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s Lavendelzimmer

书摘:巴黎小书店(3)

作者:妮娜‧葛欧格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 ,

他听了超过二十年。他对邻居了若指掌,反而讶异于他们对自己居然所知甚浅(他倒也没有在意这一点)。他们不知道他几乎没有家具,除了一张床、一把椅子、一个挂衣杆。他的家没有简单的摆设,没有音乐,没有图画、相本、三件式套装和陶瓷餐具(只有自己用的餐具),他们也不知道他自愿选择了这样的简朴生活。

他仍旧使用的两个房间空空荡荡,连咳个嗽都会传来回音。客厅里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地板上的巨幅拼图。卧室摆了床、烫衣板、阅读灯和滚轮挂衣杆,杆上挂着三套一模一样的衣服:灰裤子、白衬衫、褐色V领毛衣。厨房有摩卡壶、咖啡罐及一个食物架,食物则按照字母顺序排列。也许幸好没有人看到。

但他对蒙塔纳路二十七号住户怀着奇异的感情,知道他们平安无恙,他不知为何觉得比较心安──以低调的方式尽自己的一份心力,用书帮忙他们。除此之外,他留在背景中,做画里的小人影,让生活在前方演出。

可惜,四楼刚搬来的房客──麦克斯米兰‧乔登,教佩赫杜先生不得安宁。乔登戴特制的耳塞,耳塞上再戴耳罩,冷时还加上羊毛帽一顶。在造势宣传之下,这位年轻作家的处女作让他一炮而红,从此往后他便忙着逃离不惜代价想搬来跟他同居的书迷。乔登对佩赫杜先生产生奇妙的兴趣。

佩赫杜把椅子放在楼梯平台的餐桌旁,将花瓶搁在桌上,而就在这个时候,哭声止住了。

他听见地板的嘎吱声取代了哭声──有人走在地板上,而且希望地板不要嘎吱作响。

他隔着绿门上的毛玻璃窗凝视,接着敲了两下门,非常轻地敲了两下。

一张脸挨近,一张模糊而明亮的椭圆脸。

“什么事?”椭圆脸低声问。

“我有一张椅子和一张桌子要给你。”

椭圆脸不发一语。

我跟她说话必须温柔,她哭了那么久,人大概都哭干了,我如果太大声,她会碎裂。

“还有一个瓶子,插花用的,比方红色的花,放在白色桌上会很好看。”

他的脸颊几乎要贴到玻璃上了。

他小声说:“但我也可以送你一本书。”

走廊的灯熄灭了。

“怎样的书?”椭圆脸低声问。

“能安慰人的那种。”

“我需要再哭一会儿,不然我会淹死,你懂吗?”

“当然懂,有时候我们在没哭出来的眼泪中游泳,如果把眼泪积聚在心里,人会沉没。”而我在泪海的海底。“那么,我拿本会让你哭的书来。”

“什么时候?”

“明天。答应我,继续哭之前,先吃点东西、喝口水。”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冒昧,一定是因为他们中间隔着门的关系。

玻璃蒙上了她的气息。

“好。”她说:“好。”

走廊的灯再次亮起,椭圆脸往后退开。

佩赫杜先生把手贴在玻璃上一下子,一秒钟前她的脸在那里。

她如果需要其他东西,矮柜啦,马铃薯削皮器啦,我都去买来,就说我本来就有的。◇(待续)

——节录自《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我的家实际上是位于爱琴海一个海湾边的“夏屋”,邻居们大都是来自都市但厌倦都市的退休人士,他们一心想要追求自然宁静的乡居生活,因此才来到海边或山上购屋久居。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我在自媒体耕耘几年,并侥幸获得实验的正向回馈后,发觉自媒体品牌的成功离不开五个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复(repetition)+ 艺术(art)+简洁(neat)+正派(decency)
  • 今世物质满溢,更是我们取之不尽的良材,如果执笔仍觉万缕情思,无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书摘﹕《悲怆的灵魂》(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