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fe List

书摘:生命清单(2)

作者:罗莉.奈尔森.史皮曼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用面纸轻揩眼睛。深吸一口气。现在再吸一口。“好了,”我说,在平静的边缘摇摇晃晃,“你说你有事要讨论。”

他从皮制公事包里抽出第二份马尼拉档案夹,放在我眼前的桌上。“伊莉莎白对你有不同的打算。”

他打开档案夹,递给我一张泛黄的笔记本纸。我瞪着它看。马赛克般的折痕告诉我,它曾经被紧紧揉成了小球。“这是什么?”

愿望清单,”他告诉我,“你的愿望清单。”

我花了几秒钟才认出这确实是我的笔迹。我十四岁的花俏字迹。看来我是写了一张愿望清单没错,虽然早已不复记忆。在某些目标旁边,我看到母亲的手写评语。

我面带笑容,把清单推回去给他。“是很可爱没错,这东西是你从哪里弄来的?”

“伊莉莎白,多年以来她都留在身边。”

我把头一偏。“那又……怎样?难道她要留我的旧愿望清单给我当遗产?是这样吗?”

米达先生毫无笑容。“唔,算是吧。”

“到底怎么回事?”

他把椅子滑得更靠近我一点。“好吧,情况是这样的。伊莉莎白好多年前把这张清单从垃圾桶里捞出来。这么多年下来,每次只要你完成一项目标,她就会把它划掉。”他指着学法文。“看到了吧?”

母亲用条线划穿了那项目标,在旁边写了Très Bien!。

“可是清单上有十个目标还没完成。”

“哎唷,这些目标跟我目前的目标完全不同。”

他摇摇头。“你母亲认为,即使到了今天,这些目标还是有效力的。”

我拉长了脸,想到她对我的认识还不够深,心里便涌起一阵刺痛。“唔,她弄错了。”

“她希望你完成这份清单。”

我下巴一掉。“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我对着他甩动那张清单。“这是我二十年前写的耶!我是很想实现母亲的心愿,可是把这些事情当成目标就是不可能!”

他像交通警察般地伸出双手。“哎,我只是传声筒。”

我深吸一口气并点点头。“抱歉。”我往后沉入椅子,搓搓额头。“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米达先生翻动档案,拿出一只淡粉红信封。我马上认出来了。那是她最爱的Crane牌文具用品。“伊莉莎白写了封信给你,要我大声朗读给你听。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干脆把信给你。是她坚持要我大声朗读的。”他给我一抹自作聪明的笑容。“你识字吧?”

我忍住不笑。“欸,我完全搞不懂母亲到底在想什么。在今天之前,如果她要你大声朗读给我听,我会说那一定有理由。可是到了今天,以前的规则全都不适用了。”

“我猜现在的状况跟过去一样,她有她的理由。”

听到撕开信封的声音,我的心跳跟着加快。我硬逼自己往后贴着椅子坐,在腿上交叠双手。

米达把眼镜架在鼻子上,清清喉咙。

“‘亲爱的布芮特,

一开始,我要先说,我为你过去四个月必须承受的一切,感到万分遗憾。你是我的支柱、我的灵魂,我要谢谢你。我还不想离开你。我们本来还有那么多生活要过、那么多爱要分享,不是吗?可是你很坚强,你可以承受,甚至会越来越茁壮,虽然你现在不会相信我的话。我知道你今天很悲伤,就让你稍微沉浸在悲伤里一下。

我真希望我也在场,帮你度过这段哀伤的时光。我想把你抓进我的怀里,紧紧搂住,直到你喘不过气,就像你小时候那样。也许我会带你去吃顿中饭,我们会在德雷克饭店找张舒适的桌子,我会花整个下午倾听你的恐惧跟忧伤,一面抚搓你的手臂,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痛苦感同身受。’”

米达的声音带点感情,他朝我看来。“你还好吗?”

我点点头,说不出话。他抓住我的手臂掐了掐之后才继续念。

“‘你哥哥今天得到了他们的那份遗产,你却没有,你一定非常困惑。公司最高的职位给了凯瑟琳,我只能想像你会有多生气。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我做的一切都是以你的最大利益为考量。’”

米达对我微笑。“你母亲很爱你。”

“我知道。”我低声说,用手摀住颤抖的下巴。

“‘将近二十年前的某一天,我正要倒空你那个飞越比佛利图案的垃圾桶时,发现了这团揉皱的纸张。想当然,我这么爱管闲事的人不会放过它。你可以想像,当我把纸团摊开,发现你写了愿望清单时,我有多么开心。我不确定你为什么把它扔掉,因为我觉得这份清单还蛮不错的。那天晚上我就跟你问起这张清单的事,你记得吗?’”

“不记得。”我大声说道。

“‘你跟我说,笨蛋才会有梦想。你说你不相信梦想。我认为这件事跟你的父亲有关。他原本应该在那天下午来带你出门逛逛,可是他爽约没来。’”

痛苦揪住我的心一扭,把它惨兮兮地纠成了羞愧跟怒气的结。我咬住下唇,紧闭双眼。父亲放了我多少次鸽子?我都数不清了。在最初十几次过后,我早该学到教训的,可是我太容易上当,竟然相信查尔斯‧波林格;以为就像神秘的耶诞老人那样,只要我全心相信,父亲就一定会出现。

“‘你的人生目标深深打动了我。有些很滑稽,比方说第七项。其它相当严肃而且慈悲为怀,比方说第十二项:帮助穷人。你向来很乐于付出,布芮特,是你敏感又体贴。现在看到你有那么多人生目标还没达成,我觉得很心痛。’”

“母亲,我不想要这些目标,我已经变了。”

“‘你当然已经变了。’”米达读道。

我一把抢走他手中的信。“她真的那样说吗?”

他指着那行字。“这边。”

我手臂汗毛直竖。“好怪,继续吧。”

“‘你当然已经变了,可是亲爱的,我怕你已经舍弃了自己真正的抱负。到了今天,你还有任何目标吗?’”

“当然有,”我边说边绞尽脑汁想要提出一项,“今天之前,我本来希望能经营波林格化妆品公司的。”

“‘那个事业从来就不适合你。’”

米达先生赶在我伸手去抓信纸以前,就指出了那行字。

“噢,我的天啊,感觉就像她在听我讲话。”

“也许这就是她希望我大声念出来的原因,这样你们可以有点对话。”◇(待续)

——节录自《生命清单》/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生命清单》(悦知文化出版提供)
生命清单》(悦知文化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搞什么鬼啊?”我高声问道。瞬间,我意识到自己失去了该死的奥斯卡奖,我这种毫不雍容大方的反应,吓到了自己。事实上,我毫不害臊地表达了自己的火大。
  • 以前,房间有窗帘,那边有照片、花和书,一只叫卡斯特的猫睡在沙发上。有烛台,有细语,有斟满的酒杯及音乐。墙上摇曳着影子,一个高大,另一个妩媚动人。这个房里曾经有爱存在。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大学真是最大、最令人摸不着头绪的地方,我一走出宿舍房间就迷路了。等我不觉得这么混乱的时候,再描述给你听,到时也会说说我修的课。星期一上午才开学,现在是周六的晚上。可是我想先写一封信,我们彼此也好认识认识。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当他活过了父亲的年纪后,终于愿意正式面对这个曾令他不耻、伤害他极深的父亲。《爸爸没杀人》是傅尼叶从童年记忆中搜寻父亲的身影,重新为父亲拼贴的感人画象。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