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斯蒂尔:川普将成为什么样的总统

川普带回了“里根运动”的参与者

人气: 97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14日讯】(新唐人记者萧茗采访报导/张小清编译)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新唐人记者11月11日回访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先生,谈论川普为何当选,将来的施政方向、对华政策,他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总统,以及华人在川普变革中的作用等。以下是访谈纪要第一部分。

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以下称记者):首先,祝贺你们在艰苦的竞选中取得如此成功。

斯蒂尔这是个大惊喜。而现在我们知道了美国人真实的感觉。大多数媒体都是不可信的,你也不能信高校,不能信在电视上讲话的人们,他们都说错了。这真是中产阶层和整个美国针对某些精英大城市居民的一次“收权”(revoke)。中产阶层对阵精英,中产阶层胜出。

记者:谈到媒体,非常有趣的是,我听到来自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传言,说川普竞选阵营的人在开选前都说,“如果能够胜选,对我们来说将是奇迹。”这是你们说的吗?

斯蒂尔:我认为很多川普的核心支持者都对大选结果感到惊讶。从两方面我们都听到了非常多的传言。如川普一直在说的,有很多潜在支持者——沉默的支持者会出来投票,确是如此。有些人曾嘲笑川普的说法,说:噢,不可能,你知道的。如今很多支持川普的人都说到这一点。

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新唐人)
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新唐人)

记者:的确是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的支持者。

斯蒂尔:今天我们从加州校园——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CSUF)和加州大学尔湾分校(UCI)分别得到消息,说支持川普的学生因他们的立场而受到恐吓、威胁和诅咒,因为他们在学校里是少数;教授们在带头,他们设法羞辱那些学生、孤立他们。所以你知道,较量还在延续。

记者:是,说到这,全美还有更多希拉里支持者处于伤心、愤怒,甚至是恐惧的情绪中。那么,您认为获选总统的唐纳德‧川普将怎样团结这个国家的人?

斯蒂尔:我想唐纳德‧川普会胜任领袖,但领袖从不会百分百得人心。我想四年后他会很受欢迎。不过总是有那么两三成人会不开心,总是会那样。在我想来,这些人应是那些在街上乱跑的帮派成员,他们是暴徒,是罪犯,袭击车、袭击人,他们应该被抓进监狱。美国人已厌倦了这些,厌倦了那样的疯狂,他们觉得,就让这些人在街上为所欲为吧。这些人多数没参加投票,大都对政治无知,他们只是些耽于享乐的年轻罪犯,不是严肃的人。

我认为川普在许多起初不信任他的人中间会非常受欢迎。他现在很有总统风范,做出的决策都很好。一两周后你会看到他的受欢迎程度快速上升,因为他对希拉里‧克林顿很友好,他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面,与各国领导人会面,他说的话切中主题。这非常好。

记者:嗯,说到克林顿国务卿,您觉得她周三的演讲怎样?

斯蒂尔:我感觉是她讲得最好的一次。我希望这是她最后一次演讲。我希望我们再也不用听她演讲。她讲得很好,这对她很难。你知道吗?作为政治家,她毫无建树,她只是赢得了权力。这可能是她最大的问题,一个总在为自己攫取权力的人无法感染民众。要权力是为什么目的呢?这样他们就能大权在握,没有任何目的。

川普有权力,他有钱;他吸引了许多生活不顺的中产阶层人士——我们的生活水平没获得提升,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工作既不太好,机会也不够多。奥巴马健保太费钱。奥巴马着手改革的所有事情,结果都不如人意。

记者:周二夜晚川普先生在获胜演讲中说“我们开启了一个运动”,这是场什么样的运动呢?

