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丽‧流华-中国流行歌曲奠基到高峰

写实歌浮生 犀利白话词人—李隽青

浮生之歌‧词人篇
作者:曲典飞

1928年的上海外滩,图右下角建筑为欧战纪念碑。(公有领域)

      人气: 108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20世纪1930、1940年代,上海在快速都市化之下,带来许多不同于传统农业社会的面貌演化,主要包含生命价值观的冲击和生活形态的改变等等。在上海流行歌曲中也能找到写实刻划时代面貌、以嘻笑警讽乱世浮生的歌曲。这些书写常民的白话电影词人以李隽青、和严折西最杰出。

白话歌词  描绘世相吐真情

李隽青(1897-1966年),生于上海,是上海世家小港李家之后,祖籍浙江镇海县,上海大同大学毕业。李隽青是以白话歌词书写常民生活的杰出词曲家,他的歌词描绘世象、倾诉心声,深入浅出,鲜明犀利,雅俗共赏。他作的情歌直剖内心、吐露都市常民追求爱情的心声,委婉之情和火热之爱兼融,展现都市新爱情观。

李隽青善于观察社会现象,他写的歌词接近口语,擅用深入浅出的白话写歌词描绘世相。它的歌或写真、或讽刺,或悲悯、或哀怜,或赞美、或批判,雅俗共赏,简洁明快且有很高的思想性。在20世纪1930、1940年代的上海流行乐坛,鲜明犀利的社会写实特色,无人能出其右。1949年移居香港后,先在族兄李祖永香港永华电影公司靡下担任秘书和编剧,后来被邵氏揽入旗下。在邵氏期间参与了大量的电影编剧和歌曲作词,直到他去世前。

李隽青的声名在上海时代就已光环罩顶;在香港,也博得影艺圈和文化界人士的交相赞誉。香港文化界名人宋淇(林以亮)提到李隽青时说:“呀,李隽青这个人真了不得,在作词里是王”;又说:“李隽青有点天籁,很像小孩子唱的山歌,你想不到一个老头子,怎么会写得这样新鲜。”(注)1直到他过世以前,都还在为电影工作,写了无数的插曲,流行歌曲和黄梅戏词都有,黄梅戏词多产于香港时期的电影作品。

写实风格犀利生动 雅俗共赏

李隽青在1949年以前重要的歌词作品有〈讨厌的早晨〉、〈可爱的早晨〉、〈两条路上〉、〈龙华的桃花〉、〈真善美〉、〈小小洞房〉、〈交换〉、〈卖糖歌〉、〈不变的心〉、〈渔家女〉、〈夫妻相骂〉、〈博爱歌〉、〈不要唱吧〉、〈一夜皇后〉、〈桃李争春〉、〈莫忘今宵〉、〈蔷薇刺〉等等,都能看到他独特的、犀利的社会写实风格,和自然无华、不假雕饰的生动文词,同时反映了当时的社会世相,真是一卷生动鲜明露骨的浮世绘卷。李隽青的歌词真正达到了雅俗共赏的境界,他让习惯于白话歌词情味,又喜欢带点辛辣刺激风味的老百姓听众无限怀念,同时,也博得影艺圈、文化界人士的赞誉。

片羽记情‧歌词附录

〈不变的心〉
你是我的灵魂,你是我的生命。我们像鸳鸯般相亲,鸾凤般和鸣。
你是我的灵魂,你是我的生命。经过了分离,经过了分离,我们更坚定。
你就是远得像星,你就是小得像萤,我总能得到一点光明
只要有你的踪影,一切都能改变,变不了是我的心;
一切都能改变,变不了是我的情;
你是我的灵魂,也是我的生命。
(注:这“你”暗喻国家民族)

不变的心(周璇演唱)视频

〈真善美〉
真善美,真善美,它们的代价是脑髓,
是心血,是眼泪,那件不带酸辛味。
真善美,真善美,它们的代价是疯狂,
是沉醉,是憔悴,那件不带酸辛味。
多少因循,多少苦闷,多少徘徊,换几个真善美,
多少牺牲,多少埋没,多少残毁,胜几个真善美。
真善美,真善美,我们的欣赏究有谁,
爱好的有谁,需要的又有谁,几个人知到酸辛味。
多少因循,多少苦闷,多少徘徊,换几个真善美,
多少牺牲,多少埋没,多少残毁,胜几个真善美。
真善美,真善美,我们的欣赏究有谁,爱好的有谁,需要的又有谁,
几个人知道酸辛味。

真善美(周璇演唱)视频

〈龙华的桃花〉
上海没有花,大家到龙华,龙华的桃花也涨了价。
你也买桃花,他也买桃花,龙华的桃花都搬了家。
路不平,风又大,命薄的桃花断送在车轮下。
古瓷瓶,红木架,幸运的桃花都藏在阔人家。
上海没有花,大家到龙华,龙华的桃花都回不了家。

