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罗玩具陪伴老人 余良玲编织志工网

余良玲(中排左1)、叶国芳(中排右2)与年轻的工作伙伴。(陈建霖/大纪元)

  人气: 67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徐乃义台湾桃园报导)曾是桃园唯一获颁志工界最高荣誉──金驼奖的余良玲,是台湾玩具图书馆协会、台湾老大人活力发展协会的秘书长,也曾任桃园教育志工联盟理事长。拥有一对子女的她不讳言自己是离婚妇女,因为她有个温馨又快乐的家庭。

余良玲因高龄产子,导致儿子脑部缺氧而受损,经诊断为过动儿,受复旦国小协助,儿子在求学过程中,不但没有成为问题学生,还担任溜冰国家代表选手。抱持回馈的心,余良玲一家完全投入志愿服务行列,因此得到了许多感动与回馈,也看见了社会上有更多需要帮助的地方。

知恩图报 回馈社会

余良玲的父亲是公务人员,母亲是传统又能干的家庭主妇。她忆起小时候,父亲总是在考试前夕帮忙削尖铅笔,希望儿女考试顺利,还会煮一大锅大肠面线填饱孩子的小胃,母亲则做家庭代工,贴补父亲微薄薪水,养活9个孩子。

余良玲记得母亲一再教诲,做人要懂得感恩,有能力要知恩图报,因此她从少女时代以至婚后都不间断地为他人服务,全家也踏进志愿服务工作,已经完成8千本老人生命绘图,而且全台300个社区都有她的足迹。

回收玩具 推广惜物

2004年,余良玲与一群志工一同成立桃园市教育志工联盟。2年后,台湾玩具图书馆创办人蔡延治老师计划在桃园设立玩具图书馆物流中心,并委托该联盟办理,余良玲便与蔡延治结缘。

余良玲发现,孩子长大后,旧玩具摆在家里占空间,丢了变垃圾,焚化后产生大量二氧化碳、有毒气体;因此余良玲、蔡延治及台湾玩具图书馆协会理事长叶国芳集结大批志工,将这些玩具加以回收、清洗、分类、包装,分送到各地的玩具图书馆,让孩子们可以轮流玩、一起玩,也能亲子共玩、促进关系,兼具环保、教育功能,还可以活化因少子化所造成的闲置空间。这项无给职的回收工作已持续了第11个年头。

余良玲指出,这11年连结了许多资源,光是今年4~7月就回收了13公吨,其中有九成都是塑胶玩具,这让地球减少了许多负担;另一方面,因二手玩具数量庞大,故先后在全国成立10个物流中心、逾160所大小馆舍,其中122个据点由TOYOTA协助成立,此外也在东南亚国家相继成立玩具馆,包括尼泊尔、柬埔寨、缅甸、泰北等地。

她们带领许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延展开发许多服务方案,例如行动玩具车、玩具医生、移动城堡、大传爱背包、小传爱背包、废弃玩具百变计划、废弃玩具装置艺术、辅具玩具、老人玩具。目前玩具图书馆在推动“木育”玩具,希望将来推广木头为主材质的玩具。

老人陪读 描绘人生

在这高龄化时代,许多老人的身心逐渐退化,因此余良玲等人组成了台湾老大人活力发展协会,但要怎么样才能“活跃老化”呢?他们引导长辈做有系统的回忆、鼓励长辈述说自身故事,此活动他们称之为“老人陪读”。

该协会起源于2007年,桃园县社会处长张锦丽发现日本有一种非常温馨的活动,就是儿童会朗读绘本给老年人听,并且共同讨论书中内容。隔年,开南大学校长黄适卓鼓励大学生参加老人陪读,且为了让活动更具学术氛围,还引进了老人绘本,但是发现国外观点对国内老人并不十分合适。

余良玲回忆,志工联盟在各国小推广读书会时,会请小朋友在空白绘本上剪贴、绘画,制作个人专属绘本,借此启发小朋友们的创意思考;她想,也许可以采取类似方式来推动老人陪读方案,之后便开始带领长辈制作自己的生命故事绘本。

在绘本制作过程中,许多长辈发现自己有绘画与美工能力;为了附上早年照片,全家总动员一起翻箱倒柜地寻找,增添许多家庭乐趣;有些长辈的绘本是由媳妇、孙儿帮忙制作,长辈们藉由互相讨论、规划内容,增加了与家人的互动,促进家庭成员的相处和谐。

此外,该协会在各地培训二度就业妇女成为合格的陪读带领人,让她们用部分时间从事陪伴、带领老人的工作,兼顾家庭及子女,让二度就业妇女有收入,长者得到陪伴、面对自己、延缓老化,一举多得。

老人陪读课程2007年刚推出时,只有5个社区参加,在带领人的努力下,逐渐转变为“一纲多本”,目前在不脱离学术化的精神下,正慢慢提升此项活动,而为因应社区长辈的需求也已研发出15项课程。

叶国芳(右1)、余良玲(右2)及协会顾问黄适卓(左1)前往复兴乡关怀部落耆老。(余良玲/提供)
叶国芳(右1)、余良玲(右2)及协会顾问黄适卓(左1)前往复兴乡关怀部落耆老。(余良玲/提供)
课程
老人陪读系列
(初层次认识)
1生命绘本 2音乐怀旧 3植物怀旧
4食物怀旧 5传统童玩 6老爱趴趴走
活跃老化系列
(深度访谈)
7回忆宝盒 8老仙尬剧团 9圆梦达人
10数位阿公阿嬷 11银先觉读书会 12健康促进
13知性之旅 14老少共玩 15花想享创作

老龄化 社会负担大

在社区执行老少共玩。(余良玲/提供)
在社区执行老少共玩。(余良玲/提供)

余良玲指出,老人问题衍生出来的社会问题,将成为国家、社会、家庭、老人本身极其严重的问题,我们应让老人维持健康状态,只要他们维持身心健康,社会及医疗成本的消耗会降到极低,老人陪读就是办理这项“预防”活动,以最少经费达到最大效益的最佳方式。

她以“玩具+老人”举例,将两者结合在一起,让老人担任玩具达人或玩具医生,使他们找到人生价值,还能跟孙辈玩在一起,小孩也有玩伴,玩具坏了也有人修,以达到老少共融、老少共玩、老少共读的温馨画面。

实现志愿 迈向永续

余良玲(戴眼镜者)在柬埔寨与部落的孩子(余良玲/提供)
余良玲(戴眼镜者)在柬埔寨与部落的孩子(余良玲/提供)

2003年,余良玲自从获颁教育部说故事志工感谢状、1千本书之奖励,包含获颁内政部“金驼奖”志工首奖开始,便一直期盼能带领伙伴们再为社会多尽一份力量。

余良玲体认到,光有服务热诚是不够的,仰赖政府补助也非长久之计,无法支援团队薪资及费用,因此为了带领团队走向“社会企业”模式,以自给自足的方式养活自己,她与叶国芳进入辅仁大学就读社会企业研究所。目前也成立了“绿色商店”、“台湾绿脚印”社会企业商号与公司,期许一步步走向永续服务的行列。

责任编辑:吕美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