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美国大选结果真的出人意料吗?

人气: 12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16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分析美国总统大选的选情和情况。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吵吵闹闹的美国大选终于落下了帷幕,政治素人川普击败了老牌政客希拉里,当选为美国的第45任总统,这不仅让很多中国人,其实也让很多美国人跌破了眼镜,其中包括投票给川普的选民。一般人吃惊,这个非常好理解,毕竟川普是太另类了,太口不择言,挑战“政治正确”的红线,而且还有这么多经济和个人品德方面的污点;但川普的支持者其实也非常吃惊,因为他们吃惊的是居然川普能把近年来一直倾向于民主党的摇摆州争取过来了,而且是以相当大的优势赢得了这次大选。

那么川普当选真的是这么令人吃惊的吗?事前是不是一点迹象也没有呢?大选结果出炉之后,不同的声音纷纷就冒出来了,有的文章说很多人事先就猜到了川普会当选;也有的文章说他其实并没有媒体描述得这么不堪,而且有相当的过人之处。那么为什么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这些信息就会被过滤掉,而没有被普通民众所了解呢?川普当选它说明了什么?背后的因素又是什么呢?我们今天就来请横河先生点评一下。

横河先生,因为这个大选的结果超出了大家的想像,所以这几天的热门话题就是分析川普获胜的原因,我们今天从各个方面来讨论一下,川普他提出最重要的口号就是“美国第一”,是对全球化相对立的,那这个是不是民众支持他的主要原因呢?

横河:虽然不能说这是主要原因,至少也是重要原因。现在有一个总的趋势,就是全球化的退潮,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之前,英国退欧是一个典型案例;这次其实川普当选,在某种程度上对全球化是一个反向流动。全球化这么多年了,它对发达国家的贫富差距的扩大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就现在美国其实贫富差别越来越大,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大企业把它搬到第三世界国家,主要是中国,因为中国现在变成世界最大的制造业的国家。

企业搬出原来的,你像美国,搬出去以后,大企业因为人工的降低,它的利润实际上是增加了,而且增加的不是一点点,我们大家都知道苹果手机在中国生产成本是多少,中国自己能够拿多少百分比,绝大部分是被苹果拿去了,但是本国的工作却流失掉了,就是说新增加的财富主要集中在富人手里,绝大部分人没有得到。美国民间的不满已经有很多年了,他就是没有机会表达,因为这些人他并不掌握媒体,他也没有其它的途径可以表达。

这次美国的“锈带”,所谓“锈带”就是原来的制造业,特别是像重工业、钢铁产业,就这一带现在都锈迹斑斑了,所以就把它叫“锈带”,“锈带”其实原来是民主党票仓,这次“锈带”的主要州都转而投川普的票,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所以说在全球化趋势可能要逆转的情况下,川普可能就代表了,就跟英国退欧同样,代表了这个趋势。

主持人:那毫无疑问的,全球化对美国制造业是重大的打击,表面上看因为它的制造业全都移到了中国,受益最大的应该是中国的工人,但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中国工人并没有从这个全球化里面富裕起来得到什么好处。

横河:全球化的实质,就从中国这一个特定的国家而言的话,它实际上是国际大财团和中共的统治者勾结起来获取最大的利润,它受益的是大财团和中共的统治者,或者说中共的新的利益集团,其实两国制造业的工人都不是受益者,美国的直接就是受害者,中国的制造业工人他很多是农民工,从农村里面吸收了大量的人,但他们其实即使不说他是受害者的话,至少他也没有从当中受益,他只是挣到了他自己劳动力应该得到的一部分而已。

从中共来说的话,它实际上是通过我一直讲的三大代价:人权、资源和环境作为代价,换来了中共统治的延长和利益集团的财富。而且这个受害的不仅仅是这一代,而是子子孙孙,因为环境和资源没有了,那就是子子孙孙的问题了;人权的话,你社会制度一改变,中共一垮台,还可能很快就改变了,但是资源和环境没有办法了。而这个摄取了财富的人马上都转移走了,一下就转移走了。

全球化一度,就是说好像全球化就是一件好事情,不需要验证的,而且似乎全球化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个倒并不见得。你比如说大公司把工作移到中国去以后,他马上就摆脱了本国的人权团体,甚至法律的监控。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层出不穷的就讲这些外国公司所采购的东西很多是奴工、监狱劳教所劳动力生产出来的。如果说全球化不能给大多数人带来好处的话,你又怎么谈得上它是有进步呢?

