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fe List

书摘:生命清单(1)

作者:罗莉.奈尔森.史皮曼
  人气: 193
【字号】    

【作者简介】罗莉·奈尔森·史皮曼(Lori Nelson Spielman)

罗莉·奈尔森·史皮曼出生于密西根州,曾任语言治疗师及辅导咨商师,擅长情感解剖。《生命清单》(The Life List)是她的首部小说,有超过30种以上的译本,感动全球无数读者。

【引语】

我花了几秒钟才认出这确实是我的笔迹。我十四岁的花俏字迹。看来我是写了一张愿望清单没错,虽然早已不复记忆。

【正文】

“搞什么鬼啊?”我高声问道。瞬间,我意识到自己失去了该死的奥斯卡奖,我这种毫不雍容大方的反应,吓到了自己。事实上,我毫不害臊地表达了自己的火大。

米达透过玳瑁镜框瞅着我。“抱歉?要我再说一遍吗?”

“呃 …… 对。”我支支吾吾,视线轮流扫过家庭成员,希望能看到对方表示支持。杰露出同情的表情,但裘德看都不肯看我,在自己的记事本上涂鸦,下颚抽搐得很厉害。至于凯瑟琳,唔,她真的很适合当演员,因为她脸上那种惊愕的表情可信度百分百。

米达先生朝我凑得更近,从容不迫地说话,仿佛我是他病残的老祖母。“你母亲手上的波林格化妆品公司股份,会转到你嫂嫂凯瑟琳手上。”他把那份正式文件递过来让我看。“你们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份副本,可是你现在可以先读我的这份。”

我拉长了脸,挥手赶他,拚命想理顺自己的呼吸。“不用,谢谢,”我勉强说,“请继续,抱歉。”我弯身窝进椅子里,咬紧嘴唇免得发抖,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我明明工作得那么卖力,我一直想让她为我骄傲。难道凯瑟琳摆了我一道?不,她永远都不会那么残忍。

“这部分的程序差不多结束了,”他告诉我们,“我的确有事要私下跟布芮特讨论。”他看着我。“你现在有空吗?还是要改天再约?”

我仿佛在一团雾里迷了路,挣扎要找路出去。“今天没问题。”有人用听起来跟我很像的声音说。

“好吧,”他扫视围坐桌边的人脸,“散会之前还有问题吗?”

“没问题。”裘德说,从椅子起身找门,像个急着想逃狱的囚犯。

凯瑟琳检查手机看看有无讯息,杰则是满怀感激地冲到米达身边。他瞥了我一眼,但匆匆撇开视线。我哥肯定很窘,我觉得很不舒服。唯一我还觉得熟悉的是雪莉,她不受管束的棕色鬈发配上柔软的灰眸。雪莉张开手臂,把我拉进她怀里,连她也不知道该跟我说什么。

哥哥嫂嫂轮流跟米达先生握手的同时,我默默坐在椅子里,像个课后被迫留下的调皮学生。他们一离开,米达就把门关起来。门一关上,房间如此安静,我都听得到血液快速流过太阳穴的呼咻声。他回到桌首的座位,这样我俩恰好形成直角。他的脸晒成古铜色,肤质平滑,柔和的棕眼跟有棱有角的五官不大搭轧。

“你还好吗?”他问我,仿佛真想知道答案似的。我们一定是算钟点付他费用的。

“还好。”我告诉他。一穷二白、没了母亲、受到屈辱,可是还好。没事。

“你母亲生前就担心今天对你来说会特别难熬。”

“真的吗?”我苦涩地轻笑一声并说,“她觉得把我排除在遗嘱之外,可能会让我难过?”

他轻拍我的手。“也不能这么说啦。”

“我是她唯一的女儿,却什么都拿不到,什么都没有,连一件留念用的家具也没有,我是她的女儿耶,可恶。”

我使劲把手从他那里抽走,埋进自己的怀里。我的视线往下游走,先落在我的那只祖母绿戒指上,接着往上游移到劳力士手表,最后停在卡地亚三色金手环上。我抬起头,看到一抹状似嫌恶的神情,让米达先生可爱的脸庞黯淡下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认为我很自私、被宠坏了。你认为这跟金钱或是权力有关。”我的喉咙一紧。“重点是,昨天我一心想要的只有她的床铺,就这样而已。我只是想要她的老古董……”我搓着喉咙的那个结。“床铺……这样我就可以蜷起身子,感觉她……”

我竟然哭出来,真吓人。抽噎一开始很克制,后来变成激烈放肆的丑哭。米达冲到办公桌找面纸。他递给我一张,轻拍我的背,我则拚命要冷静下来。“抱歉,”我哑着嗓子说,“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难熬。”

“我了解。”掠过他脸庞的那道阴影,让我觉得他也许真的能够了解。◇(待续)

——节录自《生命清单》/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生命清单》(悦知文化出版提供)
《生命清单》(悦知文化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他活过了父亲的年纪后,终于愿意正式面对这个曾令他不耻、伤害他极深的父亲。《爸爸没杀人》是傅尼叶从童年记忆中搜寻父亲的身影,重新为父亲拼贴的感人画象。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我花了几秒钟才认出这确实是我的笔迹。我十四岁的花俏字迹。看来我是写了一张愿望清单没错,虽然早已不复记忆。在某些目标旁边,我看到母亲的手写评语。
  • 我用面纸擦拭双眼。“她向来都有第六感,不管我有什么困扰,不用开口跟她说,她就会主动提起。当我试着说服她说不是这样,她就会看着我说,‘布芮特,你忘了,你可是我生的,骗不了我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