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s Lavendelzimmer

书摘:巴黎小书店(4)

作者:妮娜‧葛欧格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4
【字号】    
   标签: tags: , ,

他回到空荡荡的公寓,拉上门闩。通往书橱后方房间的门依然开着,佩赫杜先生看着房里,看着看着,一九九二年的夏天仿佛从地板上浮现。猫咪蹬着柔软光滑的爪子,从沙发跳下来伸展身躯。阳光抚摸着一面赤裸的背,那张背转过来,变成了……。她对佩赫杜先生嫣然一笑,从看书的姿势起身朝他走来。

“你终于准备好了?”……问。

佩赫杜砰一声关上门。

不。

“不。”佩赫杜先生隔日上午又这么说。“我宁可不卖你这本书。”

他温柔而用力地从小姐手中把《夜》(Night)拿回来。他的书船──停泊在塞纳河上,他取名为文学药房──有不计其数的小说,她莫名其妙偏偏选中了麦克斯米兰‧“麦克斯”‧乔登──也就是蒙塔纳路四楼的耳罩男──那本恶名昭彰的畅销书。

客人受到惊吓,望着卖书人。

“为什么不?”

“麦克斯‧乔登不适合你。”

“麦克斯‧乔登不适合我?”

“没错,他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喜欢的类型。哦,不好意思,但我也许应该向你指明一点,我上你的书船是要找书,不是要找老公,亲爱的先生。”

“恕我冒昧一句,你所阅读的书,以长远的角度来看,比你所嫁的对象更重要,亲爱的小姐。”

小姐眯缝了眼看着他。

“书给我,收下钱,我们两个都可以假装这是愉快的一天。”

“确实是愉快的一天,因为明天就是夏天了。但你拿不到这本书,从我这里拿不到。容我另外推荐几本吧?”

“好哇,想卖我几本你懒得丢下船毒死鱼的经典老书吗?”她起初轻声细语,但音调不停拔高。

“书不是蛋,你知道的,稍微有点年代并不表示就会坏掉。”这时,佩赫杜先生的声音也气恼起来。“旧有什么错?老又不是病,每个人都会老,书也一样会变旧。而你呢,而任何人会不会因为活得比较久就少了价值,不再那么重要了呢?”

“就为了不想卖我那本愚蠢的《夜》,你歪曲每一件事实,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这位顾客──或者该说是“未光顾客”──把钱包扔回奢华的肩包里,用力拉扯卡住的拉链。

佩赫杜的内心涌起一样东西,一股强烈的情绪,愤怒、紧张──只是与这个女人无关,但他仍管不住自己的舌头。女人气鼓鼓地大步穿过书船船舱,他急急忙忙跟上去,在长排书架之间的暗光中,对她大喊:“小姐,你可以自己选择!你可以离开唾弃我,或者立刻免去几千小时的折磨。”

“谢了,那正是我在做的事。”

“尽情享受书籍的宝藏,不要与反正都会怠慢你的男人建立无谓的关系,也不要开始疯狂节食,因为你对这个男人来说不够瘦,对下一个男人而言不够笨。”

她动也不动地站在眺望塞纳河的大凸窗旁,气呼呼地瞪着佩赫杜,“你好大的胆子!”

“看书会让愚蠢无法靠近你,还有妄想,还有自私的男人。书用爱、用力量、用知识脱下你的衣服,那是发自内心的爱。决定吧!你要书,还是……”

话还没说完,一艘巴黎游船驶过,船栏旁的伞底站着一群中国女人,看到巴黎著名的水上文学药房,纷纷拿起相机喀嚓喀嚓拍照。游船往河岸打出一波波褐绿色的水,书船随即一阵颠簸。◇(待续)

——节录自《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3月3日,4位参众两院的议员在美国华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推出一项在世界各地推进民主的法案供国会审议。美国前国务卿副助理马克.帕玛的《摧毁邪恶轴心》一书对此法案有着相当的影响。
  • 这是一本关于“坚强”的书,讲述阅读如何让生命变得鲜活,知识是如何改变人的命运,和家庭的力量能如何支撑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
  • 当他活过了父亲的年纪后,终于愿意正式面对这个曾令他不耻、伤害他极深的父亲。《爸爸没杀人》是傅尼叶从童年记忆中搜寻父亲的身影,重新为父亲拼贴的感人画象。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我已经把你的模样想得差不多了,也觉得挺满意的,可是一想到你的脑袋瓜,我就卡住了。我决定不了你的头发是白的,黑的,还是白黑灰混杂在一起,或者是一根头发也没有的秃头。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我的家实际上是位于爱琴海一个海湾边的“夏屋”,邻居们大都是来自都市但厌倦都市的退休人士,他们一心想要追求自然宁静的乡居生活,因此才来到海边或山上购屋久居。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