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绘生活(296)庶民小吃米粉汤

作者﹕文、图/邱荣蓉

淡彩速写 / 米粉汤和油豆腐(图片来源:作者 邱荣蓉 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85
【字号】    
   标签: tags:
淡彩速写 /米粉汤和烫青菜(图片来源:作者 邱荣蓉 提供)
淡彩速写 /米粉汤和烫青菜(图片来源:作者 邱荣蓉 提供)

天气渐渐凉了,传统市场附近容易发现米粉汤的踪迹;每每坐在暖烘烘、窄小的桌边,看着老板在仅容回身的摊位前,一边亲切的招呼客人、一边忙不迭地端送食物,那种幸福又自信的感觉,在商家的脸上自然流露着,连我看了都好感动;但是这些年来,我发现卖米粉汤的商家或小摊子已经越来越少见了,甚至是销声匿迹再也找不到啦……真是好怀念那种清淡有味的台式小吃呢!

画里的小品速写,是去年的旧作。那时候我家巷口马路边,新开了一间米粉汤专卖店。去吃了几回,感觉滋味不错,实在很开心米粉汤店面开在这里,但开心之余我不禁也替商家担心:庶民小吃的米粉汤、油豆腐和汤青菜,都是平价的台式料理,价格亲民也很便宜,一份不过40到50元间,不知每天得卖多少碗米粉汤?多少盘烫青菜或油豆腐?才能收支平衡不断地经营下去?

店老板是一位年轻人,很喜欢做料理,看见我在店里画下他煮出来的食物,开心地问:“您画好的图能让我张贴在店里吗?我真的好喜欢!”因为经常来吃,也希望能举手之劳地帮点小忙,我爽快地答道:“没问题,但原作纸张太小了,贴在墙上没有分量,我可以用彩色影印放大画作,这样才有看头。”其实,我有一点私心,不想将独一无二的原创轻易送人,因为我再也画不出来第2张一模一样的画来啊!每次店家或友人和我要画,我一律用彩色影印的“复制画”馈赠,加上画框以后,看起来就像原创一样逼真。

每回去吃米粉汤,几乎都在我家面馆打烊后、觉得肚子不太饿想吃些轻而淡的食物果腹就好的情况下。虽则米粉汤店里也卖猪肝连、嘴边肉这些东西,但我最爱的还是油豆腐;在米粉汤里沁泡的油豆腐,小火慢滚越煮越有味道,放在小盘里淋上一点酱油膏、洒些香菜,清爽美味又营养!

记得在台北读初一的时候,因为要从松山搭火车到汐止上学,经常放学后肚子会饿,不论是在汐止或是松山车站附近,我都会经过卖米粉汤的小贩。所以米粉汤对我来说,是刚上中学时,我对台北最深刻的记忆吧!

因为从小住眷村,一般庶民小吃多是面食类:水饺、包子、馒头、大饼、葱油饼……等等。那个生活清苦的年代,吃面食最省钱也不必花太多的钱买菜,全家就能饱餐一顿。所以在我的记忆中,眷村是没有米粉汤这种食物的。

年纪越长,不自觉对食物的记忆已经不是美味,而是过往生活里的片段画面。画里米粉汤和油豆腐、烫青菜的店家,已在半年多前歇业,相信昂贵的店租是压死庶民小吃的最后一根稻草。唉,不知此刻谁能告诉我?“米粉汤”你在那里啊?!@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晶莹剔透、质地天然的“琥珀银戒”。总觉得“琥珀银戒”给我的印象:虽没有钻石珠宝炫丽夺目的光采,却静默在指尖散发出一种独特优雅的“内敛气质”。
  • ……每每翻着数量惊人、一本又一本的画册,所有曾经喜悦与悲伤的往事,也随着画面一一在脑海浮现,我心底有一种莫名的悸动。
  • 我想大人吃糖和孩子最大的不同,是经过岁月和生活的磨练后,糖里的滋味已经不在舌尖了,而在脑海:脑海沉淀了我们的青春,一如我和好友这40多年来的甜美友谊。
  • 尤其一拨开番薯皮就看到一丝白烟从黄澄澄的薯心里冒出来,迫不及待的含在口中,便能顿时齿颊留香,品尝着一种不期而遇的惊喜。
  • 觉得这几年韩剧来台,除了浪漫诗意的唯美画面让大婶们深深着迷外,仿佛心态也回到过去年少轻狂的青春活力,随着韩剧起舞的还有一样,就是市面上随处可见的韩版服装,更让大婶们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起来。
  • 就算时间不够、来不及上色也没关系,起码能用钢笔勾勒出简单的轮廓线稿,回家再凭记忆上色,一样能抓住当下美感。尤其画好的明信片,偶尔和画友相互交换,彼此珍藏这独一无二的手绘创作,“以画会友”的感觉也很特别。
  • 记得有一回,我在脸书的“速写社团”里面分享了一张“客人用餐”的作品,马上有画友按赞,并留言给我:“都是我们去画店家,头一次看到店家画客人!真有趣。”对啊!我就是那位忙里偷闲、顾盼之间不忘偷偷描绘客人的老板娘哟!
  • 中秋节来了!一年三节里,我最喜欢中秋节,觉得各式各样的南北口味月饼,林林总总有甜的咸的、荤的素的,还有标榜少油少糖的养生月饼,真的要比端午节的棕子更有滋味;何况连蛋黄酥、芋头酥、凤梨酥、文旦柚子都来帮衬助兴,简直就是甜蜜不断的人间美味。
  • 今年中秋巧遇两个台风,让大家期盼的4天连假全泡汤了!所幸假期最后一天,一早太阳公公竟然露脸了,让我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赶紧换穿运动服;毕竟下雨的刮风天,没上附近公园做例行的晨间运动,在家里吃喝了不少甜点月饼,心里真有点罪恶感,担心卡路里爆增……不过后悔无济于事,还是外出运动最实在!
  • 小时候,看电影不在戏院,也不是租录影带回家看,而是看“露天电影”,也就是现在俗称的“蚊子电影院”。每到暑假,眷村里偶尔会放电影,尤其是放过去的年代所流行的黑白歌舞国片,这种电影会将音乐、歌唱、舞蹈编入电影的剧情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