我记得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后,中共马上就摆脱了每年一度最惠国待遇的人权审查。你记得每年到那个时候,中共就要做出一点姿态来改善人权,或者释放一些政治犯。自从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以后再也不需要做了,人权和贸易就脱勾了,从此以后,中共就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宗教、信仰和人权。所以说全球化对中国的普通工人,对中国的宗教信仰人士、人权人士并没有什么好处。

主持人:以前我们讲到美国选举,很多人都会说这个选举其实是被媒体和大财团操控的,那么这次选举我们看到了这个媒体,绝大部分媒体是倾向于希拉里的,她可以说是占尽了媒体的优势,而且她得到了商业巨头门的支持。因为川普他的反全球化的政策,所有的商业巨头其实是反对他的,他跟希拉里走得是完全相反的路,但是选民仍然是把票投给了川普,您觉得这个里面还有什么因素呢?

横河:一个就是新媒体的因素,这个是很重要的,就是说以前媒体的垄断失去了。那我们知道美国的媒体绝大部分是属于倾向于左派的,真正右派,或者是政治上比较保守的媒体极少极少,在这之前,主流媒体要起很重要的作用。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候选人的道德问题。“电邮门”对希拉里的打击,不起诉,或者是不建议起诉,这是在法律上的,就是说法律不会去治她。但是选票选的是人心,就是不管你政治腐败怎么被精英接受,怎么被财团接受,怎么被媒体接受,选民对这个政客他仍然有最基本的要求。就像我们上次谈到的,就是一个国家的道德水平不是由政客表现出来的,而是由选民对政客的要求表现出来的,他就可以在选票上表达出来。

川普他直言不讳,如果按照“政治正确”的标准,或者就按照一般的标准,他就说了很多错话;而希拉里她自己从政40年,她的讲话几乎是滴水不漏的,但是选民他就宁愿选择一个哪怕是讲了很多错话的、直言不讳的人,而放弃了一个老牌政客,这就说明“电邮门”对她的打击主要是在人心上,就是人们对她的诚信有了怀疑。但是人们认为总统仍然应该是有诚信的,尽管现在整个世风日下,但是他对总统仍然有这样的要求,至少是相当多的选民吧。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很多人责怪联邦调查局FBI给了希拉里最后一击,所以希拉里丢掉了总统大选,特别是柯米要负主要责任,我觉得这个是没有道理的。不去挖掘事情的本源,“电邮门”当中究竟有没有做错,或者有没有违法,不去挖这个,却去责怪揭露和调查是有阴谋的,那这种做法我认为至少是不合理的。就是说自己有问题,去责怪别人有阴谋,或者说别人揭露这个问题的时机有阴谋,我觉得这个是没有道理。你自己不做,人家也不会来揭;别人揭出来了,而且是事实,你就说别人不该这个时候揭。拿这个作为阴谋论的根据我觉得没有道理。

主持人:其实希拉里从政这么多年也是被人抓到不少的劣迹,比如说除了“电邮门”之外,克林顿基金会也是选民诟病的一个目标。

横河:对。这个基金会实际上没有详细的调查,不像“电邮门”详细的过了,有人认为外国基金可能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尤其后来曝光这个基金会和伊斯兰国接受来自同一金主的资金。当然,这在中文的社交媒体圈里面还很热烈的讨论是不是有可能来自中共的基金,但是这一方面,主流媒体和西方的社交媒体当中讨论的不多。这表明了选民对美国利益是不是受损有担心。不管你证实不证实,有没有多大的证据,这个担心存在了,那就影响到选票,而且选民对金钱政治,特别是外国金钱卷入美国政治是非常厌恶的。

另外一方面,它也和“电邮门”一样,体现了选民对候选人诚信的要求,就是你有没有说实话。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按理说起来是不应该发生的。

主持人:这次竞选结束以后,大家都在说传统媒体应该检讨自己的过失。因为在大选之前,我们看到从传统媒体报导出来所有的民调,都是说希拉里占上风,而且虽然最后有咬的比较紧,但是也还是占上风,跟实际的选举情况是非常不一样的。那么这么多人误判是不是跟大选过程中,或者说前面媒体的态度和误导有关系?