斯蒂尔:这场运动声势很大。起初,集会有1万、3万人现身,他们热情很高,我那时还不太知道这有多重要。这极为重要。他在最后一刻也举行了几场这样的集会,那些传统上支持民主党的州转向了他。在罗纳德里根之后,共和党人还未能做到这一点——30年,时间很长了。

所以川普带来的新讯息是他不怕谈论劳工阶层,共和党人不知道怎样讨论这个议题。川普改写了美国的政治,将中产阶层、将我们一直忽视的低中产阶层纳入其中。共和党在蓝领、低中产阶层、没有大学学位的人中不是很受支持,他们总是偏向民主党。而今年,他们大批投川普的票。所以说,川普创建了一个新的联盟,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这就是“运动”所指。

支持他的富人明显不如支持希拉里的多——就是希拉里得选票多出的那百分之一,但中产阶层和低中产阶支持了川普。

记者:是的,这就是人们说的,唐纳德‧川普胜选的关键原因之一,是他听到了为华盛顿权势集团精英们忽视的数百万美国人的声音。那么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声音呢?

斯蒂尔:川普对美国的理解是政治家罕有的,包括很多共和党人也未掌握情况。他理解那些被遗忘的人,就是我们所说的“飞过去就行”的那些州(flyover states)。好莱坞的人飞往纽约,纽约银行家飞往洛杉矶,在他们眼里,洛杉矶和纽约中间全是些微不足道的人,戴着滑稽的帽子,音乐品味不佳,他们没有好餐馆,甚至也没什么好大学,所以这个国家你飞到另一边去就是了。——你飞过去的可是整个美国。

纽约和洛杉矶的精英人士不去中部。他们不去密西西比、田纳西,也不去怀俄明。他们与那些人毫无瓜葛,他们只和精英对谈。而他们是少数,川普知道这一点。

在川普的生涯中,当他建起著名的大厦、成为大名人的时候,他仍然会去工地和每个人交谈,不只是和高层经理。他会去麦当劳吃饭,这对他很平常。孩子们长大之后,他会让他们一道来,孩子们会在那里工作。他是个普通人,大家都理解这点。所以川普带来了我们在美国政治中未见的东西——真实。

川普有时说些糙话,但他很真实。他表里如一,这在政坛非常罕见。希拉里的内心和她发出的声音从来是两码事,她内心的一面从不是她表现出的那一面,这是非常戏剧化的对比。人们想要个真实的人,即便他们有不足。

记者:听您说这个,我想到一件事。或许扯太远了。您知道为什么人们喜欢来美国吗?我们经常听到林肯曾说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那么现在我们看到政策上的失败——这么多人被忽视了这么多年,您认为这种政策失误是技术层面的吗,还是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一些基本价值观被危及了?

斯蒂尔:我认为这是个很尖锐的问题。奥巴马带来了某种异化和分离的感觉。他上的学校都是最好的,生涯中没有劳作过一天,他曾是大学教授。因为他相貌好、聪明、高大,又是非裔,什么都是伸手即来。他只是个好人。他从来没出去工作过,可能从没吃过麦当劳。甚而在17岁时第一次踏上美国本土前,他都没在美国(本土)生活过——此前他在夏威夷和印尼。所以他从来没有去看过棒球比赛或足球比赛,这些对他很陌生。他生活的世界不同,思维观念也不同。

他身边聚集了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低能儿,他们有人脉,不必工作,家庭非常富裕,比一般人聪明。他们自认为知道大众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这是一种可怕的价值扭曲,因为美国是由个体组成的,美国人是一群可以随心而行、而成长、而发展的人,他们不想被管控。

所以唐纳德‧川普的这场运动带来了反叛,他说:“你们错了,你们不知道我们是谁。你们在打劫我们。你们的孩子不劳而富,只因为你当银行家懂得周转钱款;当你的银行遇到麻烦时,联邦政府帮你埋单,一般的美国人都拿不到这些钱。”

记者:这次大选中有一件有趣的事。你知道中共政府一直密切关注大选。据说他们心中有个算盘,在唐纳德‧川普和克林顿国务卿之间做选择的话,他们觉得川普会更容易对付,因为他是个商人,非常实际,他愿意谈判;在这个意义上,他更容易操纵。您认为他们对川普先生的评价正确吗?

