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s Lavendelzimmer

书摘:巴黎小书店(2)

作者:妮娜‧葛欧格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 ,

以前,房间有窗帘,那边有照片、花和书,一只叫卡斯特的猫睡在沙发上。有烛台,有细语,有斟满的酒杯及音乐。墙上摇曳着影子,一个高大,另一个妩媚动人。这个房里曾经有爱存在。

如今,只剩下我。

佩赫杜先生握起拳头,压住灼热的眼睛。

他反复用力咽下口水,强忍住泪水,喉咙紧得无法呼吸,背部似乎又热又痛。

直到吞咽口水不再感到疼痛后,佩赫杜先生才起身推开窗户,一阵香气立刻从后院飘进来。

是高登柏格夫妇的小花园的香草气味。迷迭香和百里香的味道,混合著“切”所使用的按摩油──切,是一名通“足语”的盲眼足病治疗师。除此之外,考菲的非洲辛辣烤肉与松饼香气混合,而在那股香气之上,飘着的是六月巴黎、莱姆花及期盼的芬芳。

但佩赫杜先生不会让这些香味影响自己,他努力抵抗它们的魅力,他变得善于忽视以任何方式唤起渴望的任何事物。香气、旋律,和万物之美。

他走去空荡荡的厨房隔壁,从储藏室取了肥皂和水,开始擦拭木桌。

他赶走自己坐在桌前的朦胧画面,不是一个人,而是跟“……”。

他洗洗刷刷,不去想一个尖锐的问题:他开启了埋藏他所有的爱恋、梦想与过去的房间之门,现在应该怎么办?

回忆如狼,无法将它关起来,希望它不来打扰你。

佩赫杜先生把长条桌抬到门口,用力搬到书柜的另一侧,越过魔幻纸山,来到楼梯转角平台,走向一廊之隔的公寓。

准备敲门时,一个伤心的声音传入耳中。

是压抑的哭声,仿佛隔着垫子在哭泣。

在绿色的门后,有人在哭。

一个女人。而且,她哭得仿佛不希望有人会听见──谁都不要听见。

“她老公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啊,P先生。”

他不知道,佩赫杜不读巴黎的八卦版。

凯萨琳女士是你知道的那个P先生的老婆,本来在P先生的艺术经纪公司帮忙打点公关事务。某个周四深夜,她很晚才下班回家,结果她的钥匙居然开不了门,而且楼梯上摆着一个行李箱,上面是离婚申请书。她老公搬去一个陌生的地址,带走旧家具,还带了个新女人一起搬进去。

即将成为“贱男”前妻的凯萨琳,只剩下结婚时带来的衣服,以及一个领悟──她太傻了,竟然以为分手后丈夫会念在过去的情分善待她。她以为她太了解丈夫了,丈夫不会再给她意外。

“常见错误。”房东博纳太太一面抽着烟斗吐烟圈,一面大发议论,“直到被丈夫抛弃,女人才会真正见识到丈夫是怎样的人。”

佩赫杜先生还未见到这个遭人绝情地从自己人生中驱逐的女人。

此刻,他听着女人拚命压抑的落寞哭声,也许是用双手或茶巾摀着吧。他该宣布他在外面让她尴尬吗?他决定还是先去把花瓶和椅子拿来。

他蹑手蹑脚,在自己和她的公寓之间来回走动。他很清楚这幢自负的老屋子多么奸诈,哪一块地板会吱吱叫,哪一面墙壁是晚期增建所以比较薄,哪一条藏起来的管子跟扩音器一样,他都心中有数。

当他在除了拼图以外空无一物的客厅里,钻研一万八千片世界地图拼图时,其他住户的生活声响经由房屋结构传来。

高登柏格夫妇的争执(夫:“你就不能有一次……你为什么?我难道没有……?”妻:“你老是要……你从来不……我希望你……”)。他从两人新婚就认识他们,当时他们经常一起笑,后来孩子出生了,这对父母如大陆板块一般渐行渐远。

他听到克拉拉‧韦蕾特的电动轮椅辗过地毯边缘、木头地板和门槛,他记得这名年轻钢琴家能够跳舞的时候。

他听到切和年轻的考菲做菜的声音,切正在搅动锅子,他是天生瞎子,但他说自己可以透过人类情感思想的踪影遗迹看到世界,他也可以感应到一个房间中是否有人爱过、住过或在里面吵架。

……

在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偷听到的生活点滴,像是一片大海,拍打着佩赫杜寂静小岛的海岸。◇(待续)

——节录自《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是一本关于“坚强”的书,讲述阅读如何让生命变得鲜活,知识是如何改变人的命运,和家庭的力量能如何支撑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 对许多人来说,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这一理念说好点是太煽情,说得不好听则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并不会让管理者显得太软弱,反之,利他的品行会在团队中增加领导者的威信;某些情况下,会转化为一种很强的竞争优势。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