横河:这个有很大的关系。这次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或者社交媒体,对大选的候选人的态度和描述正好是在正反二个极上。我认为传统媒体没有担当起应有的责任,传统媒体它至少应该担当的责任是公正的报导,但这次,传统媒体绝大部分都没有公正的报导。美国有一个统计,好像有近60家的主流媒体,有人统计是57家主流媒体是公开支持希拉里的,它甚至改变了美国媒体不公开为某一个候选人背书的传统。你像《纽约时报》之类的,它就直接宣称我这次就是endorse,它就公开支持某一个,好多报纸公开支持希拉里,改变了主流媒体至少在表面上还保持公正的态度,完全变样了,只有两家是支持川普。

另外一方面,在预测谁会赢的时候,其实当时已经有很多迹象表明大选选情要逆转了,这些媒体都预测希拉里会赢。那我觉得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主流媒体它有主观倾向,所以有意误导。另外一个就是错误的估计了误差,但是这个错误估计误差还是跟观点有关系,就是这个误差存在了,你怎么去分析它,这和媒体的倾向有关系。

很早以前就有人谈到了,他们说你只要去看一下川普的集会,一来就来几千上万,这是常态;但是希拉里的集会人数就很少,它就至少证明川普的粉丝参与感和投票的愿望很高。大家知道选举不仅仅是看支持谁的人多,而是看支持谁的人愿意出来投票的多。

以前就有一个预测,特别是在选情胶着的阶段,就是最后几天,有人就说,至少5%的选民、川普支持者他不公开表示。当时就是说主流媒体的民调都说希拉里领先2%到5%,就不同的统计数字表明。这样一来,对绝大部分民调来说,如果有5%的川普支持者没有公开表态的话,那么这5%要是加到川普的票数上去,其实就已经翻过来了,但是这5%大家都不看见。

我有一个朋友就告诉我,他接到4次电话的民意调查,他都说他没有决定,其实他说早就决定要投川普票了。就是说很多川普的支持者,有相当一部分是不愿意告诉周围的人。早期的时候,一到川普集会的时候和一投票的时候、初选的时候,人家就发现远远超出想像,因为大部分人都不承认,到投票那一天之前他根本就不承认他是支持川普的,这跟政治气候是有关系的,就美国的政治气候。媒体它当然有可能就被自己误导了,因为被它的观点和它的文章连篇累牍,然后大家互相加强,甚至被自己误导了,也有民众就被误导了。

希拉里的支持者,我看到最后公布结果出来的时候,有一个在现场的支持者他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留着?我要回去了。他说简直没有想到,他说他认识的人当中不会超过有5个人投川普票,现在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泡沫中。他到那个时候他才认识到,就是他们也被蒙蔽了。就是说很多人尽管不说,但是他投票的时候会表现出来,这个我觉得是英国退欧公投的重演。

另外一方面,主流媒体的表现。早期川普并没有投广告,但是他的曝光率极高,主流媒体在批评他的时候,在揭他短的时候,甚至嘲笑他的时候,同时也把他的政见告诉了选民。从左派媒体来认为,这些话是丑化他的,会让大家不投他的票。但是揭示出来的很多东西对选民来说,就是这么多年他们想说没人敢说的话,他说出来了,所以反而在这个时候,通过骂他的这些媒体来了解到他的政治态度,而确定投他的票。也就是说同样的信息,不同的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最后来主导他们的投票。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很多人他打算投川普的票,但是他不敢讲出来。我就想到我读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明,他就说川普虽然媒体一直在丑化他,但是很多人心里就会想说,其实我跟他一样,就是他有的那些缺点,是人都会有。但是希拉里虽然是表面上非常的完美,但是每个人都觉得说,那个人是每个人表面光鲜亮丽的表面,但是他的内心你并不知道。那您觉得大家不愿意告诉别人说我投川普票,是不是跟政治正确的大环境有关系?

