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八

溶入朝阳——石家庄美发师丁延的故事

撰写:俞晓薇

丁延在1999年10月28日北京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描述警察用背铐的酷刑折磨学员(明慧网)

人气: 49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29日讯】每一天,太阳都会升起。在明亮的阳光中,有一缕金色,属于丁延

丁延,河北省石家庄市人,美发师。她善良温柔,质朴可亲。她处处为别人考虑,总是喜欢把别人打扮得端庄整洁。有人说:将来的女性都应该像丁延那样。

天安门

1999年10月17日清晨,天安门广场,秋风习习。丁延站在观看升旗的人群中,向东方望去。朝阳灿烂。丁延眯起眼睛,迎著金色的微光,内心升起喜悦。倏地,“如归”——这个词语,在脑海闪过。橙红的太阳,似乎正在飞快地旋转。丁延看到了,那真是一个清凉的世界。

两天前,15日下午,石家庄炼油厂的邱丽英打电话告诉丁延,炼油厂的大法弟子已经被看起来了,因为厂领导接到了内定X教的通知,就对学员动手了,还听说在家炼也是违法的。听到这个消息,丁延想:立刻上京、站出来守护大法,等到公布就晚了。当天晚上,丁延就动身了。

自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镇压后,邪恶势力疯狂地抓捕学员,平和的炼功成了非法活动。丁延和各地大法弟子一起,前仆后继,进京上访。他们在上访受阻后,便走上天安门广场炼功,喊出“法轮大法好”。丁延听说,9月30日,有很多西方记者在天安门广场准备报导50周年国庆,碰巧摄下了学员们在那里炼功的珍贵镜头。10月中旬,中共人大开会欲定法轮功为“X教”,百万名大法弟子云集北京,很快地,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全面地转向了天安门。

升旗仪式过后,丁延在广场上慢慢走着,挑选炼功和打横幅的地点。她遇到了很多来自石家庄的同修。大家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围成一圈。这时,一个武警过来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学员回答:是。武警用对讲机叫来警车,丁延和那一批同修被带上车、送到了天安门地区分局。

当天上午,就有近200名学员被抓进分局,其中有一位75岁高龄的四川老太太。警察问她:“这么大岁数了怎么来这儿?”老人讲:“我有很多的病都好了,我能不来吗?你看我多棒,大法好啊。”丁延还看到了中学生大法弟子,还有夫妻俩带着几个月大的婴儿,还有很多、很多人。大家走到北京,就为了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

到了中午,警察说:“每个人都得照像,再交30元钱。”许多学员都拒绝照像,但是警察强行拍照,还从学员手里抢钱。在登记时,很多弟子都不报名字,也不说是从哪里来的,因为一透露原籍就会被遣送回去。警察非常恼怒,站到一张桌子上,大喊:“把你当人看,你们自己不把自己当人,让你们回家,你们不回家。”

过了一会儿,警察把十几个拒绝透露所在地的法轮功学员带到楼道里、一个个摁倒在地,给他们上背铐。什么是背铐?就是一只手在肩头,一只手在后背,把两只手铐在一起。背铐上好了,警察用脚挨个儿踩学员的后背,同时再往上提手拷,前后左右来回拎。立时,呻吟、惨叫此起彼伏。

丁延也在其列。她痛得喘不出气来,但是始终一声没吭。后来,警察大打出手,又掐人中,又打脸颊。渐渐地,丁延感觉自己的意识模糊了,她昏了过去。清醒过来时,她忽然想到了岳飞——风波亭上,浩然正气,一片丹心。瞬间,丁延似乎获得了能量。她咬紧牙,对自己说:承受这样的身心巨痛,已经在归途中了。

背铐居然不起作用?!警察给丁延换了一付铜手拷,反复问:“说不说?!”中间夹着污言秽语。“我告诉你,再这么铐下去,你手皮肤坏死、手就残废了!”丁延静静地不出声。在她身边,一个承德的大法弟子对警察说:“我不恨你们!”

