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恐涉红色渗透 加拿大自由党筹款事件发酵

人气: 54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1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综合报导)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今年5月19日出席一个在多伦多由华商举办的小型自由党筹款活动事件,成了国会星期二及星期三两天的辩论话题,反对党要求总理制止这类筹款活动。

总理对自己出席今年5月由华商主办的筹款活动的解释是 ,为了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他在国会说,加拿大的经济已经多年成长乏力,政府需要积极吸引海外投资。

联邦自由党政府在面对修改政治融资法律的压力,特鲁多对政府迟迟没行动的解释是,他去年上任后已经提出相关的道德规范,包括不能以优先准入来换取政治献金;政党官员应禁止任何对政府而言有直接商业利益的人出席募捐活动。

在媒体曝光的这个华人举办的筹款活动出席者中,有在等待政府批准建立新银行的人,也有为中共政府开拓国际关系工作的官员。不过,特鲁多不承认他的出席违反了他自己订立的规范。

保守党临时领袖安布罗斯(Rona Ambrose)用醉酒驾驶来做比喻。她说,这些华裔亿万富翁每人付1,500元,获得了与总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这样的活动“没有通过气味测试”。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安格斯(Charlie Angus)用“真的走过了线”来形容总理出席这次的华人筹款活动。

特鲁多今年11月初在回答媒体提问是否修改政治融资法律时说,修改法律的门是开着的。“我总是乐于听到如何改进我们政府系统的对话,我期待着在未来几年继续这些对话。”

媒体在政府决心修改政治融资法律前,在加强施压,《环球邮报》最近为此已发表了2篇社论。只要不修改相关的联邦法律,政府总理、部长等决策者参加这类政治筹款活动,帮其党获得捐款,都不违法。其实,自由党被曝在执政的第一年,已经举办了超过80次此类筹款活动。

 主流媒体穷追不舍

如何控制国外专制政权下的企业在加拿大投资或购买公司,一直是一个敏感、并被加拿大社会认为是非常重要的议题。《环球邮报》的最新文章称,5月份总理出席的那次在多伦多举办的筹款活动,很多出席者与中共政府有密切关系,至少3人是中共国营机构的高级官员,他们的目的是建立中共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他们的活动受到中共当局的监管。

特鲁多称,他出席那次筹款活动是为了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但环邮称,总理出席那次筹款活动的成果,目前只看到出席活动的中国商人张斌(Zhang Bin)与牛根生(Niu Gensheng)合作,给特鲁多基金会(Pierre Elliott Trudeau Foundation)和蒙特娄大学法学院捐赠了100万加元。

文章称,张斌最近购买了魁北克的酒店Château Montebello。张斌是中共政协委员,也是中国文化产业协会会长,该协会由2个中共中央部委监管,旨在与国际社会建立关系,协会的高管包括中共军队高级官员、海军及共产党组织的老板。牛根生是中国蒙牛集团创办人(曾涉毒奶粉事件),也是中共民政部属下慈善联盟的主管。

加拿大中国问题专家伯顿(Charles Burton)认为,这100万元的捐赠似乎是为了讨好特鲁多,因为其中的一部分是专用于为其父亲老特鲁多建雕像,这会使特鲁多总理对捐款人产生好感。

另一名筹款活动的出席者是长江国际商会执行会长刘萌(Liu Meng),他与特鲁多站在一起的照片,被刊登在大陆政府办的媒体长江网络上。其他出席这次筹款活动的中共政府官员是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秘书长金鹏(Jin Peng)、协会副主任吉继庆(Ji Jiqing,音译)。

环邮的文章称,该筹款活动结束几天后,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网站登出了张斌去渥太华,就“加中关系的最新发展”与中共政府驻加拿大大使罗照辉会谈的消息。

伯顿对环邮说,中共一直在寻找机会,让它的官员和企业高管获得机会接触外国政治领袖,并代表中共政府从事游说活动,这次的筹款活动符合这一目的。“这是一个总体协调战略的一部分,试图增强在这里(加拿大)的影响。”

敦促总理修改法律

5月份的那次筹款活动参与者,包括加拿大第一财富银行(Wealth One Bank of canada)创办人咸生林,而这家新银行当时正在等候联邦政府的最后审批。对联邦财长负责的金融机构监督办公室(OSFI)7月份批准了这家银行开业。

环邮的最新社论题目是“特鲁多没有发明付款准入(cash-for-access),但他可以结束它”。社论认为,特鲁多出席5月份的那次筹款活动涉嫌违反他自己制定的行为规范,活动主办者也涉嫌违反自由党的筹款规定。

该社论称,凑巧的是,那次筹款活动结束后不久,出席活动的张斌给特鲁多基金会捐了20万加元,特鲁多总理的兄弟Alexandre是该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另外捐5万用来建老特鲁多雕像;接着是活动出席者咸生林的银行获批开业。虽然没发现筹款活动中有谈生意的证据,但这不是政府或任何政客应该跨越的门槛。更令人吃惊的是,自由党把这个有中共政府官员参加的活动称为“政党筹款”活动。

安省自由党最近在相关筹款丑闻被大量曝光后,修改了相关法律,禁止企业和工会捐款,个人的政治捐款限制在最高每年1,200元,禁止省议员出席相关的政治筹款活动。环邮的社论称,联邦自由党在政治筹款上的所为,给人的印象是,已经在步安省自由党的后尘。#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