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万顷湖波赞黄宪 颍川四长留清名

作者:吉光羽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人气: 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万顷湖波赞黄宪颍川四长留清名!”本文要写的是几位古人尚德的“故事汇”。

东汉晚期,朝政混乱,外戚和宦官相继掌权,社会风气越来越坏。在这样的状况下,丑恶的行为和美好的品德,形成鲜明的对比。让我们来看看那些有德之士的嘉言美德吧!

颍川人荀淑,世代清正,门第高贵。他有八个儿子,名声都很好,社会上称赞他们为“八龙”。

荀家住在县城西豪里。县令苑康宣布:“上古时候的高阳氏,家有才子八人;如今荀家也有八龙,真是古今辉映,世间难得。我建议将西豪里改名高阳里,藉以表彰荀家的德行,显扬我们颖川的光荣。”高阳里的名声从此流传开来,成为道德、文章聚合之地的代名词。

荀淑的名望很高,和当地的韩韶、钟皓、陈寔,合称“颖川四长”,因为四人都当过县令,德行和政绩也不错,社会舆论非常尊重他们。

荀淑特别佩服汝南郡的黄宪。黄宪,字叔度,父亲是兽医,生活清苦,从小聪颖好学,才识过人,表现出特别的风度气质。当时许多名士学者对这位后生,都油然而生佩服仰慕之心。

荀淑去汝南办事,在旅馆中偶然碰到十四岁的黄宪,竟像受到磁石吸引,两人谈了一整天,忘却吃饭睡觉。临别时,荀淑由衷地赞叹:“你真是我学习的榜样。”

不久,荀淑又见到汝南郡的功曹袁阆,没来得及致意寒暄,便急忙问起:“贵郡有一位颜回式的人物,你晓得吗?”

袁阆心领神会,点点头说:“你一定见到我们的黄叔度了。”可见名士们对黄宪的感受都是一样的。

戴良也是汝南的名士,自恃才能很高,对一般人不放在眼里。每次见到十四岁的黄宪也是不由自主地毕恭毕敬;回到家里神情恍惚,像丢了什么似的。母亲心里明白,问他说:“你又见到了兽医的儿子(黄宪)了吧?”

儿子戴良简直陶醉了,说:“是的。我过去总觉得自己样样行,自从见过黄叔度,我太惭愧了!他是那样的德行高尚,高不可攀!我想,当初颜回见到孔子,恐怕就是这种感受吧!”

同县的陈蕃是朝廷重臣,留名后世的人物,一向志气高远,谈到黄宪,也曾禁不住感慨:“只要几个月不见黄君,心里就会不自主地冒出俗气来。”

太原人郭泰,年轻时在汝南游学,先求见袁阆,然后访问黄宪,朋友们问他的感受,他说:“袁公好像一泓泉水,很清亮,很纯洁,容易舀起来;黄君(黄宪)却似万顷湖波,不清不混,渺渺无际,是没法测量的。”

黄宪后来被举为孝廉,政府请他做官,他到洛阳住了几天,就回家归隐。范晔写《后汉书》时,感叹说:“名人高士都有言行事迹传世,让人称赞;黄宪没有留下只字片语,竟是那么使人陶醉,受人景仰,为什么呢?大概就是他的精神、气质,在感染人吧!古人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正是这个道理。”

黄宪的精神风采,影响了大批士大夫文人,一代又一代,互相学习,造成高雅超脱的人格。在污浊的社会里,的确是一股清风,把优良的道德传统保存下来了。

再说“颍川四长”中的钟皓。他和荀淑是同辈,比陈寔年纪大得多,在当郡功曹时,主管官吏的选拔和赏罚,钟皓很注意观察人才。后来要调走,太守请他推荐接替的人,他说:“我看西门亭长陈寔合适。”

陈寔是“颍川四长”之一,不过,这时还是一个小吏,从未跟钟皓交谈,听到消息不免惊异:“钟先生大大咧咧的,什么也不在意,怎么会了解我呢?”当即接受聘用。后来升为太丘县令,把县里治理得井井有条。