三个小时过去了。丁延再次清醒,手腕和臂膀的疼痛抻得她一惊。她想:还挺得住吗?一定要坚持,必须坚强,视死如归。就在这时,警察把她的手铐放开了。“你何苦啊遭这个罪,说了吧。”两个保安发现丁延的手很凉,就开始给她揉手。他俩揉了很长时间,眼里闪著泪光。丁延缓缓地说:“谢谢你们。我这样做还不足以让你们触动吗?这么多好人,你们却这样对待他们。我可以用生命告诉你,法轮大法好!你们千万要记住这句话,保持住你的善念!千古以来人们建庙拜佛,要求佛,谁是佛?不要错过机会。我这么讲是对你好啊!”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两个警察。丁延又对他们讲:“你们接触了那么多大法弟子,是你们的福分,你们收了那么多书,难道就没看一看里面讲的是什么?”一个警察说:“我都看了三遍《转法轮》了。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还告诉我的儿子不要欺负人,我不像别人那样打人骂人,我也不愿意在这儿,是这儿人手不够,才把我调来的。”

丁延想,无论是那个抢她钱的警察,还是同情她的保安,她都向对方讲明了真相、同时把慈悲留下。相逢是缘,了无遗憾。

北京通州

震撼世界的北京法轮功学员记者招待会(明慧网)
震撼世界的北京法轮功学员记者招待会(明慧网)

1999年10月28日,北京,出奇的寒冷,气温在前夜突然降到零下七八度。这一天,京城见证了一件壮举。

上午11时,在通州的月亮河渡假村,丁延坐在会议室里,看着手里的“新闻发布会议程”。她穿了一件棕黄色高领毛衣,左胸前佩戴着法轮章。大部分学员都已入场,主持人蒋朝晖正忙前忙后,等待记者的到来。蒋朝晖是福州人,几天前,他们在筹备发布会时,问到丁延是否愿意接受采访,丁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且说要报真实姓名。能够代表亿万名同修,传播真相、传播心声,义不容辞!

12点半左右,路透社的副首席记者带着一个记者和摄像师到场。学员们将横幅挂起来——“中国大陆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他们还捧出师父的法像、两幅法轮图和写着“论语”的镜框。路透社记者马上采访手捧师父法像的11岁小男孩。不到半小时,美联社、纽约时报的记者和摄像师也匆匆赶到。蒋朝晖宣布新闻发布会开始,并宣读了发言稿。

记者们开始分头采访学员,丁延讲述了自己在天安门分局遭受背铐折磨的详情。由于三位摄影师都是女性,她们对丁延被拷打的事非常同情,给她拍了很多照片。会议进行了一个小时后,记者们停止了采访。路透社记者向蒋朝晖建议,要快点结束,不然相当危险。于是,蒋朝晖就请学员集体炼习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然后大家向师父的法像合十,最后背诵《洪吟》中的诗“做人”。

新闻发布会顺利结束,学员们分批撤离。

10月28日当天,美联社、路透社的报导就传遍了全世界。29日,《纽约时报》头版刊登了新闻发布会的照片及报导。那时,美国的法轮功学员正在华盛顿向美国国会及政府官员介绍法轮功在中国的情况。当美国官员看到这些报导时,对中国学员的勇气表示惊叹!

另外,亚洲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以整版的篇幅介绍了这次新闻发布会,欧洲的许多大报也以显著位置登载了相关消息。丁延向记者演示“背铐”的图片出现在报章和网络。

在迫害的邪恶高压下,30多位在京大法弟子成功举办了“中国大陆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第一次向海外媒体揭露了国内大法弟子遭到残酷迫害的真相,揭穿了江泽民的谎言。海外媒体在报导中写:北京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是打在江泽民脸上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广州

 1999年11月24日,在广州市的一间小公寓里,丁延满脸流汗,正在给同修理发。虽然已到了11月底,广州的天气还是很热,屋里人又多,丁延满脸流汗,手里的剪刀快而不乱。她从下午一直到站到深夜12点,男女功友一共理了几十个人,中间没休息一下,也没吃饭。