横河:对,这肯定是政治正确大环境有直接的关系。就是在美国社会已经形成一种约束,有些话是不能讲的,所以在主流媒体上也看不见。大部分人确实有一个从众心态,就是说他觉得他的想法是孤立的,他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支持他,所以美国人互相交谈的时候绝对不谈自己的政治见解,从来不谈的;但是到了社交媒体时代情况就改变了,因为人们可以在社交媒体上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来。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到这一次的社交媒体反应就非常的不同。比如说Facebook,一开始它也是受传统媒体的误导,觉得希拉里会赢,也是支持希拉里的。后来从网民的反馈来看,它就知道川普肯定会赢得这次的大选,所以就改支持川普。我觉得这次的社交媒体其实它起到了一个非常大的作用。

横河:不仅是社交媒体,社交媒体是在动员投票上面起了很大的作用,另外更广泛的说,就是这个网络时代,网络起的作用,这个都导致了整个政治生态的变化。川普竞选早期他几乎全靠社交媒体的传播,还有主流媒体对他的攻击,这个就已经是打破传统的竞选方法。

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问题是从“维基解密”,甚至是Kim Dotcom揭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网络时代特定的一些做法,通过网络得到一些以前不可能得到的信息,然后把它曝光在大众面前,这些情况都是以前的候选人没有碰到的新情况。虽然说上两次大选的时候网络已经很发达了,但是把网络的这么多特点,综合因素全部体现在一次大选当中,这还是第一次。

社交媒体和新媒体打破传统媒体的垄断,让选民有更多的机会听到不同的声音,也可以看到选民当中自己观点的交流,从而自己更有机会在全面信息的情况下做出判断。也就是说所谓信息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并不是说哪一个媒体一定要发出各派的声音来,这次就明显的媒体没有发出各派声音,只发出一派的声音。但是所谓自由,就是说别人也可以办媒体,如果别人没有机会办媒体,在网络时代他还可以通过网络发声,这就是说不让一种声音垄断,不管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这是这次大选的一次尝试,或者是第一次全面的检验。

这里还有一些,比如竞选当中的一些概念,因为我们一直讲为什么大家大跌眼镜?一种说法就是说,川普的主要支持者是蓝领工人,其实还不完全是。因为这次选后统计,收入5万以下的投希拉里票的更多;而中产阶级和中产阶级的上层投川普票就更多。所以我认为正确的表述应该说川普的支持者当中包括蓝领工人,但不一定是以蓝领工人为主。在这之前把他的支持者说成是没有教育的,到现在还有人这么说,没有受过教育的白人为主。其实我觉得从这次选举的结果来看,你不能说美国这次投票支持川普,最后让他当总统的是由丢掉工作的蓝领工人决定的,我觉得这个说法已经完全是一厢情愿了。

主持人:我觉得还有一个观点需要澄清,因为这次的美国大选,中国大陆民众也非常关心,包括大陆的媒体也非常关心,一开始当然是因为两个竞选人之间打的白热化的程度,然后又互相爆出很多的误点,大家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到最后中共媒体就说:你看民主选出来的就像川普那样子有浑身缺点的人,带来的是混乱,而不是像中国那样的稳定。您觉得怎么看?

横河:对,这个是新华社正式的观点。我觉得前面半句话是对的,民主就是能选出川普那样的人。什么叫“川普那样的人”?这个我的解释跟新华社就不一样了。那样的人就是,当选民认为国家方向有问题的时候,他可以通过选票来表达自己的观点,通过选自己中意的人来试图改变错误的方向,当然能不能最后改变是另外一回事,就是说它毕竟能通过选票来决定国家的未来。可能表面上会带来暂时的混乱,其实未必,因为很多人估计股票大跌,可是连续两天大涨,即使带来表面暂时混乱的话,总比一个错误的政策、错误的方向一条道走到黑,最后全面崩溃好的多。像中共统治那样的稳定,它最终很可能是一个崩溃型的。

这样我反倒认为,民主制度能够避免最终的大规模崩溃,而在事情没有糟到那种程度的时候,就能通过选举选上自己中意的人来进行调整。事实上很多人并不知道川普将来会怎么走,但是他们认为过去的路是不行的。所以有人说,他要换一条路走的话,大家就给他一个机会试试看。

主持人:刚才我们虽然分析很多川普取胜的原因,但是毕竟川普做了所有竞选人都不敢做的事情,比如他就公开指责媒体是替希拉里说话的,也说对一些妇女不尊重的话,就是说他很多言论得罪了他的选民,居然他还赢得了大选,所以有人就是说,冥冥之中之中是有天意的。那我们上次节目中您也谈到,美国总统大选两位候选人看谁能够顺应天意。那您觉得这次川普当选跟天意有没有一点关系呢?