有一次,太守来县里巡视、搜集百姓意见。县吏怕老百姓找太守告状,影响陈寔县令的面子,便下令禁止百姓会见太守,不得上访,不许拦车,也不许告状。陈寔得知情况,大不以为然,告诉县吏:“告状打官司,是找长官评理、求公道。不准百姓上访,不准拦路,不准告状,百姓有冤就不得申诉,有理也不能说清,公道又在哪里?你给我马上取消这些禁令。”

太守听到了上述情况,十分感慨,说:“(陈寔)能够取消禁令、说出这番话的人,还能委屈百姓吗?”他没下车,就到别县去巡视了。其实老百姓中本也无人想告状。

赢县县令韩韶,也是“颍川四长”中的人物。他刚上任,盗贼们就互相约定,不得骚扰韩县令的百姓。在大灾之年,外地民众纷纷逃来避难,韩韶一律开仓救济。仓库主管官不同意,韩韶说:“人民遭受苦难,到处逃亡,多痛苦啊!我若因为救济他们而得罪上司,受罚我也甘愿,死时也会心境宁静的。”事后,太守并没追究他。

荀淑有个学生李膺,名声也很好。一次,他被称为“八龙”之一的儿子荀爽去拜望李膺。恰巧李膺要外出,没人替他赶车,荀爽灵机一动,急忙爬上车座当了半天车夫,回到家里脸色显得喜气洋洋,兄弟们问起原因,他说:“今日乃得御李君矣。”“御”是当车夫,“李君”指李膺,意思是为李膺赶马车对他而言是莫大的荣幸,可见他是多么的崇拜李膺。“御李”的典故,就是从这里来的。

古人都向往、期许能达到“德高望重”的境界,所以对那些道德高尚的人都很尊敬、崇拜。这是一种良好的社会风气!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本文中司马光所描绘的几位古人尚德的故事,也真的令笔者心向往之!

(以上诸事皆据《资治通鉴》)@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金陵店主大部分都是这样缺乏仁慈之心。只有李疑不同,他因为重情重义,而名闻于时。李疑在通济门外开旅店,家境虽穷,却喜欢帮人解决困难。
  • 我天生一副钢筋铁骨般的身躯,却不让我在边疆杀敌立功,只能无声无息地老死在三尺蓬蒿之下,可惜啊!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 祭祖宗为求福泽,以保护百姓安居乐业。如果贻害地方,效果恰恰相反,就不是国家和祖先的本意了。
  • 高宗为了奖励狄仁杰,向满朝文武宜布道:“仁杰为权善才正朕,岂不能为朕正天下耶?”遂破格提拔狄仁杰为侍御史。狄仁杰折狱断罪,以匡正持法为己任,朝中群臣都对他且尊且畏,“由是,朝廷肃然”!
  • 李越寻召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对他们说:“我们平素以侠义闻名于乡里,现在有人抢走了我们村的妇女,而我们不去解救她,这就有愧于侠义之名。”
  • 朱休度任官治狱,使“囹圄为空”,绝不意味着朱休度对这些不法之徒撒手不管,任其胡作非为,而是希望以诚心感化他们,使他们心悦诚服,以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 召信臣还把对民众的教化当做大事来抓。只要他发现有游手好闲、不努力耕作的人,就加以训斥,甚至法办。召信臣的这些做法,使他们都受到教育感化,有了这种榜样的力量,百姓都耻于为盗。
  • 当时在职官员居住在官府,下任后则迁回私宅,如原无私宅,就靠宦囊来购置。孙谦不仅在职时不受饷遗,去任后仍一毫不取,当然无钱购宅,故在另有任命前,只好暂时借住于官府的空车厩中了。
  • 邓太后很重视皇室的文化教育,她招聘道德学问都很好的儒生作博士,教授宗室子弟和青年侍卫。邓太后认为,要想使皇室和外戚的子弟不招来灾祸,最重要的是要让他们读书,懂得作人的道理。
  • 事情有真假,道理有曲直,法律有是非。我若没有罪,天子能赦我什么罪?我又沾什么光?我若是怕受苦,图一时的轻松,糊里糊涂地赦出牢门,只怕终身戴上黑帽子,永远受耻辱;活着是坏人,死了是恶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