两天后,27日,就是法会的日子。大伙儿早已准备了正式整齐的衣装。丁延主动买来理发工具、帮大家理发修面,好让每个人都精精神神地参加这次交流盛会。

筹备这次广州法会的,主要是一批多次进京护法的弟子。他们抛家舍业,承受了身心的磨难,心里想的是怎样证实大法。他们能够把毕生储蓄一分不留的塞到需要钱的同修手中,自己却餐餐啃著干冷的馒头。为了能够顺利地走上天安门,有人在11月的寒夜里露宿荒野而毫无怨言。许多人不善言辞,心胸坦荡,把生死置之度外。

丁延理完发,返回自己和其他同修暂住的公寓,已经过了午夜。凌晨一点多,传来“咣咣咣”的砸门声。呼啦啦,一大批警察闯了进来,虎视眈眈。屋内,17位大法弟子毫不畏惧,不报姓名,肩并肩紧紧地站在一起,神情坦然。企图冲过来的警察默不作声,站在房间的一侧,看着眼前这一群修炼人。

这时有人播响了“普度”音乐,大法弟子们拿出法轮章,郑重地佩戴好。有人举起师父的法像,洪亮的声音响起,集体诵读师父的经文,广州法会开始了!

丁延朗读了她的发言稿《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视死如归,我感到莫名的喜悦和庄严……我觉得修得多高已经不重要了,只因为和正法连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义……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

生命在正法中辉煌

 丁延被捕后,被秘密判刑四年。她先后被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监狱女子中队、石家庄看守所、河北省保定太行监狱女队、承德监狱第五监区女队。丁延在石家庄监狱期间,每天都被迫在院子里、在烈日曝晒下干活。她还受到一种木板地铁笼房的酷刑迫害。据曾与丁延一起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介绍,在铁笼房内,木板上没有被褥,只有露出一寸高的钉子头,无法坐卧,被关押在里面非常痛苦。

在保定太行监狱,丁延对一切邪恶坚决抵制,狱警多次秘密开会研究如何迫害丁延,当时丁延的家人还不知道她被关押在何处。由于丁延坚信大法,拒绝承认非法拘押,不配合迫害,当地政府担心家属探望后会产生“不良影响”,便将丁延转往承德监狱。在那里,丁延遭受过水牢的酷刑折磨。

2001年8月18日晚,丁延在被转到承德几个月后即被迫害致死,详情不知。

丁延死后,当地警察封锁消息,直接将遗体火化,然后把骨灰送到丁延的家乡石家庄作为了结。

有一名犯人曾经和丁延一同被关押在石家庄看守所,她回忆说,丁延“优美的歌声给我们带来了温馨和欢乐,理发技艺则使全号人都受益。她身体健康,没有恶习,干活儿总是抢在前,常教我们别打人,骂人,都来做好人。通过她,我们知道并深深感受到了法轮大法好。好多人想炼功,有人说:‘我出去也炼法轮功!’”

得知丁延被虐杀的消息,海内外的千万名同修,洒落悲痛的泪水。年轻善良的理发师,享年32岁。守护“真、善、忍”,视死如归,她做到了。在丁延事迹的鼓舞下,许多大陆大法弟子毅然走出来,讲真相、证实法。人们痛悼丁延,怀念她亲切的笑容,敬佩她的坚定和付出。丁延的世界,飘散著淡泊的清凉,闪耀着勇气的辉煌。#

参考资料:

1.丁延,《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1999年11月27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2.《特别报道:写在“99.10.28”北京新闻发布会一周年》,2000年10月30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3.《悼丁延》,2001年9月9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4.《悼丁延(续)》,2001年9月12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5.《99北京新闻发布会组织者之一死于承德监狱》,2001919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6.《狱中得法的大法弟子忆丁延》,2002516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10-29 3: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