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奇闻‧乡野传奇

乞丐义猴相依为命 义猴忠义葬主

作者﹕殷鑫整理
一行人在山路上走了很远,还能听见猿猴低沉凄切的声音。(大纪元)

一行人在山路上走了很远,还能听见猿猴低沉凄切的声音。(大纪元)

      人气: 24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乞丐义猴

清朝时期,在江浙一带有一个鬈胡子的乞丐,用茅草编成一间房子,住在南山脚下。

他曾经养过一只猴子,教它穿戴起来耍傀儡戏,在街镇热闹地方表演,用来讨些钱维持生活。每次得到吃的东西,总是和猴子在一块吃,纵然在严冬和多雨的夏季,也和猴子生活在一起,相依为命,好像父亲同儿子一样。

像这样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乞丐年纪老了,而又常常害病,不能够引著猴子出去表演。猴子就每天跪在路旁,乞讨些吃的东西来养活乞丐,村人都知道这只猴子的情况,所以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施舍些食物给它,让它带回给乞丐吃。这样过了很久,它一点也不变心。

义猴忠义葬主

后来乞丐死了,猴子悲伤地在乞丐身边旋转,好像儿子哀悼父亲一样。哭完,就跪在路旁,很凄惨地叫个不停,并伸出手掌向过路的人讨钱。不到一天工夫,已经讨到好几串。它将钱用绳子穿起来,走到市上一家棺材店里去,在那里又叫又跳,留着不肯走。

棺材店的老板觉得很奇怪,就派人跟着猴子,前往乞丐所住的茅舍查看,发现原来乞丐已经死去多时。棺材店老板被猴子尽忠主人的义行所感动,就给了它一口棺材。

但它仍然不肯走,每遇到挑担的人就牵住他的衣服。挑担的人明白了它的意思,就帮助它将棺材一直抬到南山脚下,然后将乞丐装殓起来埋葬了。

猴子又跪在路旁,向路人乞讨些吃喝的东西去坟上祭奠。祭奠完毕,又在野地里跑东跑西地拾些枯树枝干,堆在坟墓旁边,将以前它穿戴的面具和衣服,都放在干柴堆上一齐烧掉。然后又惨叫了几声,纵身投入烈火中烧死了。

村里的人看见它这样义气,都惊叹不已,被这猴子的忠义所感动,称它为“义猴”,并为它立了一座义猴冢,以作纪念。

资料来源:清.宋曹《会秋堂文集》@*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长江三峡
(意文/大纪元)
    唐朝诗人的奇遇,见识了神仙取舍分明。他令仆人拜了马当神,乘船在长江上,向前行驶了几里路,忽然从水中跳出来一条红鲤鱼,身长有三尺,这条红鲤鱼跳到王昌龄的船上。王昌龄见了,高兴地笑着说:“这真是自己送来的美味啊!”便让船上厨师煮了这条鲤鱼。厨师在剖开鲤鱼肚子时,发现里面有把金错刀
  • 虚云和尚与孙中山先生像(大纪元合成图)
    孙中山倡导宗教信仰自由,倡导居住、言论及财产自由。这四项自由权利随着孙中山的辞职而逐渐消失。当时有一位法号虚云的高僧曾预料,各省军阀会推翻孙中山创建的自由保障,使中国的秩序陷入混乱。果然,各地军阀在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之职后,任意横行,全无法纪。
  • 盟军诺曼底登陆资料照。(公有领域)
    战史杂志《Argunners》近日刊出一组照片,向读者披露了一些有关二战的有趣事实。
  • 善恶有报如日月,有规有律准不失信。(大纪元)
  • 很多人相信,泰国小歌手朗噶拉姆就是一代歌后邓丽君的转世。(视频截图)
    (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综合报导)在最近一期《中国好声音4》中,16岁的泰国小姑娘朗嘎拉姆登台演唱邓丽君的《千言万语》,美音和神貌均如本人再来。更因邓丽君1995年在泰国清迈辞世、朗嘎拉姆四年后在的农村落地,很多人相信,邓丽君真的归来了。
  • 《赤壁丛林》(钟元翻摄/大纪元)
    古代到底还有多少秘密今天的我们还不知道?对今天的我们确实是一个迷。例如,在古代曾有过和凤梨差不多大小的米粒,让我们今天的粮食专家也自叹不如。
  • 长人手的猪。(网路图片)
    轮回转生,越来越多人相信真有奇事,说人和动物间互转生,也并非毫无事据。看看下面猪转生人和猪长人手的两桩奇事,却是活生生的两个实例。
  • 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行善积德,做恶造业,没有不偿还的;富贵在天:唐朝和尚宿命通看得见。
  • :地震前猩猩突然失去控制,大声呐喊。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前几天,美国发生了一次地震,在当地时间2011年8月23日下午1点54分,这起5.9级地震的震央在美国维吉尼亚州米纳勒尔(Mineral),距离首都华盛顿(DC)西南92英里。在华盛顿国家动物园里,母猩猩艾瑞丝的姿态平时总是如皇后一般沉稳、高雅。然而,美东时间23日下午近两点时,艾瑞丝突然失去控制,大声呐喊…
  • 宋代大诗人黄庭坚,自号山谷。他出自苏东坡门下,诗与东坡齐名,当时人称他们为“苏黄”。他是“江西诗派”的宗主,影响极大。而黄庭坚的词,在历代则褒贬不一,因人而异,看法落差很大。因为他留存到现在的近两百首词中,品类很杂,高下悬殊。黄山谷的诗书画号称“三绝”,他不只有文名,也非常的孝顺,也因为这个原因,而遇到了一件影响他一生的大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