横河:应该还是有关系的。一个,怎么生出川普这样的人来呢?它绝对是一个异数,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先来想想看,共和党的建制派,美国人叫做establishment(体制),共和党的建制派肯定赢不了希拉里。这个建制派,民主党也建制派、共和党也建制派,他们都受困于规则,而且两党的建制派都有向中间靠拢的趋势。所以历史上选举选的都是建制派当中最温和的,两边都最温和的。

按照老规矩的话,实际上没有人能够动希拉里的。真能和川普一决高低的,当然不一定能赢的,反而倒是民主党非建制派桑德斯,结果桑德斯被自己民主党抛弃了。共和党早先参加党内竞选的候选人,现在看来还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够在大选当中和希拉里对阵的。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川普这个人出现就是专治希拉里的,你说天意也好。

前几年美国某些事情的“政治正确”确实已经走到极端了,最典型的就是“厕所强制令”。一个人可以根据自己认定的性别去选择上男厕所,或者女厕所。学校里面,男生可以自己宣布他是女生,他就可以上女厕所。无怪乎美国网络上鼓励投票给川普的问题当中,它就有这样的问题,网络上流传很多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你们愿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跟生理上是男人的人一起上厕所?这个问题很多,全是一针见血的。今天我们就不谈这些问题了。

其实这次选民投票,反映了候选人不同的价值观,就是你的价值是什么?来让选民做选择。所以我认为这次大选的实质是价值观对阵,川普总体上继承了共和党保守的传统价值观,尽管他不是经典的共和党保守派。尤其他选择了彭斯作为副总统竞选伙伴,彭斯是著名的保守派,他有虔诚的宗教信仰。这次基督教福音派有80%的选票投给川普。他任印地安州长的时候,签署宗教自由法案而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是他很受宗教和保守团体的支持,所以彭斯正好给川普一个非常好的平衡。

另外一个重要的区别就是对中国人权,尤其是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的态度。这两个候选人这次都没有就这件事情直接发表意见,因为没有人问,他们也没有自己主动谈。但是新唐人电视台在大选前一天发表了对双方团队,或者是双方局内人的采访,就是不是本人,但是或多或少代表他们的观点的,虽然受访者都声明他不能代表候选人发言,但是这双方的差别是明显的。

就是一方对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含糊其词、竭力避开,这方确实很符合希拉里从政多年来的一贯态度,希拉里从来没有对中国最大的人权灾难——迫害法轮功发过一次声;而另外一方面明确表明说知道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并且对这种行为进行谴责。所以这个差别是很大的。

美国之所以强大是由于其价值观,神佑美国。回归神、回归传统价值,就是顺应天意。再加上大选,川普打破了所有的规则和规矩和传统,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和现实,我觉得这就是天意在起作用。

主持人:那么这次大选,大家都知道对美国政治来说,它是一个转型;对中国来说,中国政府现在也面临一个巨大的转型。您觉得对中共统治而言,这次美国大选有什么样的影响?对中国争取权利的人来说,它又有什么样的影响?

横河:中共统治它有最重要的两次机遇,一次是文革以后的转型经济发展,一次就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赶上了全球化浪潮,可以说全球化救了中共。无论在执政的时候和竞选许诺有多大的差别,川普的美国第一的总政策,他肯定是要尽力去执行,即使会打折扣。中共所依赖的中国的经济强大,它的基础完全就是全球化,美国第一和从全球化的退缩,从长远来看,它会使中共统治基础发生动摇。

当然,美国第一的政策也可能会使美国较少地直接支持中国的人权,因为这是别人国家的事情,当然这个情况也可能恰恰相反。不过一个国家的未来,它的人权都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民自己争取、自己决定的,外人只是辅助的,有当然好,没有你也没办法强求,也没关系。但是对于这个国家争取人权的人,就是在道义上的支持没有具体帮助的话,也比从背后被人捅一刀子好得多,而且一个已经证明从未有过帮助。而从另外一个人看的话,从目前团队的理念来看,他至少还有一个道义支持的可能性,这是我们从最低层面来讲的话,所以我认为对中国争取人权的人来说的话,不可能更坏,只可能变好。

--转载自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1-16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