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学者聚焦中共土地财政 深挖房价泡沫根源

人气 4304

【大纪元2016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默迪综合报导)针对中共近30年来的土地财政,业界普遍认为其是大陆房价暴涨的背后推手。有分析人士直指,中共土地财政之所以得以形成和发展,是受庇护于中共体制下的土地公有制,使得地方政府得以垄断土地,这是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房价暴涨的最大收益者是中共地方政

关于土地财政的争议由来已久,最近再次成为舆论焦点。多位大陆学者直言,大陆房价暴涨的背后,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地方政府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10月18日公开表示,地方财政收入有50%以上来自于土地出让金。

华远地产前董事长、素有“大炮”之称的任志强8月30日直言,“中国房价70%都被政府拿走!”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表示,地方政府高度依赖土地财政,虽然高层忧虑楼市泡沫风险,但由于楼市已骑劫经济,无法制订长期政策。

近几天来,大陆多家媒体重提大陆学者赵燕菁2014年针对土地财政的分析。赵燕菁表示,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后,地方政府的税收分成比例减少,但是却将土地收益划给了地方政府。

数据显示,1994年以后,中共地方政府出让土地的规模明显加大,从1995年至2014年,大陆每年的土地出让收入由400多亿元(人民币,下同)猛增到4.29万亿元,增长了100倍。

而此前的1980年代后期,深圳、厦门等地开始通过出让城市土地使用权,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这就是后来广受诟病的“土地财政”。

中共土地公有制为土地财政创造了条

赵燕菁表示,之所以大陆能走土地财政这条路,是因为(中共)计划经济所建立的城市土地国有化和农村土地集体化,为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创造了条件。

土地私有制的国家,政府只能从土地所有者的税收中获利;而在土地公有制下,政府可以直接从土地升值中获利。

《经济学人》杂志的分析文章《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腐败基础》(The rotten foundations of China’s real-estate market)表示,要想解决大陆房地产问题,大陆必须有开放的金融系统、彻底改变土地政策,否则,房地产泡沫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席卷大城市,而且总有一天泡沫会破灭。

公开资料显示,1949年之后,中国城乡居民不再能私人拥有土地产权,所有土地归为公有(实际为中共所有)。1990年5月,中共国务院又颁布了《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规定对土地使用权进行有偿出让,居住用地出让年限最高为70年。

土地财政带来的问

赵燕菁分析,土地公有制下,土地成为(中共)地方政府获得巨大收益的来源,而土地财政也将大陆的住宅变成投资品,与其说是“土地财政”,“土地金融”更加适合。

无论怎样抑制房地产市场,只要其收益和流动性高于股票、黄金、储蓄、外汇等常规的资本贮存形态,资金就会继续流入不动产市场。

这也是大陆房价难以下降的原因。这些问题不解决好,很可能会给整个经济带来巨大的系统风险。

截至2012年底,大陆84个重点城市处于抵押状态的土地面积为34.87万公顷,抵押贷款总额5.95万亿元。一旦出现房价下跌,这将近6万亿的抵押资产贬值将导致难以想像的金融海啸,而且将蔓延各个经济领域。

再有,土地财政在抬高房价的同时,拉大了社会的贫富差距。地方政府、企业和个人投资者都在持续高涨的房价中快速积累财富。房价上涨越快,贫富差距越大。

此外,地方政府大规模出让土地、大搞房地产,占用了大量土地,消耗掉本应用于其它发展项目的宝贵资源。而且,这直接导致如今部分城市的房产过剩,即超出实际需求的“鬼楼”甚至“鬼城”。

另外,土地财政也间接导致大陆制造业长期恶意竞争。地方政府利用土地收入给予制造业企业高额补贴,其补贴金额甚至远远超过企业的高税负,致使大陆产品可以多年维持超低价格。

大陆经济学家张维迎今年6月份撰文表示,大陆国有企业恶意竞争的来源,就是企业不关心成本,因为成本可以由政府买单,这完全脱离的市场竞争。

另据经济学家易宪容分析,中共地方政府官员的个人利益,也是他们维持土地财政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土地交易和土地出让金的使用过程中,都存在大量贪腐行为。#

责任编辑:刘晓真

相关新闻
敏感时间点 习当局调控楼市 多地降温
蔡慎坤:疯狂的土地敛财模式何时终结?
苏州房价大跌的背后
大陆300城卖地收入近2万亿 无锡涨幅达470%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桑普:中共超限战 庚子赔款会重现
【纪元播报】瑞幸咖啡造假 引发中概股信用危机
【有冇搞错】对付中共须靠纽约人川普
【直播】4·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46万
【纪元播报】湖北江西混战 习外防暴乱内防政变
【新闻看点】川普为何批世卫?中共四大谎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