史称“乌台诗案”。这是苏轼政治生涯的重大转折,他在狱中历尽折磨,三不五时接受严刑拷打,“诟辱通宵不忍闻”,几度将要命绝;……所幸最终免死,改谪黄州团练副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