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贾敬龙案是当今中国乡村拆迁的缩影

人气: 10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26日讯】今天的中国乡村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官员抱团共同欺压百姓的黑幕,而强拆则是其中最野蛮最血腥即最黑的一幕。这一点在贾敬龙一案中可以说反映的非常明显。

在这起案子中,冲在前面直接欺压村民贾敬龙的无疑是北高营村所谓的“父母官”——村主任兼村支书何建华

首先,按照中国颁布的行政法,行政强制执行只能由法律设定,作出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这一点作为村主任的何建华不会一点不知道,但何建华压根就没把这条法律当回事,在北高营村村委会没有获得法院授权的情况下,何建华就派打手强拆了贾家的房子。这桩事明摆着是知法犯法。什么是村霸?大家可以体会了吧。

更恶劣的是,这种强拆还是用流氓手段进行的。为了逼迫阻止强拆的贾敬龙就范,何建华的打手居然用1米长的片斧瞄准他爸爸的腿,贾敬龙见状不得不妥协从楼上下来,结果被他们一拥而上,用棍棒打的半死。挨打的不仅是他,还有他爸爸和表哥。

最后,房子被强拆后,何建华的打手居然还顺手牵羊带走了贾敬龙家的两条藏獒。这就不仅是强拆,而是强拆加打劫了!

何建华为何敢如此嚣张?当然是因为官官相护,有人给他撑腰。

当地派出所算一个。强拆时,110倒是来了,但奇怪的是一开始警车竟然被堵在村口到不了贾敬龙家,直到他因为挨了顿打没法再阻止强拆后,却顺顺当当地来了,来了后按常理总该把打人的人和挨打的人都带回派出所问案情吧,谁知带走的竟是贾敬龙一人。第二天,当贾敬龙再次来到派出所,要求补充笔录,讨要说法时,派出所不但不给他补充笔录,还劝他回去,说他影响了他们办公,等抓了人通知他过来辨认。过了两三天,当贾敬龙又一次来派出所讨说法时,又和上回一样被踢了回来,他们竟然让贾敬龙找村委会协商解决。这不明摆着在保护何建华吗!

处处碰壁,走投无路后,贾敬龙也想到了维权。但据他在自辩词中说:“我尝试了各种维权的方法,在此不再述说,其实告何建华的人多了,多位村民,包括北高营地界上的公司企业及外面社会人士。但谁都告不下,一方面何建华自作聪明,不留痕迹甚至多人调他当年住劳教和监狱的档案材料都无果而终,身后又有不止一个保护伞,他黑白两吃,黑的找黑恶势力毁你,多人受害。”可见,除了派出所,对何建华官官相护的还有当地的“相关部门”。只是贾敬龙没在自辩词中点出它们的名字,我们暂时无法知道罢了。

再说审判环节,尽管贾敬龙罪不至死,具有从轻量刑的诸多理由,但从一审二审直至最高法院,都众口一词地判贾敬龙死刑。他们其实并不是不知道贾敬龙罪不至死,他们也不是不知道何建华是何等人物,贾敬龙为什么要杀何建华以及何建华是否该杀,问题是他们跟何建华属于同一个体制,他们的屁股是坐他那边的,纵然他们没拿何家的钱,但为了震慑底层百姓对这个他们与何建华们共同受益的体制的反抗,也就是说为了维护他们的共同利益,他们肯定要判贾敬龙死刑。所以,各级中共法院其实也对何建华官官相护。而对何建华官官相护其实也就是在变相地欺压贾敬龙。

如此这般,贾敬龙不落得个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地步才怪呢!

各位看官,你们说贾敬龙案是不是当今中国乡村拆迁的缩影啊?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10-26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