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身负递解令遭逼迁 华人哑忍

二房东退出后屋主要涨租 不给就威胁要提告 租户一家五口惊恐度日

郑先生一家住的街区。 (于佩/大纪元)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于佩纽约报导)郑先生一家被房东逼迁已经好几个月了,面对房东的突然提价,他们付又付不起,搬也无处搬,差点和房东上演“全武行”。直到房东放话要到法庭提告,没有身份的他们一下子慌了。“我现在就过一天算一天了。不去想明天的事。”郑先生双眼睁得大大的,但是毫无神采。

郑先生一家在日落公园已经住了两年,夫妻俩平时出去打工,三个孩子在附近上学。本来一切都很顺心,但是今年年中,租房子给他们的二房东和房东之间的合同到期了。二房东借机退了出来,不再参与这套公寓的租赁,郑先生就和房东成了直接租赁关系。

黑户被逼迁 有理不敢说

房东认为,二房东租的太便宜,要把这套四室一厅的租金加到每月两千多美元。郑先生夫妇认为涨一点可以理解,但是房东涨的太多了,他们付不起。

郑先生用手捂着腰痛苦地说:“我之前长年打餐馆,把腰累坏了,现在经常要去医院看病。我现在就是个病人,没办法出去工作,只能在家里照顾一下小孩子。家里现在只有我太太偶尔出去工作赚点钱。一家人还要生活,你说这怎么够花?”

但房东表示绝不退让。这样矛盾就激化了。郑太太忧心地说:“8月份的时候,房东带人来强行要把我们的东西搬出去。我儿子赶紧打电话报警,他们才离开。当时警察告诉我们,不用担心,说房东只有通过上告,在法庭告赢了才能撵我们出去。结果上个星期,房东又来了。他威胁我们说要去告我们。”

这下郑先生夫妻俩彻底懵了,因为他们都是身负递解令的黑户。他们担心,一旦被房东告上移民法庭,就会被赶回中国。

在这三个月的拉锯战中,郑先生没有再付房租给房东。因此几天前,房东把他们的电给停掉了。现在冰箱没办法用,郑先生一家做不了饭,只能顿顿出去买。一到晚上只好点蜡烛照明。“幸亏附近有个图书馆,不然小孩子眼睛都要熬坏了。”郑太太叹气道,“但是马上就要到冬天了,等到下大雪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可就是这样,郑先生也不敢声张,生怕惹得房东更不高兴,招来更猛烈的报复。一家人就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吃着冷汤冷饭,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可能到来的法庭传单。

社会资源多 遇到困难要积极求助

其实像郑先生夫妇一样没有身份的人在布碌崙很多,特别是日落公园地区。他们遇到欺负也不敢反抗,甚至不敢求助,就怕别人知道后会被遣返。

对此,纽约市议员万齐家办公室的华裔助理孙贤康鼓励他们不要怕,直接到议员办公室求助,“我们地方级的民选官员和联邦政府还是不同的。我们是民选出来的,那么就一定是和民众站在一起,为你们提供帮助的。所以有困难大可来我们办公室求助。”孙贤康说,“你们在这个办公室里寻求帮助时说的话,绝对不会透露到外面去。”

针对郑先生的情况,孙贤康分析道:“一般纽约的法律是很保护房客利益的。所以只有当房东持续没有收到租金三个月的情况下,才能对房客提出控告。而且提告前房东还要给房客一份书面通知,上面要明确写明请他们搬走。这是程序。”

另外,这种小官司一般不会捅到移民局,虽然事无绝对,但一般不用担心身份问题。孙贤康说:“我们办公室也有律师可以提供免费的法律资讯。如果真的走到上庭那一步,他们又请不起律师的话,我们也可以帮忙申请免费的律师帮他们出庭打官司。”

为了逼迁房客,房东有时也会使出一些“昏招”,比如断水断电。“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可以直接打311。他们会派人到租客那里检查,发现情况属实后,会要求房东重新提供水电。而且还会给房东开罚单。”

还有些租客因为不了解纽约法律,怕闹起来自己倒霉,对此,第七社区委员会工作人员表示:“布碌崙有一个免费的组织,专门解决房东房客问题。他们可以倾听你的案例,然后帮助你分析,在这件事情中,你和房东谁的责任大。如果打官司,你赢的面有多少等。非常实用。”

这个机构的名字叫邻居-帮助-邻居(Neighbors-Helping-Neighbors)。地址是:布碌崙36街462号。周一可以直接去办公室咨询,其它时间需要提前打电话预约。电话:718-686-7946。

租房频被撵 九年搬了十几次家 

郑先生的房东这两天又来让他们赶紧搬,郑先生表示:“他就说要装修,让我们搬。那我们就在附近找找看,要实在找不到,那就只好打官司。”

在家休息了几天,郑先生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好了很多。他叹息道,在纽约做租客就是很难的,“我们来美国9年了。这9年里,我们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在一个地方住不久,房东就要提出各种要求或者让我们搬。我们来来回回已经搬了十几次了!小孩子在学校的地址也改了不知道多少次。他们老师问我到底哪个地址是对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过,当他们得知社会上有那么多资源可以帮助他们后,感到非常高兴,总算有了希望。◇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