斯蒂尔:我认为任何自以为可以操纵唐纳德·川普的人都没理解川普。唐纳德·川普身上最美好的、也是让人害怕的一点,是没人知道他会做什么。他喜欢使自己的力量最大化。让我们记住唐纳德‧川普生涯中表现得非常清楚的一个特点。不仅是在今年,在他的整个人生中,他都是个民族主义者,那就是:美国第一中国第二,美国第一英格兰第二,美国第一墨西哥第二。所以他对把中国视作平等的力量不感兴趣,他也不认为双方力量对等,他将其视为对手、威胁,视为问题,而他可以应付。我猜想,如果你侮辱川普,你会付出代价。我们清楚这一点:即便小事情也是如此,你知道,他会很不高兴。中共需要明白:如果你侮辱了唐纳德·川普,你会在许多方面付出代价,他们或许需要好几年才会理解这点。

就川普本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他带了什么人来。他带来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人,这些人都不是共产党的朋友。希拉里带来了很多商人,他们从中国赚了很多钱。他们现在走了。川普带来的是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和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他们不是商人,他们是意识形态保守主义者。他们从来不信任中共,不信共产党,他们不喜欢中共在人权方面的表现。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喜欢共产党在南太平洋扩张权力的方式。唐纳德·川普身边就是这样的人,他们是制定政策的人。

所以,川普是领导者,但同样重要的是他请谁来管理他的政策。如果纽特·金里奇就任国务卿,那一天的到来将让中共很难过。

记者:你也提到了约翰‧博尔顿。你认为这两个人中有一人⋯⋯

斯蒂尔:是的。我的意思是,这才刚刚开始,谁知道两个月后会是什么样。

记者:我先前采访了骆家辉大使,也采访了您。关于人权与贸易,我问了他同样的问题。因为在2009年希拉里国务卿的一次著名讲话中,她表示“我们不会让人权问题干扰到(对华)合作”。所以我很直接地问了他一个问题:关于对法轮功的迫害,她会做什么。这是在中国发生的最严重的践踏人权行为,如果你关心(人权)的话,就不会袖手旁观。我觉得他的回答只是笼统的。现在我的问题是,我们是否可以期待唐纳德‧川普及其幕僚在人权和贸易合作问题上能作出不同的努力,而不会再听到类似“人权不能干扰生意”的说法。

斯蒂尔:不会。首先,唐纳德‧川普压根儿就不喜欢这生意。那他为何需要拿人权来妥协呢?他觉得双方的贸易是不公平、不对等的。所以或许川普政府的一些人会这样说:“我们是想和你们做生意,但你们的人权状况太糟糕了,我们不得不放缓脚步。”大家知道,你不能反对做生意,但人权是你可以出的一张牌。比如说:“噢,你们在人权方面做得不好,我们不得不叫停某桩互联网关键设备的生意,我们不得不阻止微软向你们提供贸易机密,我们也要阻止谷歌在中国开展业务,阻止波音公司让你们用我们的技术来制造自己的飞机。”这是川普感兴趣的事情。为何我们要把我们的技术让出去、把工作机会出口到中国呢?你们想要波音飞机,我们卖一架给你,但我们不会在中国制造。

所以我觉得一种回答可能是:“我们将不再向你们出售这个了。”他们问:为什么?“你们有人权方面的问题,为何你们不先解决那个问题,过后我们可以谈。”这就让中共面临选择。因此川普不会因为不公平的、糟糕的贸易来攻击中共,而是因为人权问题,中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这变成一个非常有力的工具,而不像希拉里只是妥协,奥巴马只是放弃。他们没有任何核心准则,他们不相信人权很重要,他们会谈,但不是重要话题。

多数人都会看到,川普相信人权是大事一桩,这一传统可以回溯到罗纳德‧里根,他正是借此让苏联走向解体。里根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以此击溃了苏共。我想如果川普能让中共的领导地位发生改变、给中国带来民主,他将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总统。这将使他成为流芳后世的伟大总统。

记者:他将成为第二个罗纳德‧里根?

斯蒂尔:是,我的意思是他可以做到,但这太难预测,不过还是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当他想要对两国贸易作出改变时,人权会是一个主因。事情会向这方面发展。好消息是,有很多共和党和保守派人士一路支持着唐纳德‧川普。我们现在能和白宫谈这个话题了;八年以来,我们都被排斥在外,不能谈,没有沟通。(未完待续)#

(点阅:专访斯蒂尔:华人在川普变革中的角色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11-15 8: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