龙华的桃花(周璇演唱)视频

〈讨厌的早晨〉
粪车是我们的报晓鸡,多少的声音都跟着它起,
前门叫卖菜 后门叫卖米
哭声震天是二房东的小弟弟,双脚乱跳是三层楼的小东西
只有卖报的呼声比较有书卷气。
煤球烟薰得眼迷离,这是厨房的开锣戏,
旧被面飘扬像国旗,这是晒台上的开幕礼。
自从那年头儿到年底,天天的早晨总打不破这例。
这样的生活,我过得真有点儿腻。

讨厌的早晨(周璇演唱)视频

@*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厚襄的创作曲很多,而且他也是一个词曲兼擅的音乐家,虽然他以作曲为主,但在作词上功力也很高,词境很有韵味和深度,萦绕情怀让人追忆伤逝;有的歌词则很活泼明朗,展现另一种温暖鼓舞的风格。他留下了不少经典之作,如〈魂萦旧梦〉、〈郎日春日风〉、〈我有一段情〉、〈岷江夜曲〉、〈丁香树下〉、〈恨不钟情在当年〉、〈塞外情歌〉等等,歌词典雅隽永,婉转动人的感情,给人如诗一般的感受,触动人的心绪挑起人追逝的情怀,另外他也写有一些直白的歌词,如〈恨事多〉,轻松的语调带有人生感悟的哲理。
  • 姚敏是继黎锦光和陈辛之后中国流行歌曲界最有影响力的词曲作家,他能曲、能词,还能歌,多才多艺,博得“歌坛不倒翁”、一代“歌神”的赞誉。水晶在《流行歌曲沧桑记》提到流行歌曲的三大名家是“状元黎锦光,榜眼陈歌辛,探花姚敏”。
  • 陈蝶衣(公元1908-2007年)是上海流行歌坛的鸳鸯蝴蝶风格词人,也是其中生命最长、创作生命最长、歌词产量最多的一个,有“词仙”之称。
  • 范烟桥作词的电影歌曲有《西厢记》插曲〈拷红〉、〈花好月圆〉,《恼人春色》插曲〈钟山春〉、〈天长地久〉,《李三娘》主题歌〈梦断关山〉、插曲〈春风秋雨〉,《长相思》主题歌〈燕燕于飞〉及插曲〈夜上海〉、〈花样的年华〉、〈星心相印〉、〈黄叶舞秋风〉和〈凯旋歌〉等。
  • 在一九1930、1940年代中涉足流行音乐歌词创作的,除了曲词兼擅的音乐师匠之外,有一派旧派小说文人。从晚清以后到民初流行的通俗文学小说,章回小说体裁,亦文亦俗,常见典丽骈文,主题内涵以才子佳人的故事为主线。这些才子佳人之类通俗文学被当时的“新文学”运动者批判为“鸳鸯蝴蝶派”。
  • 陈歌辛是早年上海流行歌曲界最令人瞩目的一颗星,是个天才型的作曲家、作词家,他短短一生一心投入音乐,也是在四十年代中国流行音乐歌坛树立标竿的经典人物。在四十年代上海流行歌坛陈歌辛的声名和歌王黎锦光相埒,实力在伯仲之间,两人是中国流行音乐第一阶段成熟期的双峰。
  • 黎锦晖有培养栽培人才、塑造歌星影星的理想和才能,当年的流行歌曲明星及电影明星,如:王人美、周璇、严华、黎锦光、黎明晖、黎莉莉、白虹、陈燕燕等等,都是明月歌舞团培养出来的,构成了上海流行夜空的“星图”。
  • “中国流行音乐之父”黎锦晖是中国近代国语教育学家,在推行国语教育中,运用了音乐、歌曲、戏剧的元素,自编教材并且组织团队推广演示。后来,因缘际会,推动平民音乐、歌舞表演又成了他青壮期的主要生涯。
  • 今日一般人对1930、1940年代上海流行歌曲可能封存着鸳鸯蝴蝶、儿女情长的印象。的确,以爱情为主调的“桃花派”歌曲的情调符合当代上海都市常民的心理和情感需求,成了上海流行歌曲最大的一支,然而,如果打开上海流行歌曲的歌匣,就会发现它的内涵丰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鸳鸯蝴蝶、儿女情长所能涵盖。
  • 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黎锦晖在1927年发表的〈毛毛雨〉,起源于中国传统民间曲艺,而非移植自西方。另一首黎锦晖在1930年代前创作的颇有盛名的〈桃花江〉也是取用了中国民间曲艺的元素创了早期中国流行音乐的风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